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文

我是青龙镇考古队执行领队王建文,关于青龙镇遗址的考古发掘,问我吧!

青龙镇遗址位于今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据明正德《松江府志》记:“青龙镇在青龙江上,天宝五年(746)置”。尽管具体置镇年代尚有争议,但称“上海第一镇”可谓名副其实。唐宋时期,青龙镇是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被称为“东南巨镇”,但随着水道变迁,古镇逐渐衰落,以至于到了近代湮没无闻。
上世纪八十年代,青龙村在开挖窑河时,发现了数口唐代水井,出土了有异域风格的长沙窑执壶。2010年,上海博物馆组成青龙镇考古队,开始有计划地发掘青龙镇遗址。随着各类遗迹及大量陶瓷器的发现,这座千年古镇的面貌也日渐清晰。青龙镇遗址获评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未来,我们还将继续青龙镇的考古发掘。关于青龙镇遗址,关于这座千年古港的变迁,欢迎提问。
88
焦点 2017-04-18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7个回复 共2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王建文 2017-04-18

青龙镇据沪渎之口,“沪渎”即是吴淞江下游的一段的称谓。简单的讲,青龙镇的兴衰和吴淞江的淤塞缩窄密切相关,而吴淞江的变迁又是和太湖流域的水系变迁及上海地区海岸线的东移有着密切的关系。吴淞江是太湖的主要泄水通道,而关于太湖的成因,现在学术界仍没有定论,根据考古发现来看,其大部分成湖时间不会太长。恰巧我本人是参加了2016年11月份的太湖水下考古调查,亲自下水探摸过。太湖平均水深也就2.5米左右,湖底非常平缓,是黄土硬泥底,这黄土地层与金坛、常州一带地面所出露的黄土是连成一片的。在太湖中部的大雷山,现在是一个面积大约只有几千平方米的小山,我们调查时在山顶还采集到新时期时代的夹砂红陶,约为崧泽文化时期的陶片,这就说明在距今约5000多年的崧泽文化时期,太湖中部的大雷山周边区域还是陆地。
《禹贡》载:“三江既入,震泽(太湖)底定”,三江即太湖水自三江口分流向东入海的为松江,向东北入长江的娄江和向东南入杭州湾的东江。东江至唐代已经湮灭;娄江大部分淤塞,后在旧道开通为运河。于是吴淞江变成太湖的主要泄水通道。 但由于吴淞江流经区域地势平坦,泄水不畅,加之潮流、冈身以及海平面上升等三个制约因素,造成泥沙在吴淞江沿程大量沉积,导致河曲的普遍发育。吴淞江的吴淞江的
吴淞江的弯曲发育,反过又加快了河道的淤塞,以至于从宋到元,治理吴淞江是浙东水利的一个主要工程之一。吴淞江的淤塞是长江三角洲地貌发育不可逆的过程。元代青龙镇人任仁发在吴淞江支流修建了6座水闸,用来治理吴淞江,其中的一座已经被考古发现,即是普陀区志丹苑元代水闸遗址。这座水闸使用了几十年就废弃了,也从侧面反映了地貌环境的发育并非人力所能改变。文献记载唐代吴淞江宽20里,至宋代缩到9里、5里,至元代只有1里,淤塞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文献也有很多关于治理吴淞江的记载,此处就不一一详细引用。河道淤塞导致海船无法直接到达青龙镇进行贸易,于是青龙镇就逐渐衰落了。具体可以参考复旦大学史地所的几位先生写的文章,邹逸麟《青龙镇兴衰考辨》,张修桂《青龙江演变的历史过程》,发表在《历史地理研究》二十二辑上。因今天一直在高铁上,手机打字很慢,回复速度比较慢,请见谅。

echo2017-04-18

青龙镇目前挖掘的最有价值文物是什么?主要有哪些文物?

王建文 2017-04-18

一般来讲,文物具有历史、艺术与科学等多重价值,这些价值共存于一体,难以分割。但就某具体某一件文物来讲,这些价值不一定都具备。比如一粒碳化的植物种子,也许并不美观,但在某种植物起源上也许具有非常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作为考古工作者来说,我们更关注的是文物背后所携带的信息,对于重建历史所能起到的作用,艺术价值相对来说处于次要的位置。当然,如果一件文物,这几样价值都具备,那是最好的了。青龙镇遗址经过六年来的发掘,出土了数十万片来自全国各地窑口的陶瓷器,描绘了一幅唐宋时期青龙镇与中国各地乃至世界上多个地方贸易来往的广阔的画面。发掘同时还采集了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在实验室进行科学鉴定与研究。因此,作为一线的考古工作者,这些都是我们亲手挖出来的,我们对这些文物都有感情,其背后的信息对我们都是同样重要的,很难说哪一件最有价值。如果你说哪一件文物印象比较深刻,我可以说是三面出土于水井底部的铜镜,这是2012年12月底出土的。这口井深4.5米,直径只有70厘米,是我下到井底发掘出来的。那一年天气非常寒冷,大约是零度左右。井底下在不停的冒水,每隔几分钟就要打一次水,而且空间狭小,只能半蹲着把泥巴吊上去,然后露出文物。考古发掘遇到水井,不管多深,我们都要想尽办法挖到底,因为文物一般都在井底。尽管非常辛苦,但是发现文物还是很兴奋。当时从井底上来后,衣服都湿了,身上都是泥浆,洗了十几遍才洗干净。这三面铜镜,有两面现在正在上海博物馆四楼“千年古港”的展厅里展出。铜镜直径28厘米,纹饰主题为两只鹦鹉展翅高飞,嘴衔折枝花卉,爪撅蓓蕾花绶带,寓意吉祥。类似纹样的铜镜,在青浦香花桥街道、浙江绍兴博物馆、日本三佛寺、印尼爪哇印坦乘船都有发现,直径与纹饰主题基本一样,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发现,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也希望大家共同来探讨。

请问,考古工作耗费的资金,我国每年有多少?

王建文 2017-04-21

请问,目前有出土题记,墓志等文物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大学中文系,一般以汉语言文学为主要研究科目。不是说,凡中文系出身或在大学中文系教书的人,不可以学习、研究建筑。本人的学习、教学与研究,分易 学、巫 学与美学;中国 佛 教美学;中国美学史;中国建筑美学四类。本人主要的时间、精力与成果,集中于前三类。就建筑美学而言,迄今出版小书10种(包括最近所出版的《建筑中国: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建筑美学》(1987)《中华文化中的建筑美》(198 9)二书,是国内最早出版的关于建筑美学、中国建筑美学的学术著述,1993年,在中国台 湾出版繁体直排本。
你问我为什么研究建筑,一句话:出于个人的强烈兴趣。兴趣与执著,是人世间最好的导师。建筑与文学艺术,反差很大。从其精神层面看,两者是相通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写在书页里,伟大的建筑,“写”在大地上。建筑,是展现于大地的一部“大书”。法国作家雨果说过这样的话,当世界已经沉默的时候,建筑还在无声地“歌唱”。建筑时空意象的精神意蕴,在于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大地文化、大地哲学与大地美学。文学艺术意象所具有的认知、审美与崇拜性 功能,建筑的时空意象一点儿也不缺乏。努力沉潜于文学、美学或建筑美学的研究领域,从容含玩,敬畏学术,都可以安顿自己的精神生命。
本人学习、研究建筑文化与美学,还有属于个人经历上的原因。这里,请允许我引录拙著《中国建筑艺术论·后记》(2006)的一段话:“我走上研究中国建筑文化之路,与杨敏芝直接有关。她研究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记得二十余年前初次结识时,她说要向我从习文学,我便随口说:‘那我也来向你学习建筑吧。’岂料,就是这么一句平常的话,成了我一生的信言。我因此读了不少古今中外有关建筑文化的书。相信读者诸君不会笑我如此愿在一棵树上吊 死的生活态度。”我与杨敏芝结婚于1981年。至今她已病 故20年了。她生前,为上海高等教育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院总建筑师和院 党 组织一把手。

32

比方将一张A4纸对折,所留下的折痕,便是纸的中 轴 线。
中国古代风 水学关于建筑平面的基本模式为二,原于《周 易》先天与后天八 卦方位说。“先天”: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兑东南;“后天”:离南,坎北,震东,兑西,东北艮,西南坤,西北乾,东南巽。“先天”的乾、坤、离、坎,为四正 卦 方位。从南乾到北坤,实际上是整个明清北京的中 轴线,同时是明清紫 禁 城的中轴线,坐落于太 和 殿中 央的皇 帝宝座,也安置在这一中 轴线上。北京紫 禁城的中 轴线,确是出于风 水的考虑。
这一中 轴线的规划、设计和营造,实际由一条从南到北,许多对称而井井有序的建筑序列来体现的。这便是:正 阳门、天 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门、乾清宫、坤宁门、坤宁宫,到神武门。将这一系列建筑的中点,连成一条从南至北的直线,则便是北京城池的中轴。这一中轴配以左右对称的平面格局,使得整座明清北京紫禁城,呈现出群体组合的建筑、道路与大型庭院等因素的严正、规矩、有序与大气的风格,象征皇 家政治及其伦理等级的恢弘而神圣、严肃而严厉的风格。可见,紫禁城中轴线的设置,不仅仅是风 水上的考虑。除此,还有与风水相谐的家国、朝 廷最高 意 识 形 态 上的考虑。

17

据蒋玄佁先生(已故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画家、琉璃文化研究学者)《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所引,梁思成、刘致平编《琉璃瓦》指出:“琉璃,在中国,到汉代尚极珍贵,其用于屋顶,也许始于北魏。”据《魏书》载,有西域大月氏国商人,携小型琉璃制品来华销售,尔后中国得以仿造。《中国古代玻璃研究》又引章鸿钊《石雅》说:“中国琉璃最早系由东罗马传入,到北魏开始自己制造。”《琉璃考释》称,琉璃者,原称“璧流离”,梵语曰Vaidurya,中国古时未见,“是斯物之入,当自汉始。”李乔苹《中国化学史》云:“西方琉璃输入,是自大月氏琉璃后,在广东仿造。实际上琉璃输入是汉开始,无疑是在六朝至隋的时间内制造。”
诸说有所不一,颇为一致的,以为琉璃本为“舶来”,大约汉时传入,始造于北魏。
《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责编张翠“编者注”云:“琉璃,最早是中国古代对玻璃的一种称谓。一般以为,琉璃是一种人造水晶玻璃,因其对光的折射率高,呈现为晶莹剔透的效果,古人以之为贵重的艺术品。”“琉璃应是玻璃的一个种类,其范畴远较玻璃为小。”
宋李诫《营造法式》云:“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天工开物》记载如何烧制琉璃:琉璃成坯。置窑内烧造而成。“成色以无名异、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赭石、松香、蒲草等染黄,再入别窑,减杀薪火,逼成琉璃色。”琉璃瓦等,一般为黄、绿、蓝、黑四色,成为旧时中国政治、伦理高品位建筑的标志性瓦作。皇家宫殿、陵寝或一些官宦高等建筑,一般以琉璃瓦覆顶。黄色琉璃瓦,为皇家建筑所专用。明清北京紫禁城(现北京故宫)的覆瓦,为一大片黄色琉璃瓦阵。黄色为帝王宫殿、陵寝、皇家庙宇等施用的专色,但不等于一切皇家建筑,一律都用黄色琉璃,北京天坛的祈年殿,为蓝色琉璃瓦覆顶。有些为帝王、朝廷所钦定的建筑,如山东曲阜孔庙大成殿的瓦顶,为黄色琉璃。
中国古代土木建筑,以地基、立柱与梁架为承重构件。琉璃瓦覆以屋顶,并非承重构件,其对于建筑物的牢固程度而言,一般没有影响。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