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脚潘
康复运动达人

我是独脚潘,关于康复训练和越野徒步赛事的问题,问我吧!

艰难的徒步赛事,一条腿行走的荷尔蒙,这个困难本来就像一枚勋章一样。
我叫潘俊帆,大家都叫我“独脚潘”,因为我只有一只脚。2015年3月份时候,因为那时候我自己在创业,连续熬几个通宵,非常疲劳,凌晨时候开车出门撞上了护栏就失去了右小腿,之后几天我就开始做康复训练,为了更好地康复,我用了1年时间系统健身。在我两条腿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行走是多么珍贵而愉快的一件事,所以我慢慢喜欢上了徒步。
徒步的过程中,视野开阔了,在2016年上半年我徒步去了戈壁,下半年又去了黄山,山峰和戈壁对于我来说是两种挑战,戈壁是因为它的气候和比较恶劣的那种无人区环境,山峰对我来讲,更多的挑战来自上山下山的体能消耗,以及下山时对残肢末端以及膝盖的冲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受伤,每隔几公里的时候我就需要停下来重新安装假肢,再重新出发,就这样成为第一位完赛108公里戈壁徒步的截肢者。平时我从来不会回避大家问我关于假肢的问题,如果有关康复训练,以及越野徒步赛事相关话题,都可以与我讨论。
35
运动 2017-08-2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1个回复 共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JYC_2017-08-30

第几课

独脚潘 2017-08-31

独脚潘 2017-08-26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蒂姆2017-08-25

我跑步得了膝盖滑膜炎,大神支点招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oppose2017-08-25

说起徒步赛事,我更关心您的家庭和生活问题。祝您家庭和睦,身体健康!

独脚潘 2017-08-2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3

自杀意念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范围,一边有很多人都常常想到说“唉,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但这些想法通常非常短暂,也不影响之后的活动。另一个极端,也有些自杀意念持续时间长、痛苦程度和绝望感严重、被动性明显,感到失控且无法摆脱,同时伴有具体的自杀计划,也无法看到积极的因素:比如还想做的事情、实现的目标、维系的关系等等。这样的状况通常都伴有生理基础的变化,是一定需要寻求专业干预的。建议你和监护人一起前往当地精神卫生中心或是三级甲等医院的精神科/心理科进行更详细深入的评估诊断,以确保获得及时的治疗。
另一方面,包括像你描述的自残行为、进食行为特点等等,建议你找到合适的辩证行为疗法或是精神动力疗法的心理咨询师进行调整。这类特质要完全通过自我调整来改变是特别困难的,这背后不仅是行为习惯的改变而是人格特质的调整。但人格特质的形成和维系不是一朝一夕的,而你现处的家庭和社会环境本身也是问题维持机制的一部分。
但我也非常理解你的现实困难,包括金钱的、监护的等等。我最建议的还是通过你自己、老师、或是其他你信任的权威的长辈来和你父母沟通,确保你能及时就医或接受心理咨询,获得及时有效的帮助。一样是有生理基础的疾病,通常如果遇到家人检查出癌细胞了都是巴不得找到权威的医生尽快治疗。不会有人还反过来指责“你的白细胞抗压能力怎么这么差!”但很遗憾,这是心理问题面对的现实障碍。
我希望你一定在尝试就医/心理咨询了之后,再结合自我调整。
最核心的调整信念其实是你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你自己的身份认同并不需要建立在其他人或是外在的事物上。建议你可以尝试罗列所有你对自己的评价,然后从中找出积极的或中立的评价,再找出所有的事实性支撑依据(可以是发生过的事件,或是说过的话等等)。而对世界的理解也不需要是非黑即白且稳定不变的,而是好坏共存且动态变化的。这些如果有专业心理咨询师协助会更为有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