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

我是盲人登山者张洪,关于登山、关于残疾人如何走向户外,问我吧!

大家好,我是张洪。二十年前的一场变故夺去了我的光明,同时也让我意外收获了积极面对人生、重建强大自我的勇气。我坚信,生命的长度是上天赐予,而生命的厚度和宽度却由个人决定。
登山对我的帮助和改变很大,它让我看清人生途中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我们需要借着一次次的试炼突破自我,不断发掘自己的潜能。在去年10月西藏登山大会上,我作为中国首位登上6000米高峰的盲人,挑战洛堆峰成功;在明年4月和9月,我准备以首位亚洲盲人登山者的身份登上珠穆朗玛峰,挑战七千米和八千米的高海拔;与此同时,我还在努力学习演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借着讲述自己的经历,给更多人捎去敢梦敢想的勇气。
如果你对我的经历感兴趣的话,欢迎与我聊聊。
65
品位 2017-11-20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4个回复 共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muderun2017-11-22

登山的时候应该是有既定路线吧,在这个路线上有没有人为标记?

张洪 2017-11-23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0

谢谢您的提问。实事求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或者由于跟中国有商务、经贸、、生意、教育往来,普通美国人是不会去关心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的防控经验和做法美国人是一无所知的,原因是很简单:我不关心,我不在意。美国无法像中国那样“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原因有四:
第一,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防控目标和策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依托中国举国优势,全国一盘棋,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医疗物资、消毒物资、生活物资和各种其他必需的紧急服务迅速向武汉、向湖北聚集,才有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人力物力保障和实现的可能。美国的疫情发展尽管很迅速,但美国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州都还没有达到像1月底武汉那样紧迫的程度,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还有后劲和余力,可以有效应对。
第二,美国的州跟中国的省是不一样的,美国联邦政府不能直接命令美国的州去做什么,只能向各州提供资金、医疗物质和技术支持和援助,帮助有紧迫需要的州渡过眼前的难关。目前各州州长抨击华盛顿不作为可以理解为美国式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尽可能多地争取联邦财政资金的支持和医疗防护物资的支援。
第三,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主要以私营企业为主,美国的医院、诊所、老年康复机构等医疗卫生提供方80%以上都是私营机构,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各州政府都不能未经正当程序直接征调和征用,除非“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明显的而现实的危险)。美国政府可以号召,但不能强制,目前美国的媒体也没有报道全美各地的医务人员驰援疫情严重城市的新闻报道,美国也没有出现举全国之力、举全州之力去做什么事情这样我们中国耳熟能详的行为模式。尽管3月18日特朗普援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国防生产法案)要求美国企业生产口罩、防护服、呼吸机、核酸试剂盒等医疗物资,但美国政府不能像二战时期那样实施军事管制经济。
第四,美国联邦政府目前疫情防控的首要目标是全力防范美国经济出现大规模衰退,美国金融市场出现暴跌,美国资本市场出现异常波动,美国企业部门和家庭部门出现债务违约和大规模失业现象。经济金融领域出现的危机是需要举全国之力应对的首要问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