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抗抗
中华白海豚守护者

我从事鲸豚动物保育工作十三年,中华白海豚正面临哪些威胁,问我吧!

中华白海豚,又称印度太平洋驼背豚,素有“海上大熊猫”之称。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水生哺乳动物,也是我国海洋鲸豚中唯一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1991年,中华白海豚被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入附录 I 物种,严禁有关该物种的一切贸易活动;自2008年开始,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列为近危物种。而不幸的是,它们目前已经升级为易危物种。
我是中华白海豚守护者冯抗抗,2005-2011年在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鲸类保护学科组工作,2011年至今在广东江门中华白海豚省级自然保护区,负责公众教育、海豚救助和科研调查。
我和豚类动物打交道已经有十三年了,怎样让更多人一起保护它们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海豚存在于地球已经十几万年,如果它们真的因为“物竞天择”走向灭亡倒也罢了,可现在急剧下降的数据背后人类显然难辞其咎。它们正面临着哪些威胁?关于中华白海豚以及豚类动物的保护,我很乐意从自己了解的领域去解答大家的问题!
197
探索 2018-06-12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3个回复 共4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冯抗抗 2018-06-19

你好,感谢关注!我想借此机会阐明一下自己的观点,和你交流一下。
首先,我认为猫猫狗狗也好,狮子老虎也好,海豚鲸鱼也好,都和人类一样共同享用着美丽的地球。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人类不应该因为自己不熟悉不了解其他的物种,就要采取剥夺对方自由甚至生命的方法来“观赏”和“研究”。的确,人类驯养动物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动物园也存在了很久很久,正是因为社会的进步,我们开始意识到这种做法有问题,开始发生了改变。这是好事,承不承认都无法阻挡前进的车轮。
其次,我觉得“普通人只能通过这样的途径接触到它们”这种观点太过片面。无论是鲸鱼海豚海狮狮子老虎,都会有若干种方法去了解和学习:书籍、图片、纪录片、标本、实地观察等等,也许“实地观察”这一项多数人难以做到,但前面几项是绝对多数人都可以完成的,效果也很好。相信很多人没有去动物园之前,都知道猎豹的速度非常快吧,都知道大象的鼻子很灵活吧,都知道老虎和狮子不会碰面吧,这都是《动物世界》的功劳啊!还有著名的恐龙,有谁亲眼见过?这并不妨碍科学家和发烧友们对它的追捧。
再者,我想问一下去过海洋馆的朋友,你们亲眼看到了海豚、海狮、白鲸、鲨鱼等等,除了留下“可爱”、“萌”、“聪明”、“跳得好高”等印象之外,它们平时生活在哪里?喜欢吃的食物是什么?它们是独自活动还是成群结队?它们吃饱了都干嘛?它们什么时候生宝宝?它们寿命有多久?它们有天敌吗?它们能游多快?是不是觉得自己去了一个假的海洋馆?
最后,我想说,自由的意义人类自己是非常清楚的,有诗为证: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既然我们为了自由宁愿放弃爱情甚至是生命,为什么又轻易的就剥夺其他动物的自由呢?海豚和鲸鱼生来自由,属于大海,如果真的爱它们,请做出正确的选择。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白虫不是固定不变的一个程式,份白虫的都在极力仿秋,所以白虫也越来越不好认了。需要随时关注各分房白虫的进展。一般来说,由于各个份房都有自己一定的血系,所以白虫还是有迹可循,但实在地说,没有绝对标准。每年各地斗场,都有将野生虫判为白虫的冤案,就是因为没有确定标准。当然那些明显的白虫还是容易辨别的,比如腿扁薄而头牙巨大,从道理上讲,蟋蟀的生长也是全面发展的,只发展一个方面,是比较可疑的;另外白虫毕竟是缸里出来的东西,过风较少,和野生虫的自然环境终归是有区别的,虫色带有一种朦胧色,常年逮蛐蛐的人,一眼看去就觉得不舒服,这个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
因为有经济利益的驱使,白虫的进展很快。我个人认为,白虫孵化和培植,在蟋蟀认知上提供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机会,就认知而言,贡献蛮大,也满足了人们四季玩虫的愿望。
白虫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以白虫冒充秋虫,不会斗的那种是骗买家的钱;很能斗的那种高级白是骗对手。不太公平。导致买卖双方、斗虫双方的相互不信任,损失的是诚信。这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有些卖白虫的自己坦言就是白虫,这个我就很尊重,人家说的是实情,很坦诚,相互不必猜忌。如果有一天白虫分的和秋虫没区别了,估计也就没人关注这事了。关注也没用,你认不出来了,没话讲。我个人还是只玩秋虫,因为在自然的造化里做选择,对眼力、心智是个挑战。白虫有好多是靠血系,玩家的眼力是失效的,就觉得没意思。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