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明

我是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关于我眼中的新闻发言,问吧!

我是王旭明。1998年,我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的新闻官——新闻处处长,一干就是五年。之后2003年,又升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同时出任教育部历史上第三任新闻发言人,一干又是五年多。
作为新闻发言人,想要把政策说明白,念文件看似最明白,其实并不明白,要把那些内容吞到肚子里滚烂后再用自己的话反嚼出来,才能让记者明白,让百姓清楚。而这个过程还要尽量做到形象、具体、生动、有效。我做过老师,也当过记者,我了解记者工作,知道哪些内容是记者想要的,也知道什么样的新闻发布方式能吸引记者的眼光。
新闻发言人不是演员,不是主持人。他要及时客观地传达他所代表的政府声音。要抢在第一时间把要求澄清的内容解释和澄清。关于我眼中的新闻发言,问吧!
203
焦点 2017-12-06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4个回复 共6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3

我觉得最主要的差距是在意识方面。
我们这次泰国洞穴国际救援力量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派遣的力量,像美军的空中救援部队,简称PJ(Pararescue Jumpers),它是美国最强大的救援力量,是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之一,专司人道主义救援,称之为救特种部队的特种部队。我们跟他们是没法比了,不管从装备还是后勤保障上。他们的飞机可以直接从日本飞过来,由军机投送救援人员。但是在具体的技术上讲,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差,因为大家都是同一标准,同一套检验技术体系,比如说绳索的技术,潜水的技术是一样的。
所谓的意识方面差一些,我指的是有些方面我们会根据自己的习惯来处理,但他们更专业一些。我举个例子,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包括我们自己,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就会主动过去搭把手。但其实这样做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在某一天的救援中就出现过这种问题,在与其他国家救援队员合作时,我们队员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过去了。但是在之后的总结会上,就有他国救援人员提出来中国队员过来之后造成了困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们搞不清楚你过来要做什么。你站在这个位置就要做好你这个位置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想着是去搭把手获调整的话,那么整个节奏会被打乱。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就是这样,他们只做眼前的事,你那边再乱他们也不吭声不行动。只要在新的解决方案没有出来之前,他们绝不动。我们之前会觉得这是袖手旁观,但事实证明,只有这样效率才更高。
第二个意识就是他们只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坚决不去勉强。比如美国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救援力量,在这次泰国洞穴救援中,美国队也没有主动去承担水下最里面的救援工作。虽然每个美国救援队员都是最优秀的潜水队员,但在洞穴潜水方面他们并不是最有经验的,所带的装备也不是最适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停下来由更适合的人去做,而不是说我要做这里面更主要的,所谓的更核心的任务,看起来更牛的任务。他们没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而之前我们实际上会有。那么这次我们也体会并学会了这一点,其实这样才是最安全和最科学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