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福财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

我研究儿童福利多年,关于留守儿童的问题,问我吧!

近年来,留守儿童的悲苦引起全社会的同情,越来越多人希望给他们投去更多关爱,浙江省近日更立法新增了“留守儿童保护”条例,规定外出打工的父母应当每个月至少与孩子联系一 次。然而,仅仅是要求父母“回家”,或者立法规定父母应当与孩子联系,就能根治留守儿童问题吗?
我是程福财,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我长期关注流浪儿童、留守儿童、流动儿童等困境儿童的权利保护,主要研究领域为儿童福利、儿童保护与社会政策。通过多年的关注和研究,我出版了《流浪儿——基于对上海火车站地区流浪儿童的民族志调查》、《拯救儿童》等个人专著,并先后主持了《困境儿童国家保护制度研究》和《流浪儿童的社会融合问题研究》等两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关于留守儿童的悲苦,我深有感悟,希望能与你一起讨论,共同找寻给留守儿童传递真正关爱的有效途径。
28
焦点 2016-12-06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提问
23个回复 共4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5

我觉得最受挑战的还是那两点:气候变化和商业捕捞。
前者是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海冰融化、冰架断裂、海水酸化、海水温度上升等现象都在威胁着南极生物的生存,导致南极生物经历多年所适应的生活环境发生快速改变,对脆弱的南极生态来说,这样的影响很多是不可逆转的。
后者是因为商业捕捞会直接影响南极生物链,比如磷虾是南极生物链的基础,南极的各种动物,除了直接吃磷虾的就是间接吃磷虾的。但在面对捕捞这个挑战时,我们的主动性可以更强,不像面对气候变化那么被动,因为主要就是取决于我们的态度,要不要把一个需要保护的区域设立为保护区保护起来,大家都不要去影响它。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是向更多的人分享和传播南极保护的知识。这也正是我担任绿色和平“南极大使”的初衷。我希望大家想到南极的时候,想到的是不受侵扰、原始、纯净这样的事情,而不是把南极跟“吃”、“消费”联系到一起。
“酷”的生活方式不是拥有来自于南极的一瓶磷虾油,或者吃过来自南极的鱼,“酷”的方式可以是拥有很多关于南极的知识、参与了很多保护南极的行动。
也希望大家可以主动避免消费南极的产品。例如南极磷虾制成的磷虾油保健品、“南极磷虾大包 子”、“凉拌南极磷虾”,犬牙鱼大餐等,这些产品都可以找到替代品的。很多商家都已经主动承诺为了保护南极不再售卖这类产品了,作为消费者我们更应该主动拒绝消费。
当然也还是要注意节约能源、循环利用。气候变化对南极的影响很大,节约能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因而有助于南极保护。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参与到保护南极的活动,也可以参与绿色和平和民促会正在国内进行的“守护南极”活动,参与的链接在我和绿色和平的微博上都可以找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