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巍

我刚去了次南极,想了解那个冷酷仙境的游戏攻略,问我吧!

我是博巍,电商从业者。工作之余我走遍了七大洲,刚刚结束一场南极旅行。在那世界尽头,我们穿越“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时遭遇了12级风暴,经历了冲锋艇翻船被困于浮冰上,又感受了极地跳水的极寒刺骨,也看到了可爱却实际臭臭的企鹅……想了解南极那个冷酷仙境的游戏攻略,问我吧!
47
品位 2017-03-07 已关闭提问
30个回复 共4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博巍 2017-03-13

我觉得做世界旅行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素质,有足够强烈的好奇心就够了。但如果语言过关,会省下很多时间。而且这事儿也不用特别担心,因为要知道“英语并不是世界语言,烂英语才是!”还有就是最好有一定的识别风险的能力,要知道很多坏人脸上写的是“我是好人”然后微笑着跟你say hi…
其实,对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景色估计网上都是一大堆照片儿了,有些可能比你实际看到的还要漂亮,那大家花这多么时间和钱应该为的都不是景色。我觉得旅行这件事儿对于每个人来说还是一种生命体验的拓宽,所以可能很难讲是旅行中哪个方面更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走出去”这个过程,哪怕只是吃吃当地的街边小吃、发发自拍、跟人随便聊聊都挺好的,不一定时刻需要想着“有收获”,那样会少很多乐趣:)
我小的时候会被一个问题困扰: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出生在别处的一个人,那么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我什么色儿,每天吃什么,会有怎样的喜怒哀乐,会对着什么样的景色发呆…后来,我发现这个世界挺奇妙的,有的时候你看到全世界看起来没多大差别,比如用着差不多的手机听着差不多的音乐,有时候又差别那么大,有很多像摩洛哥杰夫马纳广场那样的地方:一千年来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城内交通基本靠驴,耍猴的,舞蛇的,卖大力丸的,打拳的,说书的…熙熙攘攘,一梦如是。这让我对于世界上其他普通人的生活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和感性的体验,多少解决了一点小时候的困惑。
以前读凯鲁亚克觉得要"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每个人都应该过那种靠荷尔蒙和肾上腺素驱动的生活,但后来无论在像纽约和伊斯坦布尔这样的都市,还是东非的马赛部落或者安第斯山脉脚下的玛雅村庄,我都见到了很多人对自己的生活甘之如饴,那时想明白也许生活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像罗曼罗兰说的:"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大学中文系,一般以汉语言文学为主要研究科目。不是说,凡中文系出身或在大学中文系教书的人,不可以学习、研究建筑。本人的学习、教学与研究,分易 学、巫 学与美学;中国 佛 教美学;中国美学史;中国建筑美学四类。本人主要的时间、精力与成果,集中于前三类。就建筑美学而言,迄今出版小书10种(包括最近所出版的《建筑中国: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建筑美学》(1987)《中华文化中的建筑美》(198 9)二书,是国内最早出版的关于建筑美学、中国建筑美学的学术著述,1993年,在中国台 湾出版繁体直排本。
你问我为什么研究建筑,一句话:出于个人的强烈兴趣。兴趣与执著,是人世间最好的导师。建筑与文学艺术,反差很大。从其精神层面看,两者是相通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写在书页里,伟大的建筑,“写”在大地上。建筑,是展现于大地的一部“大书”。法国作家雨果说过这样的话,当世界已经沉默的时候,建筑还在无声地“歌唱”。建筑时空意象的精神意蕴,在于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大地文化、大地哲学与大地美学。文学艺术意象所具有的认知、审美与崇拜性 功能,建筑的时空意象一点儿也不缺乏。努力沉潜于文学、美学或建筑美学的研究领域,从容含玩,敬畏学术,都可以安顿自己的精神生命。
本人学习、研究建筑文化与美学,还有属于个人经历上的原因。这里,请允许我引录拙著《中国建筑艺术论·后记》(2006)的一段话:“我走上研究中国建筑文化之路,与杨敏芝直接有关。她研究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记得二十余年前初次结识时,她说要向我从习文学,我便随口说:‘那我也来向你学习建筑吧。’岂料,就是这么一句平常的话,成了我一生的信言。我因此读了不少古今中外有关建筑文化的书。相信读者诸君不会笑我如此愿在一棵树上吊 死的生活态度。”我与杨敏芝结婚于1981年。至今她已病 故20年了。她生前,为上海高等教育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院总建筑师和院 党 组织一把手。

32

比方将一张A4纸对折,所留下的折痕,便是纸的中 轴 线。
中国古代风 水学关于建筑平面的基本模式为二,原于《周 易》先天与后天八 卦方位说。“先天”: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兑东南;“后天”:离南,坎北,震东,兑西,东北艮,西南坤,西北乾,东南巽。“先天”的乾、坤、离、坎,为四正 卦 方位。从南乾到北坤,实际上是整个明清北京的中 轴线,同时是明清紫 禁 城的中轴线,坐落于太 和 殿中 央的皇 帝宝座,也安置在这一中 轴线上。北京紫 禁城的中 轴线,确是出于风 水的考虑。
这一中 轴线的规划、设计和营造,实际由一条从南到北,许多对称而井井有序的建筑序列来体现的。这便是:正 阳门、天 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门、乾清宫、坤宁门、坤宁宫,到神武门。将这一系列建筑的中点,连成一条从南至北的直线,则便是北京城池的中轴。这一中轴配以左右对称的平面格局,使得整座明清北京紫禁城,呈现出群体组合的建筑、道路与大型庭院等因素的严正、规矩、有序与大气的风格,象征皇 家政治及其伦理等级的恢弘而神圣、严肃而严厉的风格。可见,紫禁城中轴线的设置,不仅仅是风 水上的考虑。除此,还有与风水相谐的家国、朝 廷最高 意 识 形 态 上的考虑。

17

据蒋玄佁先生(已故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画家、琉璃文化研究学者)《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所引,梁思成、刘致平编《琉璃瓦》指出:“琉璃,在中国,到汉代尚极珍贵,其用于屋顶,也许始于北魏。”据《魏书》载,有西域大月氏国商人,携小型琉璃制品来华销售,尔后中国得以仿造。《中国古代玻璃研究》又引章鸿钊《石雅》说:“中国琉璃最早系由东罗马传入,到北魏开始自己制造。”《琉璃考释》称,琉璃者,原称“璧流离”,梵语曰Vaidurya,中国古时未见,“是斯物之入,当自汉始。”李乔苹《中国化学史》云:“西方琉璃输入,是自大月氏琉璃后,在广东仿造。实际上琉璃输入是汉开始,无疑是在六朝至隋的时间内制造。”
诸说有所不一,颇为一致的,以为琉璃本为“舶来”,大约汉时传入,始造于北魏。
《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责编张翠“编者注”云:“琉璃,最早是中国古代对玻璃的一种称谓。一般以为,琉璃是一种人造水晶玻璃,因其对光的折射率高,呈现为晶莹剔透的效果,古人以之为贵重的艺术品。”“琉璃应是玻璃的一个种类,其范畴远较玻璃为小。”
宋李诫《营造法式》云:“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天工开物》记载如何烧制琉璃:琉璃成坯。置窑内烧造而成。“成色以无名异、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赭石、松香、蒲草等染黄,再入别窑,减杀薪火,逼成琉璃色。”琉璃瓦等,一般为黄、绿、蓝、黑四色,成为旧时中国政治、伦理高品位建筑的标志性瓦作。皇家宫殿、陵寝或一些官宦高等建筑,一般以琉璃瓦覆顶。黄色琉璃瓦,为皇家建筑所专用。明清北京紫禁城(现北京故宫)的覆瓦,为一大片黄色琉璃瓦阵。黄色为帝王宫殿、陵寝、皇家庙宇等施用的专色,但不等于一切皇家建筑,一律都用黄色琉璃,北京天坛的祈年殿,为蓝色琉璃瓦覆顶。有些为帝王、朝廷所钦定的建筑,如山东曲阜孔庙大成殿的瓦顶,为黄色琉璃。
中国古代土木建筑,以地基、立柱与梁架为承重构件。琉璃瓦覆以屋顶,并非承重构件,其对于建筑物的牢固程度而言,一般没有影响。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