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
国家天文台FAST脉冲星搜索组

我在国家天文台脉冲星搜索组,关于“中国天眼”和神秘的脉冲星,问我吧!

我是王培,2014年中科院理论核物理博士毕业,开始进入中科院国家天文台FAST脉冲星搜索组工作,研究方向为射电脉冲星观测。在安静的FAST台址,身临其境地感受到遥远时空,亲手触碰璀璨星辰,与古老时空对话的感觉,妙不可言。
FAST被誉为“中国天眼”。竣工调试仅一年,隐藏在贵州山坳间这口银白色大锅一样的FAST,就发现了六颗脉冲星,实现了中国射电望远镜零的突破。FAST是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它是目前世界上口径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也是最灵敏的,中国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未来,FAST还将巡视宇宙中的中性氢,绘制出最新最大的标准宇宙天图,并将寻找地外文明。
为了建成这一中国骄傲,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呕心沥血20余年。2017年9月15日23时23分,南仁东因病逝世,享年72岁。FAST为中国射电天文研究者提供了一个追赶并超越国际同行的机会,我们将用好这一国之利器!
脉冲星是宇宙中最奇异的天体之一,关于中国天眼和脉冲星,你有什么疑问,来问我吧!
117
探索 2017-10-14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0个回复 共12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引力波的发现有这么兴奋吗?它对我们有什么实际意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阳明2017-10-20

为什么天眼的选址选在贵州?贵州一年的天气情况影响天眼观察的时间长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探机2017-10-18

云雾缭绕的那一幕真的美爆了

王培 2017-10-22

基础性学科,不是吹糠见米!

王培 2017-10-22

suiver2017-10-18

对近些日霍金对我们的警告怎么看?

王培 2017-10-22

FAST在寻找脉冲星的过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