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成锐

我是心理督导师、培训师宋成锐,关于职场心理那些事儿,问我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职场就是一个江湖。这里聚集着各路英雄好汉、但也不乏奸诈小人。功劳被抢怎么办?晋升有望时,要不要玩“权术”?可以对上司说NO吗?如何将这些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
我是宋成锐,从浙大心理学硕士毕业后,又攻读了复旦大学管理学博士。现为中国心理学会会员,擅长领导力、沟通等心理学领域。我受邀签约多家机构的心理培训师、咨询师,上海高校心理咨询协会理事,上海市人保局特聘“启航导师”,Roca艺术商学院特邀讲师等。如果你在职场有迷茫和困惑,欢迎与我交流!
299
百科 2017-10-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78个回复 共37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刚生完孩子不久还在产假期间的妈妈,做完月子有天无意间发现老公的手机里跟一位异性聊天频繁,两人认识一个多月了,之前老公的手机从来不给我看,这次我是无意间破解了密码看到的,两人不仅聊天频繁,还有互送礼物的行为,因为这事发生在我坐月子期间,人生中最辛苦的时候,事后回想起来坐月子期间,老公经常谎称自己加班,工作忙,很少来看我跟宝宝,宁可在单位跟对方语音聊天也不愿意回家,在此之前,我对老公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这种行为实在让我大跌眼镜,我一直以为他老实,淳朴,会对我好,没有想到背地里他是这样的人,虽然事情暴露后他道歉了,父母都劝我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可是我偶尔想起来他跟那个女的互动还是很痛苦,让我觉得他已经不爱我了,跟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过日子还有什么意思。这件事情后他也跟我坦白了很多,行动上也改变了很多,对我对家庭也负责了,可是我始终没办法释怀,总是一个人默默流泪,我从一开始嫁给他,不嫌弃他家庭条件的寒酸,不嫌弃他的身高,不嫌弃他的学历,以及他在单位里的身份,推掉了好几个先前别人介绍的条件好的男生,为他以及他的家庭付出了这么多,一心一意对他,却换来他这样子的背叛,今年6月18号发生的,到现在都没办法释怀,偶尔想到还是会难过,老师,我要怎么才能走出痛苦,希望老师帮我开导下,谢谢!

落落2018-07-19

老师好,我是985高校在读文科研究僧一枚,想问您几个问题:
1、平常完全是散养状态,门下没有课题给我们,全靠自己安排,觉得一年过去了,除了自己看了一点书,基本上没啥长进,跟没进来前以为的能参加一些高大上的项目啊啥的预期落差很大。
2、前段时间出去参加了个活动,碰到了一些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不同类型的人,这段时间一直处于自我反思中,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者而改之。觉得还是需要多出去历练,收获会比在学校闭门造车好一点。
3、来自一般的小镇家庭,很多时候父母的视野和格局不够,很多想法都得不到支持,有时候甚至不想交流。没有实质性的支持却总是被要求要努力改变命运改变家族这样宏大的要求,跟身边活的经济宽裕又精神富足的同学相比,觉得自己非常可悲。但是有些事生来就是注定的。
4、间歇性的自我打鸡血,自high,想要努力提高,但很容易被来自家庭的一些事儿一下子被打入谷底。想问问需不需要自己去自学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加强情绪调控能力。
5、根据对自己的了解,觉得为人过于坦率,藏不住事儿,别人一下子就能把我看穿。而自己的识人能力还远远不足,因为这个,碰到了一些不好的人,吃了不少亏,但还是长进不大。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日本没有“戏曲电影(戏曲片)”这种“电影类型”。
然而,日本传统的演剧,如“歌舞伎”、“人形净瑠璃”、“能”等,都类似于我国的古典戏曲。如果您所说的“类似我国的戏曲电影”是指把这类“演剧”拍成的影片,那么这类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曾经有过。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档名为《电影歌舞伎》的系列影片还比较活跃;它打出“在电影院里看歌舞伎”的口号,刻意强调“舞台”的临场感,用高清晰的摄像机拍摄舞台上演出的歌舞伎,然后进行放映。每月都有新剧上映,且往往是歌舞伎的大腕或明星担纲主演。日本人欣赏传统的演剧习惯于去专用的剧场,比如京都的“南座”。所以,此举明显迎合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不过,反过来也说明传统演剧的观赏人群有着一定的范围指向,并不像普通电影那样,受众广泛。
从电影史的角度讲,如今看似萧条的日本这类“戏曲电影”,其实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耀眼的过去。比如,现存最早的电影《红叶狩》(1899年),就是一部“戏曲电影”。该片由当时的歌舞伎世家传人市川团十郎和尾上菊五郎一起演出,是一部传统剧目。还有,在日本电影诞生的初期,曾借用歌舞伎的演员、服饰、妆容、动作、台词、故事情节等,创造出了日本独有的电影类型——时代剧电影,早期还称做剑戟电影(チャンバラ映画)。这类影片虽脱胎于“传统戏曲”,但并非完全照搬,可算做是“类似戏曲电影”吧。这类电影在上世纪20~40年代曾风靡一时,广受民众的喜爱。当年,歌舞伎演员出身的尾上松之助,更是凭着主演了众多这类影片,成为名垂影史的大明星。
时代剧电影发展至今,作为一种影片的类型,已经非常独立和成熟(武士电影基本上属于此类型),已不再适合冠以“类似戏曲电影”的名头。不过,我们从现在的时代剧电影中依然可以看到传统演剧的影响。比如传统演剧的故事题材被直接或间接地用到电影中,演剧世家传人出演时代剧电影等;这种情况很常见。
因此,从日本电影发展史的角度讲,“传统戏曲”演剧对日本电影的影响,其实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时代剧电影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剧的某些元素的存在。甚至在今天改编自漫画和电视动画片的电影(真人版,动漫版),都会在片名之前冠以“剧场版”字样。这些都可视为演剧(戏曲)的印记。
与日本相比,在今天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可以说中国的戏曲电影仍占有一席之地。其实从中国电影史的发展看,戏曲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自诞生起,一直是一个重要类型。新中国制作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一部戏曲片。这类戏曲片,一直以来活跃于中国的电影舞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如果回到电影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1905年),即是一部戏曲电影,内容是著名京剧老生谭鑫培的表演片段。上世纪20年代,被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开山之作的《火烧红莲寺》,显然脱胎于传统戏曲,之后的武打类电影也受到传统戏曲的影响。50年代以传统题材为主的作品如《红楼梦》《天仙配》等,家喻户晓;60~70年代京剧革命 样板戏,也令人难忘;80年代传统题材重放光彩,《白蛇传》等戏曲片,深受观众喜爱;最近又有《江姐》《春闺梦》等新影片上映。因此,这些众多优秀的“戏曲电影”,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也使得这类影片成为中国独有的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很值得深入研究。
总之,在今天看来,中日两国的“戏曲电影”虽然存在着“云泥之别”的情况,然而,在草创时期,曾经有着极其相似的开端,即以“戏曲”作为开端的事实。而且,在电影发展的最初时期,在武打类电影与传统戏曲的关系方面,中日两国电影也有着相似的情形。
话题涉及到中国的戏曲片,就有些收不住话头了。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在新中国戏曲片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戏迷”,怀念起那段观看戏曲片的美好岁月了(笑)。以上所介绍的,有些成为常识了,供您参考吧。
关于是否看重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就媒体宣传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日本“非常重视”。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都会有专门的电视频道直播,很多电视台会在新闻节目中予以介绍,各大媒体都会或多或少地登载消息报道。如果有日本电影人得奖,当然会加大报道的规模和力度。在这一点上,日本与中国的情况相同。这也会产生商业效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