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伦

我是孙中伦,大三时休学回国,这段边打工边游历的生活,问我吧!

我是《回来》的作者孙中伦,2015年夏天,在美国上大三的我决定中断学业,回中国打工。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我去到东莞、大理、定西、苏州、北京、成都,做过流水线工人、民宿招待、初中老师、新媒体编辑、寺庙居士、漆器厂学徒,一边游荡一边工作。
之所以在那个时候休学,其实是遭遇了“存在危机”,就回国了。这一年里,在参与普通生活的同时,追寻文学,是我对自己的期待。2017年7月,我的新书《回来》出版,记录了我这一年的所思所为,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现在,我已从美国波莫纳学院毕业,准备去剑桥大学攻读社会人类学。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87
教育 2017-09-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6个回复 共22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Mr. Y2017-09-13

此发言已被用户删除

孙中伦 2017-09-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9个回答

a or b2017-09-13

边游荡边工作让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您好,感谢您的提问。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楼中一位ID是“存在就是理由”的网友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您的问题所提及的男性和女性追星行为差异,也是我们在研究中感兴趣的部分。根据我们的观察认为:首先,男性和女性在“追星”这件事情上,“曝光”的意愿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女性似乎在互联网空间,对真人偶像明星更容易表达出喜爱之情。并且更加愿意组成群体、共同完成某种追星的协作。这就成为了咱们说的“饭圈”。
而男性并非不“追星”。根据我们的了解,男性往往较少向外表达自我对真实的女/男明星单纯的喜爱。这于社会中对男性的身份、气质角色定位有很大关系。或者更加直接的说,男性也追真人明星,但他们会淡化这种“追星”的情感和行为,因为社会霸权的男性气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要求,“追星”可能会损耗这种气质。
那么为何男性更多的追求虚拟女性偶像?我个人认为,这种圈层更加的小众、隐秘,也就是说他们极少在特别公开的大众平台上进行讨论。另外,和技术、电子竞技、虚拟仿真等前沿技术有所结合,也增强了“男性追星”的合理性。
您的观察非常有意义!总得一句话来说,追星中也有“等级秩序”,而这种秩序在男女的追星习惯中也有集中的表现。
欢迎继续交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