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颐
星空摄影师

我是一名90后职业星空摄影师,关于我的“追星”之旅,问我吧!

我是职业星空摄影师叶梓颐,成为职业星空摄影师以来,我每年有半年时间在旅行,大多都是在追逐特殊天象的路上。我为拍摄日环食,去了肯尼亚。为了拍摄极光,又到了北极圈,在那2次掉下雪洞、11次滑倒,还曾背着50多斤的相机和帐篷手脚并用抵达垂直高度604米的挪威布道岩。
我在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拍摄的星空图,被NASA的天文每日一图(APOD)选中,还曾获得“地球与天空”国际摄影大赛“夜空之美”组冠军,也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女性。
很多人问我,拍摄星空是一件浪漫的事儿吗?我觉得自己已经浪地收不回来了!今年8月,我又追到美国去拍摄超级日全食,为了选择最佳观测点,我与同伴反复琢磨细节到凌晨三点。关于星空摄影、天文科普与这次美国的超级日全食,欢迎大家一起聊聊。
66
品位 2017-08-17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3个回复 共8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好美!小白求教程

叶梓颐 2017-08-23

2017-08-18

为什么用手机拍摄不了星空?

还想问d750跟d800差距大吗?价格差5000块钱。

叶梓颐 2017-08-23

2017-08-17

如何系统学习星空摄影知识。

叶梓颐 2017-08-23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1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