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袁照

我是苏州十中校长,在全民奥数时代,还要给孩子诗和远方吗,问我吧!

我是柳袁照,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校长。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政协委员,苏州市首届特级校长,同时担任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兼职教授、苏州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生导师。先后出版《凝眸苏州教育》、《旧雨来今雨亦来》、《我在最中国的学校》、《柳袁照诗选》、《教育的灵与肉》等教育专著和文学专著。
我所在的学校被媒体称为“最中国”的学校。近年来,我致力于诗性教育的研究与实践,提倡“审美课堂”,旨在还原教育的精神底气和文化根基,表达了在功利之风日盛的社会中,学校教育对神圣理想的坚守。关于诗性教育的理念,关于当下社会对孩子的培养,欢迎提问。
173
教育 2016-11-16 已关闭提问
150个回复 共1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诗就诗,为毛非要扯上远方?该好好检查自己的心理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4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社会学价值”及“语言学价值”是我们评选流行语的标注,具体说,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反映时代特征。流行语是时代的“脚印”,是时代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时代特征,一直是我们评选年度流行语的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XX千万条,XX第一条”“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等,年度特征无不明显。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单上,最后落选就是因为它“太旧”了,没有今年的年度特点。“快闪”“逆生长”“脱粉”等,也是这种情况。
2.    弘扬正能量。语言是社会生活的符号,是社会价值观的直接反映。评选流行语,不仅是在向社会推荐一个语词也是在向社会推广语词所反映的价值观。《咬文嚼字》评选年度流行语,一直将“弘扬社会正能量”当成核心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等,就明显体现了这一点。 “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等等的流行,其实反映了人们对不合理现象的批评态度,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弘扬正能量。
3.    引导语文生活。评选流行语,选的是优雅、美丽的语言符号,我们一直坚持把结构、含义、用法上是否有“创新”作为评选流行语的重要标准。今年入选的词条都体现了这一特点。还有许多条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这一标准落选了。比如“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与你无瓜”“夸夸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爱的魔力转圈圈”“阿伟我死了”等等,都是因为语言上的“创新”不够而落选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