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

我是盲人登山者张洪,关于登山、关于残疾人如何走向户外,问我吧!

大家好,我是张洪。二十年前的一场变故夺去了我的光明,同时也让我意外收获了积极面对人生、重建强大自我的勇气。我坚信,生命的长度是上天赐予,而生命的厚度和宽度却由个人决定。
登山对我的帮助和改变很大,它让我看清人生途中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我们需要借着一次次的试炼突破自我,不断发掘自己的潜能。在去年10月西藏登山大会上,我作为中国首位登上6000米高峰的盲人,挑战洛堆峰成功;在明年4月和9月,我准备以首位亚洲盲人登山者的身份登上珠穆朗玛峰,挑战七千米和八千米的高海拔;与此同时,我还在努力学习演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借着讲述自己的经历,给更多人捎去敢梦敢想的勇气。
如果你对我的经历感兴趣的话,欢迎与我聊聊。
52
品位 2017-11-20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4个回复 共2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muderun2017-11-22

登山的时候应该是有既定路线吧,在这个路线上有没有人为标记?

张洪 2017-11-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