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

我是复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关于乌镇峰会的现场情况,问我吧!

我是沈逸,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传媒与外交、信息技术与国际安全、国家信息安全战略等。
我正在乌镇参加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关于大会的现场情况、主要议题、会议成果等,欢迎向我提问。
251
目击 2016-11-16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48个回复 共5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有人说,中国互联网就是中国局域网,请您谈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俄罗斯在网络空间治理领域的成就与中国相比是超前还是落后?

沈逸 2016-11-16

恩,这个问题看上去不是很难,但真要回答起来还是蛮难的。
呃,首先声明很惭愧不懂俄语,俄罗斯也不是研究方向,所以相关问题回答时用的资料都是中文或者英文的,尽量保证准确,如果有不准确,恩,请多包涵。
其次,这个问题里面涉及一些看上去很容易,但准确界定起来比较难的概念,网络空间治理本身就缺乏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义,判定一个国家在某个涉及诸多问题领域的整体成就,也需要比较宏大的架构,多少有些在我研究能力之外,因此尝试给一个比较粗略的回答。
下面开始尝试比较初步的回答这个问题:
1、我会比较多的依靠常识方法来回答,毕竟不是写学术paper,略粗糙之处,也请多包涵。会用一些比较典型的例子,但会因此承受花絮式描述的风险。大概的案例,会选择网络空间治理中涉及的安全(国家安全),产业(代表性的产业,包括偏技术向和偏商业应用向的),国家能力(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的简单描述),以及在国际组织中的大致活跃情况(主要是个人参加会议的一些感受)来进行回答。
2、国家安全:俄罗斯和中国都面临来自网络空间的国家安全威胁,主要类型也很相似,包括意识形态领域的风险(用网络搞颜色革命为主要代表)和关键基础设施防护的问题。总体来看,俄罗斯应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政策细节,有中国值得借鉴和仿效之处:开放性的形式细节处理的比较好,在俄罗斯能够无需技术手段支撑直接访问的网站比中国大陆能够访问的要多(细节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懂);俄罗斯的政要在全球网络空间与网民进行直接对话的机制和能力相对成熟,以RT为代表的外宣也是非传统欧美(西欧和北美)国家中的翘楚。中国当然有自己的强项,就是整体性经济结构支撑度更强,从比较看,中短期和舆情的处置能力,俄罗斯有优势;中长期和战略面来看,当前中国比当前俄罗斯的底气要足。关键基础设施防御方面,俄罗斯有卡巴基斯为典型代表的一枝独秀,中国则在整合以及持续成长性方面有优势。
3、产业:俄罗斯和中国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核心技术领域有类似的困境,但中国在实现核心技术突破的中长期战略上有比较显著的体系层面的优势,俄罗斯在短期,以及攻防能力产业化方面,至少卡巴斯基是有比较显著的领先优势的。俄罗斯的黑客,以及对黑客能力的国家整合上,有近似不可复制的短期优势,长期看,并不特别乐观。
4、国家能力:普京的俄罗斯,国家能力整合、非对称应用以及正面强势对抗的能力有显著的优势;中国在推进合作,参与现有国际体系,推进国际游戏规则内生变化方面,有俄罗斯短期内很难复制的优势。
5、国际组织中的活跃程度:2015年在柏林开过一个会,俄罗斯能够很强势的扮演Mr.No的作用,就可以搅黄欧美提出的倡议,但这同样让俄罗斯自己很难倡议一些积极的东西。中国正在尝试建设和完善这方面的能力,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及组建HAC(高咨委),是典型的案例。从成长性看,中国的优势比较显著。
6、简要结论:中国在中长期比较中,相比俄罗斯,优势比价显著。(初步回答,希望能够让提问者满意)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