江南

我是阿里安全部的江南,如何放心“买买买”及网络安全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的一名安全小二,我叫江南。双11来了,你的购物车满了吗?在你“蠢蠢欲动”准备剁手的时候,还有一群人也在呼之欲出。它们是互联网的毒瘤,用各种交织缠绕的灰黑产阻挡你“买买买”的必经路,它们是灰黑产业群体,用各种见不得光的方式污染互联网空间,侵蚀电子商务主体。欺诈、刷单、恶意行为……它们随时会和你正面交锋,让你“买买买”不了。
我所在的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将用专业的防控、精尖的大数据模型,打击一切互联网灰黑产业。关于互联网的灰黑产业,关于网络安全,欢迎一起聊聊。
34
商界 2016-11-07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2个回复 共7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9

肯定是不妥的。
首先,少帅在当时不是张学良的专称。少帅,即不是一级军衔,也不是专门特指哪一个人的别称,而是流行于北洋军阀时期的一个戏称。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最高的军衔就是上将,并没有帅的设置。不过按晚清的习惯,对较大的军头,有称帅的习惯,北洋时期与晚清时期紧紧衔接,故而一些旧的习俗还依惯性在延续,人们仍然习惯称一些较大的军阀为“帅”。比如称吴佩孚“玉帅”(吴字子玉)、“吴大帅”、称张作霖“雨帅”(张字雨亭)、“张大帅”、称孙传芳、唐继尧等作“联帅”(孙曾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唐曾任西南联军总司令)等,这都是一种习惯性的尊称,在当时的书信、电报中随处可见。
 
 不仅对手握重兵的军阀称帅,对于一些大军阀的亲属中的某些人物,也往往以某帅称之。比如象什么“舅帅”——大帅的小舅子、“姑帅”——大帅的姑爷(女婿)以及今天我们重点讨论的“少帅”——军阀的子侄等等。
 
在当年,被称作“少帅”的,可不仅仅特指哪一个人。因为那年头大帅多,所以少帅比大帅更多。张学良以外,西北军阀马麒之子马步芳、皖系军阀卢永祥之子卢小嘉,旧桂系军阀陆荣廷之子陆裕光等,都是当年名噪一时的少帅。
 
第二,少帅在当时不是一个尊称。在当年,称某个军阀的子侄作“少帅”,与称某些人作“姑帅”、“舅帅”一样,虽不含特别的恶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逗小孩子玩的戏称,而绝对不含有丝毫的敬重。
 
对于张学良来说,在他已经长大成人接统奉军后,称其作少帅的也不是没有。但处在不同政治背景之下,这样称呼的人所想表达的感情却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在奉军阵营中,称少帅或许只是背后的调侃,而在一些与奉军敌对的阵营中,此称呼则多带有蔑视的心理。在惨遭奉军肆虐的京津一带,人们称呼少帅还带有憎恨的心理。因为当年吴佩孚直军在当地表现出良好的军纪,而奉军的军纪则极其败坏,人们对这位花花大少并没有半点好感,这和今天一些人说到少帅时那种打心眼里流露出的羡慕与崇拜是截然不同的。
 
 当年,少帅一称,在大帅府里,就是背后,这样称呼的也不多,因为那些受到张家恩宠的人们在当时绝对不会想到少帅一称会在百年以后的今天变成如此的充满敬重与爱慕。
  
张学良为什么不爱听人称呼他“少帅”呢?因为在他自己看来,“少帅”这种称呼,就跟古代的“衙内”一样,会令人们把他看成是依仗父亲权势横行霸道的孩儿辈,或者是阿斗一类的人物。而实际上,他所担心的一点没错。
 
曾经多年辅佐张作霖,后来被张学良诛杀于老虎厅的杨宇霆,在张作霖已死,张学良成为东北军政最可能的接班人之际,恃前代老臣资格,在与人谈及张学良时,仍用轻薄的口吻以少帅称之,使张学良感觉受到轻侮,从而对杨不满,最终酿成老虎厅事件。杨之被诛,固然不是一句少帅之称惹来的,但张学良对人们称他少帅的不满,对杨屡屡在背后称自己少帅的羞愤,却是事实。由此可见,作为张作霖时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杨宇霆,在背后称呼一句少帅都会让张学良感到羞怒,并最终招来杀身之祸,其他人,特别是张的部属下人们,怎么可能象影视中那样敢于当着张的面称呼少帅?
 
实际上,当年追随张学良的文臣武将们,出于对他的尊敬,即使在多年之后,在与人谈及张学良时,在写回忆文章时,对少帅一称,也很是忌讳,一般是不会使用的,只是近三十余年,在一些影视编导和地滩写手们以讹传讹的炒作下,才将这与“衙内”有着类似贬意的称呼变成了今天令人艳羡的美称,从而在影视剧中大行其道。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