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启汉

我是12岁的哈迷,关于《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一起聊聊吧!

我是哈迷姚启汉,今年12岁,读小学六年级。我通读《哈利·波特》系列多遍,J.K.罗琳写的几部衍生作品也都没落下,我还试着读英文原版,不过感觉太吃力,暂时放下了。除了爱书,还有一点让我兴奋不已,我和哈利·波特同一天生日,都是7月31日。此外,我所在的城市有个哈利·波特主题店“魂器”,这是我最喜欢逛的店之一。每次去,我都要点一杯黄油啤酒(调制而成,不含酒精),在那里呆一下午,感受满满的魔法气氛。如果你也喜欢哈利·波特,欢迎和我一起聊聊。
57
讨论 2017-03-24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75个回复 共7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哇哦,12岁,很棒!你在哪座城市?想去主题店!

姚启汉 2017-07-04

ʘᴗʘ2017-06-30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你是个好的读者

姚启汉 2017-06-3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swift2017-05-11

说真,还是书好看,最近在看英文原版,居然看的懂,还是挺好玩的

姚启汉 2017-06-27

请问,你如何看待斯内普这个角色

苍天在上 2017-05-15

这是个非常复杂的人物,实际上在《哈利波特》这一系列书里,很多人物都被塑造的很复杂丰富。
斯内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各方面的魔法天赋都很高,包括黑魔法,是个魔法天才,性格孤僻,也是个怪才,智商比较高。
他的卧底工作很成功,直到他死去伏地魔都不知道他的卧底身份,还很器重他(因为他能力强),也很信任他(是最早的一批追随者之一,而且还亲手杀了邓布利多),正因为此他为凤凰社成员们窃取了很多重要情报。他的工作比凤凰社的所有成员都危险(危险这一点是邓布利多亲口说的),而且也很孤独,因为必须要瞒着除校长外的所有人,很可能到最后也是以叛徒身份牺牲的,事实上,如果不是哈利带回了他的记忆,他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好处没有,名声也很差,从这个方面来说,他可以称得上伟大了。卧底有多难做,邓布利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以这个人情商也很高。
这家伙痴情的令人感动。本来他和莉莉是青梅竹马,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和莉莉产生了分歧,道不同不相为谋,后来他最讨厌的詹姆实际上扮演了第三者的角色,插足到两人中间把莉莉抢走了(反正在斯内普眼里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对詹姆可以说由讨厌升级为恨了,后来做了错事,试图借伏地魔的手除掉詹姆和哈利,但是当意识到这种行为威胁到了莉莉的安全时,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求邓布利多,莉莉死后,他为了莉莉,甘愿冒生命危险做卧底保护仇人的儿子。最后他的遗言最能体现出他的深情,只有三个字,看着我。我们都知道哈利有一双和他母亲一模一样的眼睛,所以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为了再看一眼所爱之人。临死之前还想着自己的恋人,其痴情程度可见一斑。
斯内普才华横溢,富有智慧,痴情,但是一生孤苦凄凉,最后惨死,结局悲凉。哈利的注视大概是最后的安慰了,不知道他最后是否感到了一丝轻松和欣慰,大概死亡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

目前市面上最优秀的拿破仑传记应该是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的《拿破仑大帝》(Napoleon the Great)。作者利用许多新发觉史料,以及自己的实地考察,颠 覆了许多过往的观点。应该是现阶段读者想了解拿破仑的入门之选。
此外,我还推荐乔治.勒菲弗尔(Georges Lefebvre)的《拿破仑时代》(Napoleon)和约翰.霍兰.罗斯(John Holland Rose)的《拿破仑一世传》(The Life of Napoleon I),虽然这两本都相对久远些。前者不能称之为一本传记,更像是一本时代史,其中文译名也恰恰突出了这点。而后则者是我本人的最爱。虽然老一辈的英国学者,对于拿破仑不免抱有些偏见,但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视角。更可贵的是罗斯基本上保持了一个史学家应有的公证,并认可了拿破仑的功绩,给了他十分恰当的评价,即便现在读来,仍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尽管遭受了惨重的失败,他在治理国家,焕发人民才智和运用战争艺术等方面,完全是超群绝伦,伟大之极。他的伟大,不但在于他那些最出色的业绩具有永恒的重要性,而更在于他在始创以至在完成所有这些业绩中投入了雄伟非凡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得遍布他后半生征途上的那些巍然屹立的纪念碑,虽然饱受狂风暴雨的摧残,却还是宏奇壮丽!屈处于奴役之下的民族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人类毕竟不以最高的荣誉授予那些谨小慎微、知难而退、毫无建树传于后世的庸碌之辈,而是把它授予胸怀大志、敢作敢为、功勋卓著,甚至在自己和千百万人同遭大祸之际还主宰着千万人之心的人。拿破仑就是这样一个奇迹创造者。这个驾驭法国革 命、改造了法国生活的人,这个给意大利、瑞士和德意志的新生活奠定了广泛而又深厚的基础的人,这个发起了十字军东征以来最伟大的行动、使西方势力滚滚冲入东方的人,这个最终把千万人的思念引向南大西洋那块孤独的岩石的人,必将永远立于人类历史上千古不朽者的最前列。”
此外,法国历史学家Patrice Gueniffey的《波拿巴》(Bonaparte: 1769–1802)会在晚些时候由后浪出版,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