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隆
荷兰莱顿大学博士生

我是莱顿大学Markus平台研发成员之一,如何用Markus进行数字人文研究,问我吧!

Markus(中文译名:码库思)是由荷兰莱顿大学魏希德(Hilde De Weerdt)教授主持研发的古籍半自动标记平台,平台网址为:http://dh.chinese-empires.eu/beta/。该平台既可自动标记古籍中出现的人名、地名、官名与时间,也可根据用户个人需要进行关键词标记;既可作为在线阅读平台,也可辅助生成数据库,是数字人文浪潮下出现的一款非常实用的数位工具。比如,对《本草纲目》感兴趣的朋友就可以使用Markus的关键词标记,Markus可以帮您标记出书中所有描述药物疗效、味道等的词汇,并将结果以Excel表格形式输出,供用户做进一步的分析。
我是魏希德老师指导的博士生,也有幸参与到了Markus研发项目。如果大家有兴趣具体了解Markus的使用方法,以及如何借助Markus进行数字人文研究,欢迎提问!谢谢~
86
思想 2017-03-3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个回复 共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相关话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3

我觉得最主要的差距是在意识方面。
我们这次泰国洞穴国际救援力量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派遣的力量,像美军的空中救援部队,简称PJ(Pararescue Jumpers),它是美国最强大的救援力量,是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之一,专司人道主义救援,称之为救特种部队的特种部队。我们跟他们是没法比了,不管从装备还是后勤保障上。他们的飞机可以直接从日本飞过来,由军机投送救援人员。但是在具体的技术上讲,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差,因为大家都是同一标准,同一套检验技术体系,比如说绳索的技术,潜水的技术是一样的。
所谓的意识方面差一些,我指的是有些方面我们会根据自己的习惯来处理,但他们更专业一些。我举个例子,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包括我们自己,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就会主动过去搭把手。但其实这样做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在某一天的救援中就出现过这种问题,在与其他国家救援队员合作时,我们队员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过去了。但是在之后的总结会上,就有他国救援人员提出来中国队员过来之后造成了困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们搞不清楚你过来要做什么。你站在这个位置就要做好你这个位置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想着是去搭把手获调整的话,那么整个节奏会被打乱。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就是这样,他们只做眼前的事,你那边再乱他们也不吭声不行动。只要在新的解决方案没有出来之前,他们绝不动。我们之前会觉得这是袖手旁观,但事实证明,只有这样效率才更高。
第二个意识就是他们只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坚决不去勉强。比如美国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救援力量,在这次泰国洞穴救援中,美国队也没有主动去承担水下最里面的救援工作。虽然每个美国救援队员都是最优秀的潜水队员,但在洞穴潜水方面他们并不是最有经验的,所带的装备也不是最适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停下来由更适合的人去做,而不是说我要做这里面更主要的,所谓的更核心的任务,看起来更牛的任务。他们没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而之前我们实际上会有。那么这次我们也体会并学会了这一点,其实这样才是最安全和最科学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