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安程

我是东亚社会史研究者姚安程,关于日本黑帮,问我吧!

2018年1月,日本山口组头目之一白井繁治在躲避追捕十多年后于泰国落网。而据日本警方估计,即使经过多年打击后势力已经大为衰弱,日本全国的黑社会组织成员仍有近两万人。
山口组,作为日本最大的指定暴力团,是东亚乃至世界上最具历史和规模的帮会组织之一。其由山口春吉于1915年在神户创立,势力分布涵盖日本四岛,在西欧、北美、东南亚等地均有活动。
然而,为什么在日本这样一个讲究“集团主义”和“从众”的社会中会出现如此数量庞大的黑帮群体?又是什么造成了日本黑帮的一度猖獗和后来的衰败?让我们从山口组的历史进程中寻找答案……
我是历史爱好者姚安程,对中国邻近国家的社会历史多有涉猎,也常为澎湃“私家历史”栏目撰文。关于日本黑帮的过去与当下,问我吧!
269
思想 2018-02-1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8个回复 共14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姚安程 2018-02-20

日本暴力团洗钱18式
  1.旅行支票
  海关要求通关者申报携带的现金,但不会限制携带旅行支票的金额。
  2.在赌场以代币间接兑换
  在赌场中兑换成代币,再将代币直接交付给洗钱的受益人,再由他去将代币兑换回现金,在外可声称在赌场内赌赢的。
  3.无记名债券或期货
  不记名的债权或个人期货产品,非常“小众化”,一旦重要客户申购完这一批产品,也就宣告完成了一次堂而皇之的洗钱作业。
  4.古董珠宝或收藏品
  利用低买高卖的假买卖,将钱以合法的交易方式,洗到目的账号。
  5.纸上公司的假买卖
  通过空壳公司,在“避税天堂”进行洗钱。
  6.购买保险
  第一次投保后,可以不断提升保金,慢慢修改保险计划,待一定年数后取回,届时可疑因素便会逐渐淡化直至消失。
  7.基金会
  假捐赠给自己能掌控的基金会。
  8.跨国多次转汇与结清旧账户
  利用转汇的相关单据有保存期限的漏洞而进行洗钱。
  9.直接跨国搬运
  利用专机或具有海关免验的身份者,直接把钱搬到外国。
  10.人头账户
  在提款地银行找到一大批不知内情的“人头”对象,付给极其低廉的费用后,用他们的名义开设很多账户,定期将赃款分别来往于这些账户。
  11.外币活存账户
  使用多次小额存款的方式存入,再到外国提领外币。
  12.跨国交易
  以高单价购买普通商品,将大量款项汇到国外账户,反之亦可将商品高价出售,让国外的洗钱伙伴将款项汇进国内。
  13.地下汇兑
  除了非法兑换外币以外,甚至可将现金兑换为外国的无记名与背书的支票,供客户至外国的账户存入
  14.跨国企业的资金调度
  常见于金融业、银行或保险业等,常以大批的现金纸钞进行跨国搬运。
  15.百货公司的礼券
  具有高度的流通性,但由于具有不易兑换回现金的特性,故需有一定的人脉。
  16.人头炒楼
  使用人头购买房地产,以市价5~7折价买入,以现金支付,然后在短期内快速脱手,获利约50%~100%。
  17.假借贷
  常用于受贿或贪污,受贿者或接收人持有对方(行贿人等)开立的远期兑现的本票或支票,可声称为借贷关系。
  18.伪币或伪钞
  将伪币或伪钞,通过多次小金额的消费行为,或是利用自动贩卖机找零行为,或是纸钞兑换成硬币的机器,将伪币或伪钞洗成真钱。
  (摘自《洗钱内幕:谁在操纵日本地下金融》)

意大利黑帮和日本黑帮是否有密切关系?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总体的感觉是:学术气氛浓厚,研究环境充实而开放。
首先,就学术氛围而言,我认为主要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日本在较早的时期就把电影作为一种学问来研究,在亚洲,日本应该是最早的。
上世纪50~60年代,来自法国的电影理论和以新浪潮为代表的最先端的电影制作手法在日本开始受容,继之,大量的相关书籍被翻译出版。与此同时,以电影为对象的研究学会和学术刊物陆续问世。比如今天依然活跃在学界的“日本映像学会”及其学术刊物《映像学》,是其代表。另一方面,在大学里还开始设立“电影学”这个专业。其研究领域包括“电影制作”和“电影理论”两大部分。迄今,日本的很多大学,比如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日本大学等都设有电影学科目。我所在的东北大学起步相对较晚,但是校方很重视,在师资配备和资料提供方面给予积极的支持。
二.学界的学术活动频繁,民间自发的相关活动活跃。
这主要表现在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学术活动和与国际同行的交流方面。我们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著名的电影人和外国专家。此外,民间和地方行政团体也积极热心地举办各种研究会和学习会,比如一些个人开设的迷你电影院,会不定期地邀请电影人与观众一起举办座谈会。一些地方行政机构也不时出面,举办一些面向一般民众的,类似“电影制作和研讨夏令营”等的活动。(不过,最近中国的电影学研究,与日本相比,有一种后来者居上的趋势。可喜可贺。)
其次,就研究环境而言,我认为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研究资源共享带来很大便利。
全国所有的图书馆的网络系统基本实行了联网制,一键即可查到所需的资料,这为借阅查找资料的所在,提供了便利。至于映像资料,大学图书馆就不用说了,一些公立图书馆,即便学生也可自由借阅,而且不论国籍,只需提交身份证明,办完卡后就能拿到所需的映像资料。这些映像资料中,甚至包括一些战前的电影和动画片,除极个别版权之类的情况外,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
二.日本对电影进口的限制也似乎不算严格,世界上最新的话题作品,同时在日本也很快能看到。不过,美国电影占据了很大比例。这显然受到了市场运作和现代日本人喜欢美国文化等因素的影响。
三.各级别的电影节遍布日本各地。
日本的电影节可以说呈现着百花齐放的态势。上至国际公认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下至近年来颇受世界关注的东京动画大奖节(TOKYO ANIME AWARD FESTIVAL)、大阪亚洲电影节等,既有国家级的、都市级别的电影节,也有地方市镇和街 道主办的地方级别的小型电影交流节。这些电影节都各具特色。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难民组织与地方小型电影院联合举办的“难民电影节巡回展”,很有特色。我去看过几次,并成为了他们的会员。通过这些以纪录片为主的难民题材电影,可以让大家了解目前国际难民的处境,是一个比较严肃的电影节。我参加以后很受感动。至于一些地方的小型电影节,它们在担当文化宣传交流的角色的同时,还担当起振兴地区经济的任务。
总而言之,日本电影学的研究环境应该算是宽松而条件优越的。但就我个人来说,其实同时希望借助日本的研究平台,通过对日本电影史的研究,来了解中国电影。因为中日两国的电影曾经有过非常密切的交流关系,了解日本电影,其实也是在了解中国的电影。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