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华
戏剧导演

我是戏剧导演林兆华,关于戏剧,问我吧!

我是林兆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1984年至1998年任北京人艺副院长,现为丰硕果实林兆华戏剧创作中心艺术总监、导演。
本人1961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组织分配我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工作至今。1978年才开始导演工作。我糊里糊涂地当了导演,又糊里糊涂地排了几个有影响的戏,《哈姆雷特》、《理查三世》、《三姐妹·等待戈多》、《故事新编》、《鸟人》、《建筑大师》等等。我是个没有什么出息,没有什么伟大理想的排戏人。
我总想谈些戏剧,又不知从何谈起。想说点儿实话,又怕得罪人。我干什么都是凭直觉摸着石头过河,有时能到彼岸,有时不知道蹚到何处。说我是如何做戏的,最大的困难是我做戏方式随意性很大,很多自己都说不清楚。一般规范化的戏剧创作大多有一套模式,从怎么解读剧本、分析主题,到怎么去实现它,我大部分创作都不是这样。心里永远保持那么点儿天马行空的创作情趣,那么点儿自由幻想的戏剧空间,我就活得乐呵呵的,充充实实的。如果您想聊聊戏剧,那么来,咱们可以探讨探讨。
136
文艺 2017-12-05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1个回复 共4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qyl8192017-12-06

亲爱的大导!您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蛋糕啊?

林兆华 2017-12-0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乐乐2017-12-05

非专业但因为喜欢 自己摸索的人有机会成为戏剧导演吗?

林兆华 2017-12-08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