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
当代艺术家

我是蔡国强,关于我的焰火“天梯”和艺术,问我吧!

大家好,我是蔡国强。57年出生在福建泉州的一个小岛上,早年在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学习。出于对火药的敬意,在日本生活的9年间,我一直在摸索火药的特性,在世界“点火”,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焰火“大脚印”,2014年“APEC会议”烟花,黄浦江畔“九级浪”。然而失败的作品就像无缘的梦中情人,在2015年6月,我终于把屡遭挫折的“天梯”升空,作为献给奶奶和家乡的礼物。“天梯”象征着我的童年对宇宙和自然的好奇心,它很简单,很单纯,但又很有力量。
很感谢《天梯:蔡国强的艺术》这部纪录片,它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有另外的可能,也看到了中国艺术家和别的地方艺术家也是一样的,他们有情感,有爱,对故乡对自己家人对艺术有自己的爱。关于这部电影,关于我的艺术怎么样,问吧!
205
文艺 2017-09-24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5个回复 共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您最想带给大家的那种“看不见的力量”是指什么?

蔡国强 2017-09-24

蔡国强

这个我都要想一想…就是你敬畏的,而且是在你和观众之间都存在的,能够跟你所敬畏的力量打通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