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逢彬
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

我是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杨逢彬,如何用正确的姿势读《论语》,问我吧!

我是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杨逢彬,专事汉语言文字学,研究方向为历史语法学和古文字学,曾任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我的祖父是国学大师杨树达先生,堂伯父是文史名家杨伯峻先生,我由医转文,承续了家学,所著《殷墟甲骨刻辞词类研究》曾获第十一届王力语言学二等奖。
杨树达先生、杨伯峻先生注古书,之所以比同时代的学者注的更好,就是因为他们在运用传统方法的同时,加入了一些现代方法(例如语法学)的元素。
2016年初出版的《论语新注新译》,正是我较为全面地运用现代语言学,加上计算机检索技术,注释《论语》十一年的成果。注释《论语》一定要做穷尽性的研究。为了解释“揖让而升下而饮”的第二个“而”字,我搜遍《左传》《论语》《国语》《孟子》中五千七百三十六个“而”字。书中收录了考证《论语》疑难词句的论文162篇。
很多注古书的学者都会犯“以今律古”的通病,作为语言学家,就是要揭示语言的真实面貌。我们该如何正确注释《论语》,如何依托现代语言学的方法考释古籍,古汉语中有哪些容易被误解的疑难词句,欢迎提问!
思想 2017-03-3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10个回复 共76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杨老师读过唐汉著的《论语新解》吗?有何评价?

杨逢彬 2021-11-12

柒星2021-03-31

论语和资治通鉴哪个先读的好?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杨老师好,弃之如不克尽 中的不克尽是什么意思呢?

杨逢彬 2021-03-24

杨老师好,学生有一个问题,曾子之名“参”应读“can”还是“shen”?

杨逢彬 2021-03-2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

《家庭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家庭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所以,我认为家庭教育的核心价值观就是教育孩子如何做人,给孩子奠定一种好品格、好人格,这也是将来孩子幸福人生的基础。
 现在一些家长只看中孩子的学习成绩,把将来考上好的大学当作教育孩子的首要目标,盲目“内卷”“鸡娃”,将孩子弄得疲惫不堪,让亲子关系剑拔弩张,同时,自己也陷入“孩子为什么越来越不听话”“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优秀”的焦虑中,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家长没有正确的家庭教育观,没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孩子的根本目标,没有科学的育儿观,不懂得尊重孩子,不能认识到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学习成绩不是衡量孩子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
 作为家教工作者,首先就应该向家长传播正确的家教价值观,可列举身边成功及失败的教育案例,使家长认识相似的家庭环境,不同的教育观念,会产生不同的教育效果。培养学习型家长。家长教育观念跟不上时代发展,其原因是家长对孩子教育以及对教育形势缺乏了解造成的,因此,转变家庭教育观念的关键是培养学习型家长。向家长推荐有关孩子成长的书、专题片、亲子综艺节目;组织教育沙龙,和家长经常探讨孩子的教育问题,多种形式帮助家长转变观念,获得成长。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