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培俊

我是国内首批LGBT友善心理咨询师,关于性少数群体的心理问题,问我吧!

我是赵培俊,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也是国内首批LGBT友善心理咨询师及讲师。我创办了重庆第一家提供给性少数群体专业心理咨询服务的机构。在接触了大量性少数群体案例后,我发现他们和异性恋群体的来访者无论在人格上或者是情感生活上并没有区别,性取向只是人类性表达多元化的一个表现。但是由于社会主流文化的不接受和歧视以及周围亲人朋友的不理解,给他们造成许多的压力和困扰,甚至造成心理上的痛苦。这也是我愿意去做这类公益工作的原因。
无论你是不是性少数群体之一,只要你有相关的心理困扰,欢迎与我聊聊。
321
健康 2018-07-0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35个回复 共18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赵培俊 2018-07-1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您觉得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十年内能做到吗?

你对性的认知是什么-你认为性侵害是完全的性需要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我认为同性恋是人类退化的一种现象 您认为呢

赵培俊 2018-07-0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请问中国放开对外国艾滋病患者入华限制,意味着什么?

赵培俊 2018-07-1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