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啸伟

我因被误诊为艾滋等死七年,关于这段经历,问我吧!

我曾混迹社会,也吸过毒。2008年12月,已改邪归正走上走道时,我却被检测出艾滋。悔恨和绝望交织,我决心等死。2015年12月,等死七年失败的我,通过复查确定,当初的检测结果完全错误,我不是艾滋病。拿到结果时,我的生活已被摧毁:未婚妻离我而去生死不明、家财在我等死的日子里挥霍一空、多次试图自杀却感觉愧对老母亲的养育之恩、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方式延续至今……如今,我已把一手促成我艾滋病标签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告上法庭。我是钟啸伟,关于我的一切,问我吧!
171
焦点 2017-12-10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个回复 共14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7-12-11

第一次检测的血样已经确定不是你本人的了,是吧?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1

我觉得最主要的差距是在意识方面。
我们这次泰国洞穴国际救援力量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派遣的力量,像美军的空中救援部队,简称PJ(Pararescue Jumpers),它是美国最强大的救援力量,是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之一,专司人道主义救援,称之为救特种部队的特种部队。我们跟他们是没法比了,不管从装备还是后勤保障上。他们的飞机可以直接从日本飞过来,由军机投送救援人员。但是在具体的技术上讲,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差,因为大家都是同一标准,同一套检验技术体系,比如说绳索的技术,潜水的技术是一样的。
所谓的意识方面差一些,我指的是有些方面我们会根据自己的习惯来处理,但他们更专业一些。我举个例子,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包括我们自己,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就会主动过去搭把手。但其实这样做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在某一天的救援中就出现过这种问题,在与其他国家救援队员合作时,我们队员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过去了。但是在之后的总结会上,就有他国救援人员提出来中国队员过来之后造成了困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们搞不清楚你过来要做什么。你站在这个位置就要做好你这个位置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想着是去搭把手获调整的话,那么整个节奏会被打乱。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就是这样,他们只做眼前的事,你那边再乱他们也不吭声不行动。只要在新的解决方案没有出来之前,他们绝不动。我们之前会觉得这是袖手旁观,但事实证明,只有这样效率才更高。
第二个意识就是他们只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坚决不去勉强。比如美国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救援力量,在这次泰国洞穴救援中,美国队也没有主动去承担水下最里面的救援工作。虽然每个美国救援队员都是最优秀的潜水队员,但在洞穴潜水方面他们并不是最有经验的,所带的装备也不是最适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停下来由更适合的人去做,而不是说我要做这里面更主要的,所谓的更核心的任务,看起来更牛的任务。他们没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而之前我们实际上会有。那么这次我们也体会并学会了这一点,其实这样才是最安全和最科学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