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杰
资深民航人士

讨论|关于美联航将旅客暴力赶下飞机事件,你怎么看?

4月9日,美联航一架从芝加哥飞往路易维尔的短途航班满仓后,还要搭载4名机务人员。最初,航空公司方面称,愿意赔付每人800美元(一年内有效的50美元美联航抵用券),让4位志愿乘客下机改签次日航班,无人让位后,航空公司表示将随机抽取4人。一名亚裔医生被抽中后表示,自己第二天要看诊病人,拒绝下机,结果被奥黑尔国际机场的警察强行拖离飞机,面部带血。
这起乘客遭到强制驱离下机的事件,引发网络热议,大批网友指责美联航手法粗暴。事发后,芝加哥当地一涉事警员更被停职接受调查。
我是从事民航业行业研究的林智杰,在航空公司工作多年,类似事件也是屡见不鲜。关于这一事件大家有何看法,关于航班超售乘客如何应对,欢迎一起讨论。
118
讨论 2017-04-11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96个回复 共13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那个医生为什么不起诉啊。

林智杰 2017-05-14

是越南裔?额…………没事了

林智杰 2017-04-1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3个回答

远方2017-04-12

美国人之间自己的内政,为什么要干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3个回答

林智杰 2017-04-1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林智杰 2017-04-11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超售可以说是民航业的惯例或是潜规则。目前航空公司普遍规定在起飞后仍然可以退票,经济舱全价票有时还能退95%的机票款。因此,为了防止有旅客买了票最后却没走,使得航班起飞时还有空座位白白虚耗。在旺季航班爆满时不仅会造成航空公司的收益损失,还会白白占用了其他旅客的出行机会。所以行业普遍都有超售。
回到本次美联航事件,有几个环节做得不好。一是超售问题没有在地面解决。一般超售问题都会在地面值机时解决,这样矛盾会小很多,非要到客舱里把人拉下来,问题就很难办。二是因临时加机组而拒载。一般超售都是卖的机票超出了飞机座位数,属于对旅客成行情况判断失误;而此次是因美联航临时要安排4名员工加机组以执飞其他航班而拒载,是算超售还是算因员工优先而剥夺旅客出行权利,还有疑问。但我个人倾向算作超售。三是拒载旅客怎么选出来的?如是以“拍卖”方式征集志愿者,那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没有足够的志愿者,要强制也行,必须要有非歧视性的原则,比如按值机办票顺序、按买票顺序、按折扣高低等等,都相对好接受。后续有报道说美联航是按购票顺序选的,但现场是否解释沟通到位,否则就很难让人信服。第四,警员执法是否过度?本次事件的导火索是旅客离开的方式,不是“请”出客舱、而是面有血迹生生“拖”出客舱,是否野蛮执法?过度执法?
超售是否合理,暂且不说。在超售情况下如何保障旅客权益,让旅客心满意足地改签、等待后续航班,才应该是最重要的事情。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4

在国际社会当中,日本一直努力构建所谓“正面”人设。看似遵守国际规则,维护国际正义,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过去几年间,日本多次因违反国际法原则被国际社会喊话。就以捕鲸为例,为了对抗国际社会压力,日本于2018年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此次排放核污水行为更是严重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防止倾倒废物及其他物质污染海洋的公约》《伦敦倾废公约》等对“海洋坏境”的相关规定。
规则在前,日本为何一意孤行?一方面,是其自认为仍可以欺世骗人。按照日本政府的说法,做出如此决定是“别无选择”。可如今的困局正是日本政府隐瞒核泄漏问题结出的恶果。事实上,在核污水排放的问题上,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已有过多次“不诚实”记录。在福岛核事故初期,日本政府谎称“影响有限”“善后处理进展顺利”,东电公司也早就知道堆芯熔毁,却频频隐瞒真相。如今问题积重难返,他们又想将老套路如法炮制一次。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政权更迭、奥运会停办等事件的冲击,日本正遭遇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困顿。数据显示,因疫情导致负债超过1千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3.3万元)而宣布破产的日本企业数量,已经达到600家。这种背景下,如何尽快甩掉核污水处理这个巨大包袱,也就成为日本政府铤而走险的动因。
生态环境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和资源,核污水排放的影响已经超出国界范围。对此,相关国际组织应该加大监督力度,督促日本定期公布核污水处理情况,组织国际调查团实地调研与监督,向全世界进行事实情况披露。更具体而言,把福岛核污水处理议题纳入到联合国、G20等多边机制的议程中来,激发各界群体对该问题的关注力度,形成更广泛的全球共识,谋求更权威的解决方案。

14

在国际社会当中,日本一直努力构建所谓“正面”人设。看似遵守国际规则,维护国际正义,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过去几年间,日本多次因违反国际法原则被国际社会喊话。就以捕鲸为例,为了对抗国际社会压力,日本于2018年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此次排放核污水行为更是严重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防止倾倒废物及其他物质污染海洋的公约》《伦敦倾废公约》等对“海洋坏境”的相关规定。
规则在前,日本为何一意孤行?一方面,是其自认为仍可以欺世骗人。按照日本政府的说法,做出如此决定是“别无选择”。可如今的困局正是日本政府隐瞒核泄漏问题结出的恶果。事实上,在核污水排放的问题上,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已有过多次“不诚实”记录。在福岛核事故初期,日本政府谎称“影响有限”“善后处理进展顺利”,东电公司也早就知道堆芯熔毁,却频频隐瞒真相。如今问题积重难返,他们又想将老套路如法炮制一次。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政权更迭、奥运会停办等事件的冲击,日本正遭遇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困顿。数据显示,因疫情导致负债超过1千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3.3万元)而宣布破产的日本企业数量,已经达到600家。这种背景下,如何尽快甩掉核污水处理这个巨大包袱,也就成为日本政府铤而走险的动因。
生态环境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和资源,核污水排放的影响已经超出国界范围。对此,相关国际组织应该加大监督力度,督促日本定期公布核污水处理情况,组织国际调查团实地调研与监督,向全世界进行事实情况披露。更具体而言,把福岛核污水处理议题纳入到联合国、G20等多边机制的议程中来,激发各界群体对该问题的关注力度,形成更广泛的全球共识,谋求更权威的解决方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