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
媒体人

我是杨澜,人工智能是一面反光镜吗,问吧!

大家好,我是杨澜。2016年,我和小伙伴历时一年,跑了五个国家二十多座城市,采访了三十多个顶尖实验室及研究机构八十多位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这趟旅程,我们累积了16T,共计150小时的素材,在剪辑纪录片的过程中,我回味和沉浸其中,那么多素材,那么多人物,那么多故事,让我决定将这趟旅程诉诸笔端。所以我的第一部跨界写作图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与大家见面了。
我既非科技大咖,也非商业巨子,希望可以从亲身采访体验的角度,告诉你一个“接地气”“有温度”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就像一面反光镜,照见人类智慧的神奇,放大人类社会的善恶。我们创造了人工智能,在它们的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希望、想象和恐惧,以及我们与这个世界相处的另一种可能性。欢迎提问,与大家聊聊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
220
探索 2017-08-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15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杨澜 2017-09-19

人机共存、人机协作,是大家比较看好的未来。至于人机融合,比如把芯片植入人体,或者把人的智能都植入到机器上,目前还是有很多困难的,但不妨作为一个科幻的想象吧,大家可以去展开自己想象的空间。
我采访了世界上第一个“带着芯片行走的人”,一位来自英国的科学家凯文·沃里克。他将芯片植入自己手臂,作为实验的一部分,他也为妻子植入了芯片电极,夫妻俩大脑连接。当妻子攥紧拳头时,沃里克的大脑就会接收到脉冲电流,这种电流被他描述为“一种在我们的神经系统之间非常基本的电报形式的沟通”。我当时问他,你确定自己那么想了解另一半的每一种想法吗?因为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也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沃里克坦言,妻子无法从伦理上认同丈夫的“疯狂”行为,伦理问题的确是科学发展绕不开的核心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像沃里克这样的科学家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也许科技的魅力就在于,它真的让我们一步步将科幻小说变成了现实,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以开放、诚实的态度,去拥抱一个不可能一成不变的未来。
再说说人工智能翻译系统。每当我们出国旅行、点菜问路时,都可以很好地得到人工智能的帮助。在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时,如果能使用对方的语言,是一种很快建立起信任、树立良好印象的方法。当你能说另外一种语言的时候,你可以跟他的情感有交流,而不仅仅是完成功能性的翻译。此外,有研究表明,外语的学习对自身语言功能和智能的发育很有好处,特别是孩子,能学习两三种语言,对他整个的智能发展是有帮助的。

2017-08-19

您好,在哪能看到这部纪录片?

请给人工智能下个定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