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松
律师

我是刘昌松律师,WePhone开发者自杀事件所涉法律问题,问我吧!

日前,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跳楼自杀一事引发很多法律方面的思考。据悉,苏享茂与其前妻翟某某,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相识,6月7日领证结婚,7月18日办理协议离婚手续,9月7日跳楼身亡。自杀前一天,苏享茂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写道:“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某欣给逼死了。”
我是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律所主任,法学硕士,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法学系兼职担任硕士导师。主要办理刑事辩护和代理案件,也兼做民事、行政诉讼代理和非讼法律服务业务。欢迎大家就苏享茂跳楼死亡事件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与我互动交流。比如,WePhone是否构成非法经营?女方是否构成敲诈勒索?世纪佳缘对女方资料审核不实,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翟在离婚后催其还款,是否构成骚扰?都可以跟我聊聊。
137
法律 2017-09-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1个回复 共8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个人认为是男的性格有缺陷……女方对财产要求很普遍

刘昌松 2017-09-1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6个回答

Lxx2017-09-13

如果苏真的偷税漏税,那翟还构成敲诈勒索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0

谢谢您的提问。实事求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或者由于跟中国有商务、经贸、、生意、教育往来,普通美国人是不会去关心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的防控经验和做法美国人是一无所知的,原因是很简单:我不关心,我不在意。美国无法像中国那样“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原因有四:
第一,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防控目标和策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依托中国举国优势,全国一盘棋,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医疗物资、消毒物资、生活物资和各种其他必需的紧急服务迅速向武汉、向湖北聚集,才有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人力物力保障和实现的可能。美国的疫情发展尽管很迅速,但美国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州都还没有达到像1月底武汉那样紧迫的程度,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还有后劲和余力,可以有效应对。
第二,美国的州跟中国的省是不一样的,美国联邦政府不能直接命令美国的州去做什么,只能向各州提供资金、医疗物质和技术支持和援助,帮助有紧迫需要的州渡过眼前的难关。目前各州州长抨击华盛顿不作为可以理解为美国式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尽可能多地争取联邦财政资金的支持和医疗防护物资的支援。
第三,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主要以私营企业为主,美国的医院、诊所、老年康复机构等医疗卫生提供方80%以上都是私营机构,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各州政府都不能未经正当程序直接征调和征用,除非“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明显的而现实的危险)。美国政府可以号召,但不能强制,目前美国的媒体也没有报道全美各地的医务人员驰援疫情严重城市的新闻报道,美国也没有出现举全国之力、举全州之力去做什么事情这样我们中国耳熟能详的行为模式。尽管3月18日特朗普援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国防生产法案)要求美国企业生产口罩、防护服、呼吸机、核酸试剂盒等医疗物资,但美国政府不能像二战时期那样实施军事管制经济。
第四,美国联邦政府目前疫情防控的首要目标是全力防范美国经济出现大规模衰退,美国金融市场出现暴跌,美国资本市场出现异常波动,美国企业部门和家庭部门出现债务违约和大规模失业现象。经济金融领域出现的危机是需要举全国之力应对的首要问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