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雪枫
音乐评论家

我是刘雪枫,关于古典音乐的一切,问我吧!

如今谈起古典音乐,与之配套出现的词总归是“高雅”、“鉴赏”,仿佛古典音乐本身就应该高高在上。然而即使它看似不通俗也不流行,却能在流传了几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抚慰人心,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人生的必需品。
我是刘雪枫,音乐评论家,专心致志的古典音乐推广者。我与古典音乐的情缘到现在已逾三十多年——自幼学小提琴,中学时改学小号,1970年代就以收集聆赏黑胶唱片为乐事;长大后仍完全沉浸古典音乐之中:从英国《留声机》杂志(中文版)主编、《爱乐》杂志主编,到《雪枫音乐会》主讲人、“音乐之友”创始人,我一步一步走到了中国古典音乐评论界的最前沿。
很多人问我,欣赏古典音乐有什么门径、窍门?我只想说,放松,你只需要一耳听进去的机缘。古典音乐并不神秘,也没有门槛,只要你保持内心宁静,接触它,说不定就会被它迷上。
98
文艺 2017-10-2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2个回复 共7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7-11-16

请问现在中国有哪些古典音乐?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老师,您的音乐会在哪里能听到?

刘雪枫 2017-11-23

无题2017-11-14

我总是喜欢听阿炳的。。。请问会不会影响身心?

刘雪枫 2017-11-23

中国古典音乐和西方古典音乐受众群体都有重合嘛,在国内

刘雪枫 2017-11-23

Kelly2017-11-17

听不懂古典音乐那些专业技巧怎么办呢?欣赏古典乐从何开始呢?

刘雪枫 2017-11-23

刘雪枫 2017-11-18

古典音乐内心能感受到她的美,但如何用语音表达

刘雪枫 2017-11-1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为什么高山流水我听了竟然没有感觉啊?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1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