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巍

我刚去了次南极,想了解那个冷酷仙境的游戏攻略,问我吧!

我是博巍,电商从业者。工作之余我走遍了七大洲,刚刚结束一场南极旅行。在那世界尽头,我们穿越“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时遭遇了12级风暴,经历了冲锋艇翻船被困于浮冰上,又感受了极地跳水的极寒刺骨,也看到了可爱却实际臭臭的企鹅……想了解南极那个冷酷仙境的游戏攻略,问我吧!
47
品位 2017-03-07 已关闭提问
30个回复 共4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博巍 2017-03-13

我觉得做世界旅行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素质,有足够强烈的好奇心就够了。但如果语言过关,会省下很多时间。而且这事儿也不用特别担心,因为要知道“英语并不是世界语言,烂英语才是!”还有就是最好有一定的识别风险的能力,要知道很多坏人脸上写的是“我是好人”然后微笑着跟你say hi…
其实,对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景色估计网上都是一大堆照片儿了,有些可能比你实际看到的还要漂亮,那大家花这多么时间和钱应该为的都不是景色。我觉得旅行这件事儿对于每个人来说还是一种生命体验的拓宽,所以可能很难讲是旅行中哪个方面更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走出去”这个过程,哪怕只是吃吃当地的街边小吃、发发自拍、跟人随便聊聊都挺好的,不一定时刻需要想着“有收获”,那样会少很多乐趣:)
我小的时候会被一个问题困扰: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出生在别处的一个人,那么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我什么色儿,每天吃什么,会有怎样的喜怒哀乐,会对着什么样的景色发呆…后来,我发现这个世界挺奇妙的,有的时候你看到全世界看起来没多大差别,比如用着差不多的手机听着差不多的音乐,有时候又差别那么大,有很多像摩洛哥杰夫马纳广场那样的地方:一千年来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城内交通基本靠驴,耍猴的,舞蛇的,卖大力丸的,打拳的,说书的…熙熙攘攘,一梦如是。这让我对于世界上其他普通人的生活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和感性的体验,多少解决了一点小时候的困惑。
以前读凯鲁亚克觉得要"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每个人都应该过那种靠荷尔蒙和肾上腺素驱动的生活,但后来无论在像纽约和伊斯坦布尔这样的都市,还是东非的马赛部落或者安第斯山脉脚下的玛雅村庄,我都见到了很多人对自己的生活甘之如饴,那时想明白也许生活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像罗曼罗兰说的:"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您这个问题很好,这样的发现往往会有新的发现。有的时候是从未见过的物质文化,有的时候则是能丰富我们之前对埃及文化的理解。可惜的是,目前出来的信息还是很少的:除了埃及官宣外,各大媒体对这次发现的报道都还是非常笼统的,要想知道具体有没有全新的发现,我们还是要耐心等待考古发掘报告。不过仅仅从新闻中的信息,我们就已经能看出有哪些可能的新东西了。首先是木棺,虽然我们已经发现过了大量的木棺了,但是我们对木棺的了解还是有很多空白的。比如对于第26王朝到托勒密王朝的木棺,学界知道的还是很有限,因为埃及学家之前更重视新王国和新王国晚期的木棺(那个时候是古埃及棺发展的高峰,非常漂亮)。这次的发掘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前所未见的风格,但是这次的发现会提供大量的数据,让我们能更好地和已有的发现做对比,强化我们对这一时期木棺整体风格的认识。而且更可贵的是,这次的木棺是有出处的。换句话说,我们知道是在萨卡拉地区发现的。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孟菲斯地区木棺的具体风格,这样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看看之前发掘的,不知道是什么具体年代和地区的棺,是不是和这些棺相吻合,从而解决断代的问题。当然啦,发现了木棺就有可能会发现这个地区的木棺作坊,为我们了解这个地区的经济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其次就是棺材里头的木乃伊了,这次完全是没有打开过的,非常可贵,说不定会有新发现。一来是对这些完整的木乃伊做分析,我们对晚期木乃伊的制作方法可能有更好的认识。二来更可贵的是木乃伊本身是人类遗骸,保留了很多埃及人生前的信息,其中最有意义的可能就是古代疾病了。也许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我们现代社会面临的疾病在古代是什么样,埃及人是如何应对的。这个对医学史会有很好的贡献。另外我们通过对骨骼和组织的分析还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人的生存状况,更好地了解这些彩棺背后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贵族,他们到底是不是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有时候答案会是很惊人的。
感谢您紧贴学术前沿的提问,希望您继续关注这次的重大发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