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杭

我在青海三江源做动物保护,流浪藏獒对藏区野生动物的威胁,问我吧!

我是尹杭,青海省雪境生态宣传教育与研究中心负责人,英国肯特大学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硕士研究生。2007年从中央民族大学毕业后,我加入环保行业。2009年到2014年,我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开展三江源地区的雪豹保护工作,曾经推动建立以“家畜保险基金”的方式来减少雪豹和当地人的冲突。2014年,我创办雪境,“雪境”是藏文中“Gangri Neichog”的汉语翻译,“雪”代表自然的生态系统,“境”代表当地人心中的圣境,两者的结合表达我们机构希望通过关注“人与自然”的关系,来推动当地人为主体的环境保护。
近几年,藏獒市场崩盘,很多人工饲养的藏獒被扔掉成为流浪狗。它们的出现,打破了食物链的平衡,它们与雪豹争夺栖息地,也威胁其他的野生动物甚至人类的安全。关于这些流浪藏獒,关于雪豹保护,关于藏区的生态环境保护,欢迎一起探讨。
177
探索 2017-01-06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40个回复 共7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尹杭 2017-01-07

2015到2016年在玉树县和囊谦县的调查中,当地老百姓认为藏区流浪狗产生的原因包括:
1. 藏獒不值钱了,有些老百姓表示藏獒值钱的时候,不只很多人会去捡狗,还有很多的人会去别人家偷狗:有一部万玛才旦导演的片子《老狗》中就描述了这一场景。之前很多牧民喜欢养公狗,是为了照顾自家牛羊,也不会生小狗,但是在藏獒值钱的时期,很多当地老百姓开始养母狗,到獒园去配种,配种后生下的小狗品相不稳定,很多不值钱的狗就被人遗弃到草原、寺庙、城镇等地方。在玉树市的流浪狗收容中心,有一条流浪狗,收容中心的管理人员说:“这只狗在藏獒值钱的时候值100万,现在只能是街头流浪。”现在藏区大多数的流浪狗,也有别于我们城市中的宠物狗,多具有藏獒血统,体型也比较大,曾经计算过130只流浪狗的平均体重将近20公斤,比世界很多地方的流浪狗体型都要大(非洲的流浪狗平均体重14.7公斤)。
2. 移民,不论是生态移民政策、灾后重建政策(2010.4.14玉树发生7.1级地震),还是当地老百姓因为自己的原因离开牧场自然移民到城镇,因为受城镇房屋空间所限,和当地牧民因为没有了牛羊也就没有狗/藏獒照顾牛羊的需求,很多人就将自家狗遗弃。
3. 一些其他的原因,例如,有些老百姓在每年的虫草季上山的时候,因为没有人在离开家的时间里照顾自家的狗,就将它们放掉, 挖完虫草回来时,有些人也就没有再找回狗,一些放掉的狗也就变成了山里的野狗。还有一些因为自家的狗过于凶猛,有些经常捕食自家的牛羊,这样的狗很多时候也会被当地老百姓抓起来送到其他地方,包括远离人的地区,也有扔到其他村子的。
狗本身的超强繁殖力,虽然在气候寒冷的玉树地区存活率不高,但是在流浪狗聚集地的一些区域,流浪狗可以找到的比较适合抵御严寒的场所,例如寺庙和城镇周围。还是会有很多小狗可以存活下来,在没有任何绝育措施的地方,不断地生小狗也是当地老百姓认为流浪狗在藏区增加的主要原因。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为什么不直接派人去猎杀流浪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我至今受困于此,很难走出来。父母差不多如此,我父母倒不是那种要我出人头地的。但控制欲,虚荣心很强烈,由此做出一些我曾经习以为常,现在看觉得怎么畸形的事情。比如我高中,初中时读书还凑活,那时我身体不适,影响了学习,我妈就说我装的,没病,生场病反而天天被骂。那会我生活就有个不成文潜规则,读书成绩越好,越痛苦,越差越轻松,所以什么卷不卷我根本不在乎。天天逼婚,为此发飙,但是以前和人掰了,我爸首先关心的是,你还有没有联系,从来不关心你发生了什么,相处是否愉快。
我以前在异地身体不适,回家暴瘦,身体虚冷,所以出门戴个帽子口罩,我父母第一件事觉得我丢脸了。
有时候鼻塞,他们第一个反应叫把把我嘴给捏住,不让我张口。
这种家庭成长里造成很多痛苦。我曾经做一些回想起来不可思议的行为,比如我反复尝试不呼吸,呆在很闷的环境,也不想开窗。我父母认为希望透过气是不正常的。
这个问题至今困扰我,很痛苦,我在成年后甚至感觉连吃喝拉撒都要重新学习,对外人一度很自卑,不敢做出一些很正常的行为。还要面对父母那种畸形的控制欲和虚荣心带来的矛盾,有时候会让我退缩。
越来越感觉有些事情根本不是钱能弥补的。我至今体会不到钱除了吃喝,对我有什么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