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
戏剧人

我是戏剧人安妮,关于新媒体时代下的戏剧行业,问我吧!

我是安妮,戏剧垂直媒体“安妮看戏wowtheatre”主编,一个泡在剧场里的人。在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专业就读时,承蒙师友关爱开始尝试戏剧制作人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参与制作的戏剧作品受邀参加日本横滨TPAM艺术节、台北艺术节、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上海ACT当代戏剧节、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江苏原创小剧场戏剧双年展等。
在制作人身份之外,我也一直试图寻找戏剧评论的可行之道。我的戏剧评论及行业观察文章散见于《新剧本》《上海戏剧》《广东艺术》《人民日报》《国家大剧院》等刊物。作为剧评品牌“观剧评审团”发起人之一,持续探索新媒体与当代语境下的剧评空间,并致力于为华语戏剧评论人搭建剧评平台。
我一直觉得,戏剧行业缺乏从业者与观众对话的纽带。在这里,你可以问我一些关于戏剧行业的门道,比如如何评价某个作品,一出戏是怎样诞生的,或者一些行业八卦;也可以对我发起一波diss,让我有个反思的机会。
最近乌镇戏剧节正如火如荼展开,关于戏剧节的方方面面,欢迎与我聊聊。
54
文艺 2017-10-0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3个回复 共3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安妮 2017-10-10

也恰好是最近的一些想法,分享一下。
*开心麻花电影,到《羞羞的铁拳》,实际上是迪士尼叙事法,核心叙事思路是“loser也可以过得很好”,所以,我们看到主角们始终在一个安全区里活动,而一些超现实的部分也暗示着一种童话语境。他们规避了真实的社会阴暗面,将故事放在一个伪真实环境中,于是,成功者看了会笑,loser看了有共鸣,通吃,安全。
*主旨上,不强行上价值,不口口提人性,生活化又去生活化。
*策略上,故事不重要,强戏剧性重要;段子不重要,梗和节奏重要。
*至于启发,这里的“成功”,我认为还是票房和制作水准的成功,它进不了殿堂,但是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真的知道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是开心麻花的制胜法宝。
*作为一家商业戏剧公司,麻花没把自己的戏当IP,而是当作为电影磨本子的试验田,毕竟,横竖是两回事,这一点,就比把自家舞台剧当IP的转型公司眼界高。
*《夏洛特烦恼》走票房,《驴得水》打口碑,从《羞羞的铁拳》开始,“开心麻花”电影成为了电影市场上值得期待的品牌,因为,不管你喜不喜欢,不得不承认,麻花是脑子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公司。
最后,看完《羞羞的铁拳》发朋友圈,有人问“你是自愿看的吗?”或者,“你竟然会看开心麻花”。我觉得,如果戏剧观众和从业者有一天能不把自己这么当回事儿,我们就可以谈麻花给这个环境和市场的启发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