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祎琦

我是澳大利亚WHA签证首年体验者,关于打工旅行的一切,问我吧!

我是赵祎琦,23岁的青岛姑娘。去年大学毕业,我任性地放弃了海尔公司新媒体部门的Offer,转而成为澳大利亚向中国开放“打工度假签证”(Work and Holiday Arrangement,简称WHA)的首年体验者。有人认为我放弃高薪工作,用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跑出国玩是瞎折腾,而在我看来,当我们马不停蹄、按部就班读了整整16年的书,这一年的喘息时间该是多么宝贵,既能体验国外生活,增加生活经历,攒到旅费,又能亲近牛羊比人还多的大自然,何乐而不为?
我从去年年底开始申请澳大利亚WHA签证,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在今年9月踏上了南半球的土地。签证过程相当繁琐,有些问题真的只有亲历过的人才搞得清。若你也想拥有一段打工度假的难忘经历,欢迎与我聊聊。
301
品位 2016-12-01 已关闭提问
116个回复 共12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传统的反舰导弹的饱和攻击,实质上是少量的单一武器难以对尼米兹级这类超级航母战斗群构成致命威胁的情况下,采取的轰炸机、潜艇、水面战舰等多类平台、多个方向同时协同攻击的作战样式,其达成有效协同的难度非常大,稍有偏差就会陷入各自为战,被战斗群防空力量逐一击破,事实上是苏联人的无奈之举,这从侧面也反映了美国超级航母对空防御圈的强悍和坚韧。
的确有观点认为航母只能对付小国,面对军事大国很脆弱。但是即便是超级大国苏联,面对美国超级航母依旧非常忌惮。在80年代末期曾经发生过采取无线电静默的美国“小鹰”号航母编队悄悄逼近苏联远东勘察加半岛的领海而未被苏军发现的事件,这证明了航母虽然庞大,但在辽阔的海洋上,不停运动着的航空母舰其实很难被找到,配合陆基航空兵,航母在大国对抗和博弈中依然可以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当然了,我们的祖国有一群了不起的国防科研工作者,研制出来了世人闻所未闻的反舰弹道导弹,被美国海军称为“改变海战规则的兵器”;并且正在建设海洋监视卫星星座,未来可望24小时实时跟踪全球每一艘大型水面战舰。航空母舰的未来命运会不会因为中国人的这些发明创造而发生历史性的逆转?我不敢妄下断言,但是,非常值得我们密切跟踪。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