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电救援老陈

我有五年马拉松赛道急救保障经验,关于赛道急救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陈杰,2013年参加上海马拉松医疗保障急救,成为这个圈子的首批志愿者。目前是WMAl国际野外医疗协会的第一响应人,AHA美国心脏协会急救员,UIA联合国际的EMT1院前急救员,也是中国红十字会的急救员。
近年来,我参加过上海马拉松、北京通州马,贵阳,哈尔滨马,鄂尔多斯马,巴松措环湖赛、戈壁挑战赛等大小几十场赛事的安全急救保障工作。
在2015锡马保障中,我现场指挥队员,互相配合,用CPR+AED当场救活了一名半马运动员。这次经历,让我感受到马拉松赛道急救保障最重要的是要有专业的紧急处理方案,各部门互相协作,不留空白。2016年在日本光电公司支持下我成立了自己的光电救援队,赛道急救保障要求会正确进行心肺复苏、使用AED以及协调处理突发事件,所以 ,我的队员许多都是具有医疗资格的“老司机”。
今年我将第五次参加上马保障,我深知尊重生命,用心保障的重要性,关于赛道急救,院前急救、心脏急救的知识,欢迎大家与我一起聊聊!
52
运动 2017-10-3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提问
30个回复 共3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5

我觉得最受挑战的还是那两点:气候变化和商业捕捞。
前者是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海冰融化、冰架断裂、海水酸化、海水温度上升等现象都在威胁着南极生物的生存,导致南极生物经历多年所适应的生活环境发生快速改变,对脆弱的南极生态来说,这样的影响很多是不可逆转的。
后者是因为商业捕捞会直接影响南极生物链,比如磷虾是南极生物链的基础,南极的各种动物,除了直接吃磷虾的就是间接吃磷虾的。但在面对捕捞这个挑战时,我们的主动性可以更强,不像面对气候变化那么被动,因为主要就是取决于我们的态度,要不要把一个需要保护的区域设立为保护区保护起来,大家都不要去影响它。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是向更多的人分享和传播南极保护的知识。这也正是我担任绿色和平“南极大使”的初衷。我希望大家想到南极的时候,想到的是不受侵扰、原始、纯净这样的事情,而不是把南极跟“吃”、“消费”联系到一起。
“酷”的生活方式不是拥有来自于南极的一瓶磷虾油,或者吃过来自南极的鱼,“酷”的方式可以是拥有很多关于南极的知识、参与了很多保护南极的行动。
也希望大家可以主动避免消费南极的产品。例如南极磷虾制成的磷虾油保健品、“南极磷虾大包 子”、“凉拌南极磷虾”,犬牙鱼大餐等,这些产品都可以找到替代品的。很多商家都已经主动承诺为了保护南极不再售卖这类产品了,作为消费者我们更应该主动拒绝消费。
当然也还是要注意节约能源、循环利用。气候变化对南极的影响很大,节约能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因而有助于南极保护。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参与到保护南极的活动,也可以参与绿色和平和民促会正在国内进行的“守护南极”活动,参与的链接在我和绿色和平的微博上都可以找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