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楠
哥大社工专业博士

我长期进行代际关系临床研究,成年子女如何跟父母相处,问我吧!

我们生而为人子女,但并不意味着天生就会做人子女,知道如何和父母相处。在成年之后,我们和父母的关系在微妙变化着,我们不再需要被原生家庭所局限,但是双方都对这种新变化感到不适:父母总是把我们当孩子一样魔性掌控,而我们也不知道对父母说什么,一说话就起争执,或者相顾两无言;我们对父母很关心,但是父母的执拗却让我们很担心;对于曾是决定一切的父母,我们很难鼓起勇气去谈自己的想法和决定;面对疾病衰弱的父母,我们无能为力,难以接受现状;甚至我们不知道怎么和父母一起面对生离死别。
我是姜楠,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工作博士,在老年心理健康,长期照护和代际关系临床研究方向工作六年了。我了解老化父母的感受和期待,在中国文化的大环境下,成年子女如何了解自己和父母的内心需求,重新梳理我们和父母的关系,探讨和父母相处的小技巧,问我吧!
234
焦点 2017-03-2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9个回复 共1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K2017-03-27

看了这么久的澎湃问答,你是回答最认真细致的,赞一个!

姜楠 2017-03-29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0

谢谢您的提问。实事求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或者由于跟中国有商务、经贸、、生意、教育往来,普通美国人是不会去关心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的防控经验和做法美国人是一无所知的,原因是很简单:我不关心,我不在意。美国无法像中国那样“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原因有四:
第一,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防控目标和策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依托中国举国优势,全国一盘棋,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医疗物资、消毒物资、生活物资和各种其他必需的紧急服务迅速向武汉、向湖北聚集,才有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人力物力保障和实现的可能。美国的疫情发展尽管很迅速,但美国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州都还没有达到像1月底武汉那样紧迫的程度,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还有后劲和余力,可以有效应对。
第二,美国的州跟中国的省是不一样的,美国联邦政府不能直接命令美国的州去做什么,只能向各州提供资金、医疗物质和技术支持和援助,帮助有紧迫需要的州渡过眼前的难关。目前各州州长抨击华盛顿不作为可以理解为美国式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尽可能多地争取联邦财政资金的支持和医疗防护物资的支援。
第三,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主要以私营企业为主,美国的医院、诊所、老年康复机构等医疗卫生提供方80%以上都是私营机构,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各州政府都不能未经正当程序直接征调和征用,除非“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明显的而现实的危险)。美国政府可以号召,但不能强制,目前美国的媒体也没有报道全美各地的医务人员驰援疫情严重城市的新闻报道,美国也没有出现举全国之力、举全州之力去做什么事情这样我们中国耳熟能详的行为模式。尽管3月18日特朗普援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国防生产法案)要求美国企业生产口罩、防护服、呼吸机、核酸试剂盒等医疗物资,但美国政府不能像二战时期那样实施军事管制经济。
第四,美国联邦政府目前疫情防控的首要目标是全力防范美国经济出现大规模衰退,美国金融市场出现暴跌,美国资本市场出现异常波动,美国企业部门和家庭部门出现债务违约和大规模失业现象。经济金融领域出现的危机是需要举全国之力应对的首要问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