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啸伟

我因被误诊为艾滋等死七年,关于这段经历,问我吧!

我曾混迹社会,也吸过毒。2008年12月,已改邪归正走上走道时,我却被检测出艾滋。悔恨和绝望交织,我决心等死。2015年12月,等死七年失败的我,通过复查确定,当初的检测结果完全错误,我不是艾滋病。拿到结果时,我的生活已被摧毁:未婚妻离我而去生死不明、家财在我等死的日子里挥霍一空、多次试图自杀却感觉愧对老母亲的养育之恩、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方式延续至今……如今,我已把一手促成我艾滋病标签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告上法庭。我是钟啸伟,关于我的一切,问我吧!
212
焦点 2017-12-10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个回复 共14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7-12-11

第一次检测的血样已经确定不是你本人的了,是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6

对于灾难性的瘟疫,古人往往会从“邪恶”或“罪 恶”的角度阐释,比如说1世纪罗马爆发的致命的“安东尼瘟疫“,罗马人认为是军队洗劫塞琉西亚开始的,这是一个亵渎的行为,是阿波罗神庙释放出的有毒热气导致的。15世纪末欧洲人在发现美洲新大陆时,将旧世界的疫病,黄热病天花麻疹等传染给了当地人,导致90%以上的人死亡,从而征服了新大陆,16世纪**肆虐欧洲时,欧洲人认为这是哥伦布从美洲带回来的,是美洲人对欧洲人的报复。古代社会的处理方式是隔离(驱逐出村、或安置远离乡镇的郊外空屋)、焚烧尸体;改变生活方式,比如开始洗澡、洗手;近代社会发明用公筷、戴口罩;调整交际方式。制定贸易新规则,比如港口检疫,对货物和外员人员有检疫,1374年威尼斯首先颁布法规,规定所有进出威尼斯的客商,若有感染或有感染嫌疑的商人一律不许进城,其它意大利城市也照例而行。1377 年,在亚得里亚海东岸的拉古萨共和国首先规定,所有被疑为鼠疫传染者,必须在距离城市和海港相当距离的指定场所,同时是在空气新鲜阳光充足的环境里停留至 30 天才准入境,后延长至 40 天,称为四旬斋(Quarantenaria),即为今天的海港检疫。1383 年,法国马赛正式设立海港检疫站。瘟疫可以对人类社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也促使人们反思生命的价值,启发医学家探究致病原因,产生新型的学科,比如细菌学、流行病学的概念兴起、统计学调查方法的广泛应用、人口普查和疾病谱的出现,由霍乱而导致水资源的控制和水质量的监 督管理、疾病研究的社会学取向等。瘟疫在人类历史重大转折节点上扮演的角色可参看前面回答。值得补充的,SARS事件,不仅推动了中国公共卫生预防与应对机制改革与完善,而且将医学史、公共卫生史和医学社会史的研究从一个隐性的研究领域,推到了学术研究的前台,成为一门显学,越来越多地受到史学家、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的关注,开拓了史学研究的新领域。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