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贺亮

我是惊奇映像节总策划马贺亮,关于中国首个科幻电影节,问我吧!

中国科幻电影应该什么样?为什么中国电影科幻元年一直没有到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筹划了这个电影节,我们试图为中国科幻电影寻找标准和体系,也想为中国电影打开想象力。
我是马贺亮,7年国内电影市场从业经验,科幻爱好者。关于我们的突发奇想,关于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关于国内第一个主打科幻和奇幻的电影节,欢迎提问。
51
文艺 2016-12-2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31个回复 共5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马贺亮 2016-12-25

为中国科幻电影寻找标准和体系,说白了,就是让中国科幻电影的概念不再模糊。
具体到实施上,惊奇映像节要做的,首先是推动中国科幻电影的创作和制作,帮助本土的科幻IP转化成可操作的科幻电影项目。中国的科幻文学自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已经积累了优秀的本土科幻IP,其中很多IP都在近两年资本炒作的IP热下形成了交易,但以中国电影的工业基础来看,离拍成科幻电影还有距离。
同时,我们得注意到,中国观众对科幻电影的认知和整个审美体系,却是好莱坞电影带来的,这并不奇怪,因为好莱坞的科幻电影是全球化的视野和语言。
但对于比较急躁的市场和资本来说,自然会想到最便捷的方式,我们能否借助好莱坞的技术拍一部中国科幻电影,说白了,就是我有钱有IP,你来给我干活。这个逻辑看似没有问题,但是,好莱坞制片的整个工业体系,从剧本到概念到美术到拍摄到特效,都是连在一起的,你再本土化的故事,经过好莱坞美术和特效打造完全是西式审美,怎么做一个中国科幻电影?要知道,中国或者东方审美在好莱坞打造的全球化科幻语境里面,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甚至像《火星救援》中,一两个中国面孔出现,都会有违和感。
所以,虽然好莱坞想进入中国,中国也需要好莱坞的技术,但对于中国科幻电影这个概念,我们应该明确,就是从故事创作、主题表达、世界观设定、概念设计、美术、后期、视效所有环节,需要统一在中国文化和审美体系下。这才是我们寻找中国科幻电影标准和体系的关键。
这就需要找各个层面的人才,中国有没有这些人才?有。但都在以作坊式接活的方式存在,或者在其他行业中。
惊奇的创投环节,为了帮助项目转化,特别设立了一个服务机构,叫惊奇·幻想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为惊奇创投长期征集项目,同时也征集爱科幻又有科幻认知的导演、编剧、美术、特效等方面人才,与项目IP匹配,在实验室提供的资金和导师的协助下,用先导概念片等方式来表达对IP创意的理解,这样,所有科幻IP到了这里,就成了一个可操作的科幻电影项目。
惊奇是一个平台,就是要把所有能为中国科幻电影服务的资源、人聚拢到一起,经过实验室对IP的转化,推出符合科幻类型片要求的项目。这个转化过程,涉及到科幻电影创作和制作的各个层面,其实就是在寻找标准和体系的过程。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3

多谢提问!这个问题真棒,关乎使用筷子的礼仪。
《筷子一敲仙乐飘》讲的是南北朝时期音乐奇才万宝常与筷子之间的一段故事。在常人眼中筷子就是筷子,没有什么稀奇,但是在万宝常的眼中,筷子它分明就是一种乐器。与朋友相聚的宴席上,万宝常用筷子一划拉,瞬间金石丝竹仙乐阵阵,动听的旋律一泄而出。
对于像万宝常这样的造诣深厚的音乐家,世界就是个大舞台,身边的一切都能成为乐器。他用筷子敲击杯盘碗盏是因为在宴席上没有合适的乐器在身边,他灵机一动用上了筷子暂当乐器。当然,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场景。
一般情况下在饭桌上用筷子敲击碗碟是一种无礼行为,比如,在等待餐食时无聊地用筷子敲击碗碟,为引起服务员注意用筷子猛敲碗碟,用餐时不开心了用筷子敲碗碟……
作为中国人标志性的食器,使用筷子要符合礼仪,用筷子敲碗碟属于使用筷子的禁忌。南朝南齐南梁时期道教茅山派代表人物陶弘景在其《养性延命录》一书中告诫众道士不要犯五逆六不详,其中之一就是:“以匙箸击盘上,凶。”意思是用勺子、筷子敲击盘子,很不吉祥,有犯者凶。另外,过去乞丐沿街讨饭时,往往用筷子击打饭碗饭缸,以引起人们注意给予施舍。因此,在餐桌上用筷子敲击碗碟类似乞讨行为,显得卑微低贱而无礼。
小时候因为用筷子敲碗被家长训诫的小伙伴,快回家感谢家长,他们都是隐于民间筷子礼仪的守护人!正是因为有了长辈们的严守,筷子礼仪才能一代一代传承至今。
除开不用筷子敲击碗碟,使用筷子时还要注意不要随意放置、颠倒首尾、指指点点、含吮嘬嘬、翻检菜盘、滴落汤汁、竖插筷子,等等。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