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

我们是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关于防汛抗旱防台风的相关知识,问吧!

不久前,水利部、教育部、共青团中央联合启动“全国防汛抗旱知识大赛”,希望通过线上有奖问答的方式,普及防汛抗旱以及防台风的相关知识,提升社会公众防灾避险的意识与能力。
“古语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当下正值主汛期,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作为此次知识大赛的承办方之一,希望能在这里为大家了解防汛抗旱防台风的相关知识提供帮助。请大家踊跃提问吧!
191
焦点 2017-06-05 已关闭提问
52个回复 共6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 2017-07-02

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

你说的险情应该叫管涌和流土,怎么处置,可以上网百度一下。
九八大水期间的新闻报道,使全国人民学会了一个水利名词:管涌。对付管涌主要是上堵下排。
上游能找到漏水孔洞的话就堵住。这是治本之术。
下游要做个养水盆儿,让水盆里的水位与上游侧水位一样高,这样管涌通道当中的水就流不动了。这可以叫“以水止水”。养水盆当中还要做反滤层,就是在底下铺细沙、草席,中间铺粗砂、柳枝,最上面铺块石或者是沙袋。
流土和管涌差不多,不同之处是出口被黏土盖住了,出不来水,也出不来气儿,形成了大气包,一旦被顶破就会不可收拾,非常危险。对付流土,主要是用钢钎当针给气包“放血”减压,让水能流出来,但是一定要注意:“放血”之前,必须先蒙几层防止溅血的“纱布”,就是稻草啊,柳枝啊这些东西构成的防护层。气包捅破之后,就变成管涌了,继续做养水盆儿,OK。至于上游侧,也是尽早堵住漏洞。
这些是上学的时候老师教的,记得模模糊糊,不一定对,仅供你参考。希望你向老工程师和老河工请教后再转告我们。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现在为什么那么多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灾情?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Mhmd2017-06-08

今年雨水来得早,雨量又偏大,应该早做应对。

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 2017-06-1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8

很多支持纸质书的观点,重要论据都是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因为手握一卷,可以闻到淡淡的墨香,可以摩挲纸的质感。这种体验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数字原住民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种体验。因为数字阅读带来的轻便、互动、参见与链接的便捷,以及数字阅读与音频视频的融合全然是另外一种体验,这两种体验没有可比性——不是说一种体验高于另一种体验,而是这两种体验基本上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可比较。也因此,这些论据支持性不强。
纸质书的长期存在,有其内在的逻辑。我认为是时间上的共时性、空间上的延展性以及形式上的工艺性。
共时性体现在读者可以同时打开一本书的多个页面前后翻看或比对,也可以打开多本图书,切换页面的方便程度远远大于电脑屏幕——事实上无所谓切换,人看纸质书的时候视野是很广阔的。虽然电脑上我们也可以同时打开多个窗口,还可以进行某些文档的精确比对,但是切换和比对的直观程度却低了很多。共时功能在现实生活中是经常要用到的。比如一本小说,看了开头有时按捺不住,想翻翻后面的进展,看到后面有时想想翻翻前面的伏笔。我想大家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一本书打开两三个地方,前后翻看。一直使用Kindle的朋友知道,Kindle的功能设置一开始是不方便前后翻页浏览的,现在可以实现,但还是没有纸质书方便。当然,电脑也可以开多个窗口并同时呈现,但自由程度远不及目光扫来扫去。我甚至有时在处理多个文档的时候开两台电脑,一台用于直观呈现需要的文档,一台用于开多个文件切换窗口拷贝粘贴。
延展性体现在纸媒介在空间上没有太大的局限。电脑屏幕再大,面积还是受限。它基本不能呈现对开报纸的版面,也就表达不了版面设计所传达的意味,表达不了大幅图片又或大字标题所提供的冲击力。当然,数字媒体可以通过动画、音响效果等另外的方式表达冲击力,我不是比较两者的高下,只是想说明,纸媒体,至少在目前有无可替代的地方。又比如地图,当然数字地图提供了检索、设计线路等传统地图前所未有的便利,但是它无法展开为大尺寸。随着导航越来越智能,开车的人基本都不看地图了,也越来越不认识路。导航永远只提供前方,而大地图同时呈现全局和细节,俯瞰视角所提供的全局观和方向感,是数字地图无法替代的。但像我这样有看地图癖好的人可能不多,地图濒危似乎已经实锤了。另外我见过一幅“古典音乐大师”示意图。该图用树的形式展示了古典音乐各大师之间的流派、师承关系。这种结构也是电脑屏幕很难呈现的。
共时性和延展性是纸媒介不同于数字媒体的最内在的两个特点。两个特性在一定前提下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发生重大新闻事件后,常有人比对各大报的头版,这个时候几张报纸一摊,看得清清楚楚。纸媒体的这种便利,既可以从共时的角度也可以从延展的角度去理解。
从外在的方面看,纸媒介还有工艺性。这个很容易理解,比如一件艺术品,看原作、看仿作和看印刷品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出版界有“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入选作品,件件都可称为艺术品,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我个人猜测,随着数字媒体的发展,纸质书的工艺性会越来越强,成为既可以阅读又可以把玩的艺术品。
2015年2月27日澎湃发表过一篇文章“为什么伴随电子阅读器长大的00后更爱纸质书?对,你没看错”,讨论到记忆方式。电子书的呈现是流式,内容在屏幕上的呈现可能是千变万化的。但纸质书内容的出现是在固定的地方,版面设计本身也能传递更多的信息。读者的记忆,除了内容本身以外,还有位置、呈现方式等其他信息,这种认知也是更加直观的。似有研究表明,位置等附加信息有助于理解与记忆。
所以纸质书有没有未来,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