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悦晗
杭师大历史系副教授

我是杭州师大历史系副教授胡悦晗,民国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什么样,问我吧!

在社会科学领域里,日常生活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面向。德赛图、戈夫曼、布尔迪厄等社会学者与人类学者都对日常生活所蕴含的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有深入的论述。在历史学领域,日常生活史是社会文化史领域的重要议题。民国时期京派、海派读书人在居住、消费、交友、休闲等方面的多彩生活方式对塑造他们的思想和言论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时下“民国范儿”的重要内容。借助社会科学的理论视角,考察被传统史学视作“鸡零狗碎”的日常生活,能够看到许多有意思的新面向。
我是杭州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胡悦晗,主要从事中国现代社会文化史、历史社会学的比较研究,近期出版《生活的逻辑:城市日常世界中的民国知识人(1927-1937)》。关于知识分子的生活史以及用社会科学的理论视角从事历史学研究的尝试,你有何疑问和想法,欢迎与我交流!
思想 2018-09-0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90个回复 共11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胡悦晗 2018-11-0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现在有百花齐放么

怎样理解胡适说的“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老师,您觉得我们最应从那代人身上学点什么呢

胡悦晗 2018-11-05

民国时期师生恋普遍,这是什么原因呢?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1

总体的感觉是:学术气氛浓厚,研究环境充实而开放。
首先,就学术氛围而言,我认为主要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日本在较早的时期就把电影作为一种学问来研究,在亚洲,日本应该是最早的。
上世纪50~60年代,来自法国的电影理论和以新浪潮为代表的最先端的电影制作手法在日本开始受容,继之,大量的相关书籍被翻译出版。与此同时,以电影为对象的研究学会和学术刊物陆续问世。比如今天依然活跃在学界的“日本映像学会”及其学术刊物《映像学》,是其代表。另一方面,在大学里还开始设立“电影学”这个专业。其研究领域包括“电影制作”和“电影理论”两大部分。迄今,日本的很多大学,比如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日本大学等都设有电影学科目。我所在的东北大学起步相对较晚,但是校方很重视,在师资配备和资料提供方面给予积极的支持。
二.学界的学术活动频繁,民间自发的相关活动活跃。
这主要表现在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学术活动和与国际同行的交流方面。我们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著名的电影人和外国专家。此外,民间和地方行政团体也积极热心地举办各种研究会和学习会,比如一些个人开设的迷你电影院,会不定期地邀请电影人与观众一起举办座谈会。一些地方行政机构也不时出面,举办一些面向一般民众的,类似“电影制作和研讨夏令营”等的活动。(不过,最近中国的电影学研究,与日本相比,有一种后来者居上的趋势。可喜可贺。)
其次,就研究环境而言,我认为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研究资源共享带来很大便利。
全国所有的图书馆的网络系统基本实行了联网制,一键即可查到所需的资料,这为借阅查找资料的所在,提供了便利。至于映像资料,大学图书馆就不用说了,一些公立图书馆,即便学生也可自由借阅,而且不论国籍,只需提交身份证明,办完卡后就能拿到所需的映像资料。这些映像资料中,甚至包括一些战前的电影和动画片,除极个别版权之类的情况外,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
二.日本对电影进口的限制也似乎不算严格,世界上最新的话题作品,同时在日本也很快能看到。不过,美国电影占据了很大比例。这显然受到了市场运作和现代日本人喜欢美国文化等因素的影响。
三.各级别的电影节遍布日本各地。
日本的电影节可以说呈现着百花齐放的态势。上至国际公认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下至近年来颇受世界关注的东京动画大奖节(TOKYO ANIME AWARD FESTIVAL)、大阪亚洲电影节等,既有国家级的、都市级别的电影节,也有地方市镇和街 道主办的地方级别的小型电影交流节。这些电影节都各具特色。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难民组织与地方小型电影院联合举办的“难民电影节巡回展”,很有特色。我去看过几次,并成为了他们的会员。通过这些以纪录片为主的难民题材电影,可以让大家了解目前国际难民的处境,是一个比较严肃的电影节。我参加以后很受感动。至于一些地方的小型电影节,它们在担当文化宣传交流的角色的同时,还担当起振兴地区经济的任务。
总而言之,日本电影学的研究环境应该算是宽松而条件优越的。但就我个人来说,其实同时希望借助日本的研究平台,通过对日本电影史的研究,来了解中国电影。因为中日两国的电影曾经有过非常密切的交流关系,了解日本电影,其实也是在了解中国的电影。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