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斌
纪录片导演

我是独立纪录片《独龙江》导演欧阳斌,关于纪录片拍摄背后的辛酸和满足,问我吧!

我是职业纪录片人欧阳斌。在我从事电视工作的23年中,拍摄了数十部纪录片,作品曾获多项国际及国家奖,更有多部作品被香港中文大学、台湾中央研究院等多家国内外著名大学、研究机构永久收藏。
2012年,我翻越雪山,进入那片70年前还是原始社会的神奇秘境——独龙江。每年冬天,大雪封山,将独龙族人与外面的世界分隔开来,那种与世隔绝的美,令我震撼。作为唯一一支在独龙江封山期间入境拍摄的团队,我用镜头记录下“中国西南最后的秘境”的真实景象,也为遽变的独龙江留下了宝贵的影像财富。关于我镜头下独龙江的神秘与凶险,以及独立纪录片人拍摄背后的辛酸和满足,欢迎与我交流。
另外,此次拍摄设备仅是佳能5D Mark II相机和索尼EX1R摄像机,若你对于如何用轻便高清设备拍出好的纪录片感兴趣,也向我提问吧!
110
文艺 2016-11-17 已关闭提问
60个回复 共7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铁皮2016-12-06

此发言已被用户删除

欧阳斌 2016-12-18

欧阳斌 2016-11-20

纪录片中所谓“摆拍”,大概有以下几种情形,一种是出于技术方面的拍摄需要,对被拍摄对象正常发生的生活事件进行适当调度,除了某些突发的剧烈场面,比如战地拍摄、火灾现场等之外,现实的纪录片拍摄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场景调度,举个例子,在《独龙江》这部纪录片的拍摄中,有一个场景是主人公去参加独龙江流域基督徒的2012年圣诞节庆典,他打算骑摩托去,但那样一来,我们在现场就很难找到他了,于是我们与他商量,能否和我们一起坐拖拉机过去,他同意了,在影片中,他是坐拖拉机去参加圣诞节,而不是骑摩托。另一个例子,独龙江圣诞节有一项重要活动,那就是在独龙江边为新教徒举行洗礼,这项活动计划在正午举行,考虑到正午顶光拍摄效果不理想,我们建议时间稍做推迟,他们同意了。从这两个例子不难看出,纪录片拍摄中对被摄对象的场景调度是有条件与底线的,那就是,无论你拍不拍,这事情都会真实发生,被摄对象要去参加圣诞庆典,新教徒要在独龙江中洗礼,这些都是本来就要发生的。调度的底线则是,不能因为拍摄使得事件发生实质性改变,如果为了拍摄,原本要去参加庆典的被摄对象留在家里配合拍摄,或者洗礼改在了水池边,那这样的场景调度就是不允许的。
  纪录片中另一种常见的“摆拍”则是电视上常见的“情景再现”,简单说,就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当时的场景拍不到了,干脆找人来演,和剧情片不同的是,纪录片中的情景再现通常会明确提示观众,以免观众发生混淆。对于某些类型的纪录片,比如文献类、历史类,由于事件发生年代久远,出于镜头表达的需要,对于情景再现这种表现手法有使用的必要,不能一棍子打死。目前的问题是中国纪录片界对情景再现这种手段用得太多太滥太随意,我个人对此是持保留意见的。
  在此顺便探讨一下纪录片中的“真实性”问题,如果把真相设定为“绝对真实”的话,那拍摄纪录片的过程就是向绝对真实靠拢的渐进线,不同的片子中,这根线与绝对真实之间的距离或远或近,但都不可能做到“绝对真实”,所以,纪录片中的“真实”实际上是相对的,在某种程度上是“纪录者眼中的真实”,道理很简单,每一部纪录片,都不可能涵盖被摄对象每天每时的所有活动,在前期拍摄中,只要按下拍摄钮,选择就开始了,为什么拍摄这个,不拍那个?在后期剪辑中,一部一个小时片长的纪录片,素材可能有一百个小时,也就是说,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是导演想让观众看到的那百分之一。从这个角度而言,纪录片实际上与说话是一样的,单纯从话语本身,往往很难判断出真假,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除了判断话语本身的信息外,还要看这话是谁说的,同一句话,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完全不一样,纪录片亦然,一个在生活中撒谎成性,或者某种功利目标太强的导演拍的片子,可信度往往要打个问号,这也就是业内常说的:纪录片品质是由摄制者的人品决定的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