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脚潘
康复运动达人

我是独脚潘,关于康复训练和越野徒步赛事的问题,问我吧!

艰难的徒步赛事,一条腿行走的荷尔蒙,这个困难本来就像一枚勋章一样。
我叫潘俊帆,大家都叫我“独脚潘”,因为我只有一只脚。2015年3月份时候,因为那时候我自己在创业,连续熬几个通宵,非常疲劳,凌晨时候开车出门撞上了护栏就失去了右小腿,之后几天我就开始做康复训练,为了更好地康复,我用了1年时间系统健身。在我两条腿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行走是多么珍贵而愉快的一件事,所以我慢慢喜欢上了徒步。
徒步的过程中,视野开阔了,在2016年上半年我徒步去了戈壁,下半年又去了黄山,山峰和戈壁对于我来说是两种挑战,戈壁是因为它的气候和比较恶劣的那种无人区环境,山峰对我来讲,更多的挑战来自上山下山的体能消耗,以及下山时对残肢末端以及膝盖的冲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受伤,每隔几公里的时候我就需要停下来重新安装假肢,再重新出发,就这样成为第一位完赛108公里戈壁徒步的截肢者。平时我从来不会回避大家问我关于假肢的问题,如果有关康复训练,以及越野徒步赛事相关话题,都可以与我讨论。
35
运动 2017-08-2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1个回复 共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JYC_2017-08-30

第几课

独脚潘 2017-08-31

独脚潘 2017-08-26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蒂姆2017-08-25

我跑步得了膝盖滑膜炎,大神支点招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oppose2017-08-25

说起徒步赛事,我更关心您的家庭和生活问题。祝您家庭和睦,身体健康!

独脚潘 2017-08-2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