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贺亮

我是惊奇映像节总策划马贺亮,关于中国首个科幻电影节,问我吧!

中国科幻电影应该什么样?为什么中国电影科幻元年一直没有到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筹划了这个电影节,我们试图为中国科幻电影寻找标准和体系,也想为中国电影打开想象力。
我是马贺亮,7年国内电影市场从业经验,科幻爱好者。关于我们的突发奇想,关于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关于国内第一个主打科幻和奇幻的电影节,欢迎提问。
51
文艺 2016-12-2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31个回复 共5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马贺亮 2016-12-25

为中国科幻电影寻找标准和体系,说白了,就是让中国科幻电影的概念不再模糊。
具体到实施上,惊奇映像节要做的,首先是推动中国科幻电影的创作和制作,帮助本土的科幻IP转化成可操作的科幻电影项目。中国的科幻文学自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已经积累了优秀的本土科幻IP,其中很多IP都在近两年资本炒作的IP热下形成了交易,但以中国电影的工业基础来看,离拍成科幻电影还有距离。
同时,我们得注意到,中国观众对科幻电影的认知和整个审美体系,却是好莱坞电影带来的,这并不奇怪,因为好莱坞的科幻电影是全球化的视野和语言。
但对于比较急躁的市场和资本来说,自然会想到最便捷的方式,我们能否借助好莱坞的技术拍一部中国科幻电影,说白了,就是我有钱有IP,你来给我干活。这个逻辑看似没有问题,但是,好莱坞制片的整个工业体系,从剧本到概念到美术到拍摄到特效,都是连在一起的,你再本土化的故事,经过好莱坞美术和特效打造完全是西式审美,怎么做一个中国科幻电影?要知道,中国或者东方审美在好莱坞打造的全球化科幻语境里面,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甚至像《火星救援》中,一两个中国面孔出现,都会有违和感。
所以,虽然好莱坞想进入中国,中国也需要好莱坞的技术,但对于中国科幻电影这个概念,我们应该明确,就是从故事创作、主题表达、世界观设定、概念设计、美术、后期、视效所有环节,需要统一在中国文化和审美体系下。这才是我们寻找中国科幻电影标准和体系的关键。
这就需要找各个层面的人才,中国有没有这些人才?有。但都在以作坊式接活的方式存在,或者在其他行业中。
惊奇的创投环节,为了帮助项目转化,特别设立了一个服务机构,叫惊奇·幻想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为惊奇创投长期征集项目,同时也征集爱科幻又有科幻认知的导演、编剧、美术、特效等方面人才,与项目IP匹配,在实验室提供的资金和导师的协助下,用先导概念片等方式来表达对IP创意的理解,这样,所有科幻IP到了这里,就成了一个可操作的科幻电影项目。
惊奇是一个平台,就是要把所有能为中国科幻电影服务的资源、人聚拢到一起,经过实验室对IP的转化,推出符合科幻类型片要求的项目。这个转化过程,涉及到科幻电影创作和制作的各个层面,其实就是在寻找标准和体系的过程。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

目前市面上最优秀的拿破仑传记应该是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的《拿破仑大帝》(Napoleon the Great)。作者利用许多新发觉史料,以及自己的实地考察,颠 覆了许多过往的观点。应该是现阶段读者想了解拿破仑的入门之选。
此外,我还推荐乔治.勒菲弗尔(Georges Lefebvre)的《拿破仑时代》(Napoleon)和约翰.霍兰.罗斯(John Holland Rose)的《拿破仑一世传》(The Life of Napoleon I),虽然这两本都相对久远些。前者不能称之为一本传记,更像是一本时代史,其中文译名也恰恰突出了这点。而后则者是我本人的最爱。虽然老一辈的英国学者,对于拿破仑不免抱有些偏见,但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视角。更可贵的是罗斯基本上保持了一个史学家应有的公证,并认可了拿破仑的功绩,给了他十分恰当的评价,即便现在读来,仍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尽管遭受了惨重的失败,他在治理国家,焕发人民才智和运用战争艺术等方面,完全是超群绝伦,伟大之极。他的伟大,不但在于他那些最出色的业绩具有永恒的重要性,而更在于他在始创以至在完成所有这些业绩中投入了雄伟非凡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得遍布他后半生征途上的那些巍然屹立的纪念碑,虽然饱受狂风暴雨的摧残,却还是宏奇壮丽!屈处于奴役之下的民族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人类毕竟不以最高的荣誉授予那些谨小慎微、知难而退、毫无建树传于后世的庸碌之辈,而是把它授予胸怀大志、敢作敢为、功勋卓著,甚至在自己和千百万人同遭大祸之际还主宰着千万人之心的人。拿破仑就是这样一个奇迹创造者。这个驾驭法国革 命、改造了法国生活的人,这个给意大利、瑞士和德意志的新生活奠定了广泛而又深厚的基础的人,这个发起了十字军东征以来最伟大的行动、使西方势力滚滚冲入东方的人,这个最终把千万人的思念引向南大西洋那块孤独的岩石的人,必将永远立于人类历史上千古不朽者的最前列。”
此外,法国历史学家Patrice Gueniffey的《波拿巴》(Bonaparte: 1769–1802)会在晚些时候由后浪出版,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