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大昭
中国足协执委

我是中国足协执委汪大昭,关于中超联赛、2017年中国足协工作,问我吧!

我是第十届中国足协执委会委员汪大昭,我曾供职《人民日报》体育部,专注中国足球报道20年。2017年,中超联赛进入新一轮“军备竞赛”,而国足也面临12强赛最后冲刺。关于中国足协日常工作安排,中超联赛的各种内幕,新一年国家队的各项工作,欢迎听我一一解答。
73
运动 2017-01-03 已关闭提问
42个回复 共14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徐根宝能否选上足协主席?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1

您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不过,把他们的导演风格与“禅”相联系,这样的解读,不知道出自何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您如果翻看一些欧美的日本电影评论,或者关于小津电影的研究专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小津电影风格与“禅”有关联(不过,在这里请注意:他们在谈到小津电影风格的时候,关于长镜头和固定镜头的手法只是其中的一个构成部分)这样的见解,最早是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后来传到日本,成为对小津电影的常识性的解读,而是枝裕和则是后来者。
其实我也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议:为什么西方人解读小津电影与“禅”相关联,而日本的观众对此却感觉迟钝,并不见有这方面的解读呢?我翻了一下有关“禅”在西方传播情况研究的书籍,发现小津电影进入欧洲的上世纪50年代(《东京物语》获得1958年英国电影协会的萨瑟兰郡奖Sutherland Trophy),恰恰与日本佛教学者铃木大拙在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大学讲学和演讲的时期相重叠,铃木被公认是第一位把日本的“禅”推广到欧美的佛教学者,他的名著《禅与日本文化》,也是在那个时期在欧美流传的,对欧美人认识“禅”文化起到了启蒙作用;该书至今依然是一部了解日本文化的经典性入门书籍。因此,可以想象,铃木大拙在西方对“禅”的宣传,应该影响到了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其实,据研究,不仅仅是小津电影,西方对包括电影在内的日本文化的理解,都多少受到铃木大拙的影响)。
然而,小津电影风格究竟与禅道文化有没有关联呢?西方人的这种观点是否符合事实呢?因为我不是研究禅学的学者,无法给出一个客观的回答。小津电影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带有“克制的”、“淡然的”风格,是不是可以归类于“禅”?我咨询了一下周围这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回答是:现实中的“禅”与想象中的“禅”之间存在着距离,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与东方人自己之间,也存在着差距,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总之,导演的风格与其文化背景有关联,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放大性的解读,往往容易让人忽视或者误读作品的本意和导演的创作意图,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倒是觉得,如果想要清晰地把脉小津电影的风格,不如把它与黑泽明电影进行比较,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比如从小津电影的“淡”与黑泽明电影的“浓”,小津电影的“静”与黑泽明电影的“动”等,进行比较,来看两位导演的风格之不同及其所蕴涵的文化意味,等等。这具体涉及到审美的问题,属于电影美学的范畴,很难一句话来概括,所以,在此也只能提供一些思路,以供您参考吧。

25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日本没有“戏曲电影(戏曲片)”这种“电影类型”。
然而,日本传统的演剧,如“歌舞伎”、“人形净瑠璃”、“能”等,都类似于我国的古典戏曲。如果您所说的“类似我国的戏曲电影”是指把这类“演剧”拍成的影片,那么这类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曾经有过。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档名为《电影歌舞伎》的系列影片还比较活跃;它打出“在电影院里看歌舞伎”的口号,刻意强调“舞台”的临场感,用高清晰的摄像机拍摄舞台上演出的歌舞伎,然后进行放映。每月都有新剧上映,且往往是歌舞伎的大腕或明星担纲主演。日本人欣赏传统的演剧习惯于去专用的剧场,比如京都的“南座”。所以,此举明显迎合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不过,反过来也说明传统演剧的观赏人群有着一定的范围指向,并不像普通电影那样,受众广泛。
从电影史的角度讲,如今看似萧条的日本这类“戏曲电影”,其实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耀眼的过去。比如,现存最早的电影《红叶狩》(1899年),就是一部“戏曲电影”。该片由当时的歌舞伎世家传人市川团十郎和尾上菊五郎一起演出,是一部传统剧目。还有,在日本电影诞生的初期,曾借用歌舞伎的演员、服饰、妆容、动作、台词、故事情节等,创造出了日本独有的电影类型——时代剧电影,早期还称做剑戟电影(チャンバラ映画)。这类影片虽脱胎于“传统戏曲”,但并非完全照搬,可算做是“类似戏曲电影”吧。这类电影在上世纪20~40年代曾风靡一时,广受民众的喜爱。当年,歌舞伎演员出身的尾上松之助,更是凭着主演了众多这类影片,成为名垂影史的大明星。
时代剧电影发展至今,作为一种影片的类型,已经非常独立和成熟(武士电影基本上属于此类型),已不再适合冠以“类似戏曲电影”的名头。不过,我们从现在的时代剧电影中依然可以看到传统演剧的影响。比如传统演剧的故事题材被直接或间接地用到电影中,演剧世家传人出演时代剧电影等;这种情况很常见。
因此,从日本电影发展史的角度讲,“传统戏曲”演剧对日本电影的影响,其实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时代剧电影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剧的某些元素的存在。甚至在今天改编自漫画和电视动画片的电影(真人版,动漫版),都会在片名之前冠以“剧场版”字样。这些都可视为演剧(戏曲)的印记。
与日本相比,在今天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可以说中国的戏曲电影仍占有一席之地。其实从中国电影史的发展看,戏曲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自诞生起,一直是一个重要类型。新中国制作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一部戏曲片。这类戏曲片,一直以来活跃于中国的电影舞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如果回到电影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1905年),即是一部戏曲电影,内容是著名京剧老生谭鑫培的表演片段。上世纪20年代,被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开山之作的《火烧红莲寺》,显然脱胎于传统戏曲,之后的武打类电影也受到传统戏曲的影响。50年代以传统题材为主的作品如《红楼梦》《天仙配》等,家喻户晓;60~70年代京剧革命 样板戏,也令人难忘;80年代传统题材重放光彩,《白蛇传》等戏曲片,深受观众喜爱;最近又有《江姐》《春闺梦》等新影片上映。因此,这些众多优秀的“戏曲电影”,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也使得这类影片成为中国独有的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很值得深入研究。
总之,在今天看来,中日两国的“戏曲电影”虽然存在着“云泥之别”的情况,然而,在草创时期,曾经有着极其相似的开端,即以“戏曲”作为开端的事实。而且,在电影发展的最初时期,在武打类电影与传统戏曲的关系方面,中日两国电影也有着相似的情形。
话题涉及到中国的戏曲片,就有些收不住话头了。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在新中国戏曲片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戏迷”,怀念起那段观看戏曲片的美好岁月了(笑)。以上所介绍的,有些成为常识了,供您参考吧。
关于是否看重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就媒体宣传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日本“非常重视”。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都会有专门的电视频道直播,很多电视台会在新闻节目中予以介绍,各大媒体都会或多或少地登载消息报道。如果有日本电影人得奖,当然会加大报道的规模和力度。在这一点上,日本与中国的情况相同。这也会产生商业效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