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孟南

我是2008年高考“白卷考生”,关于零分考生群体,问我吧!

大家好,我是徐孟南,现在是个普通农民工,刚刚报名了2018年高考,再过几个月可能就是一名大学新生了!
2008年我参加高考时,因为故意写满了“教育宣言”而落榜。在高一之前,我一直是个成绩优秀听话的学生,之后看到一些批判现行教育的文章,突感被骗,开始为了宣传自己设计的教育方案而努力,并在高考时效仿2006年的“零分考生”蒋多多交了白卷。但后来,我觉得这个做法并不值得。而如今,我发现自己当年的教改方案与上海、浙江等地开始试点的高考改革方案相类似,才稍感安慰!
十年了,我一直在各地辗转打工,在社会中历练,同时还编写了一部长篇纪实小说《高考0分声》来记录曾经高考交白卷的经历。我想,“零分考生”这个群体代表更多的是一种教育改革的呼声吧!
365
教育 2017-11-2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98个回复 共32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八叶2018-08-19

若不广,怎么专精,毕竟一科并不是独立的一科(个人观点。)

祝贺你成为你心中的大学生

徐孟南 2018-08-29

2018-08-26

高三了,还有一年,努力还可以吗

考进了哪个大学,是否自己心仪的学校?

徐孟南 2018-08-25

从08年到18年,在这10年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决定重新参加高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交白卷吗?

徐孟南 2018-08-17

琴音2018-08-13

请问你未来三四年年怎样安排大学学习生活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