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勇

我是电影产业观察者蒋勇,中国的电影市场套路有多深,问我吧!

五一电影档期间,《后来的我们》发生异常退票现象,为中国票房造假史又增添了浓重的一笔,但票房造假并没什么新鲜。前有《阿童木》(2009)虚报票房引广电总局介入调查,后有《叶问3》(2016)8000万假票房轰动纪录,如今发生排片电影大面积退票。猫眼,全国最大的在线售票平台,同时也是该片的出品方和宣发方,其一人分饰多角的身份被质疑是此次事件的幕后玩家。
我是电影产业观察者蒋勇,2003年成为第一代互联网电影记者,2004年加入网易娱乐任电影编辑,2005年转战新浪娱乐从事电影报道,2006年加盟全球权威杂志Variety中文版。从2010年开始系统研究中国电影市场,那一年我国电影全年票房第一次突破100亿,全球排名第五。两年后,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进入2018年,中国票房再次高歌猛进,有望冲击世界第一。如此火爆的中国电影市场,其中的套路有多深?有哪些行业内人尽皆知的“秘密”?欢迎一起讨论!
196
商界 2018-05-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1个回复 共9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2018-05-14

我感觉像《芳华》这样“接地气”的电影就不错

蒋勇 2018-05-1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