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玲

我从事粉丝文化研究十余年,人们追星是在追什么,问我吧!

70后、80后追星,一盘卡带,一张海报,几张贴纸,从娱乐报刊上剪下自己喜欢的明星,夹在小本子里。每天听一听,看一看已非常之满足。90后,00后追星,微博求翻牌,淘宝看同款,机场堵爱豆,好不“疯狂”。关于粉丝有太多的误解和污名,然而粉丝身份和粉丝文化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是杨玲,厦门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2005年的超女粉丝一枚。这次粉丝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成为一名粉丝文化、大众文化的研究者。我出版过个人专著《转型时代的娱乐狂欢——超女粉丝与大众文化消费》,和陶东风教授合作编译了《粉丝文化读本》、《名人文化读本》等,发表过40余篇论文,其中有多篇涉及粉丝研究理论、同人创作、粉丝经济、网络粉丝社群。
关于追星、粉丝文化、粉丝社群等问题,让我们一起来探讨!通过粉丝现象感受当代中国社会的变迁。
137
讨论 2017-11-1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提问
50个回复 共14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我觉得最受挑战的还是那两点:气候变化和商业捕捞。
前者是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海冰融化、冰架断裂、海水酸化、海水温度上升等现象都在威胁着南极生物的生存,导致南极生物经历多年所适应的生活环境发生快速改变,对脆弱的南极生态来说,这样的影响很多是不可逆转的。
后者是因为商业捕捞会直接影响南极生物链,比如磷虾是南极生物链的基础,南极的各种动物,除了直接吃磷虾的就是间接吃磷虾的。但在面对捕捞这个挑战时,我们的主动性可以更强,不像面对气候变化那么被动,因为主要就是取决于我们的态度,要不要把一个需要保护的区域设立为保护区保护起来,大家都不要去影响它。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是向更多的人分享和传播南极保护的知识。这也正是我担任绿色和平“南极大使”的初衷。我希望大家想到南极的时候,想到的是不受侵扰、原始、纯净这样的事情,而不是把南极跟“吃”、“消费”联系到一起。
“酷”的生活方式不是拥有来自于南极的一瓶磷虾油,或者吃过来自南极的鱼,“酷”的方式可以是拥有很多关于南极的知识、参与了很多保护南极的行动。
也希望大家可以主动避免消费南极的产品。例如南极磷虾制成的磷虾油保健品、“南极磷虾大包 子”、“凉拌南极磷虾”,犬牙鱼大餐等,这些产品都可以找到替代品的。很多商家都已经主动承诺为了保护南极不再售卖这类产品了,作为消费者我们更应该主动拒绝消费。
当然也还是要注意节约能源、循环利用。气候变化对南极的影响很大,节约能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因而有助于南极保护。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参与到保护南极的活动,也可以参与绿色和平和民促会正在国内进行的“守护南极”活动,参与的链接在我和绿色和平的微博上都可以找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