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琪
上外巴西研究中心主任

我是上外巴西研究中心主任张维琪,“热带特朗普”会给巴西带来什么,问吧!

巴西时间2018年10月28日,极右翼候选人雅伊尔·博索纳罗在巴西大选第二轮投票中以55.54%的得票率胜出,将在2019年1月1日与现任总统特梅尔交接,成为巴西新一任总统。这位巴西前陆军上尉的胜出,意味着拉美第一大国家转入右翼阵营。
博索纳罗承诺带领巴西进入一个“秩序和进步”的新时代,吸引了那些对普遍贪腐感到厌倦并担心犯罪率飙升的选民。他表示,新政府将致力于促进投资、尽快消除公共赤字、降低国有企业规模以给予私营企业彻底自由。
巴西当地有媒体称博索纳罗是“热带特朗普”(Trump tropical),我却不太愿意这么说。他有点像特朗普,有点像菲律宾杜特尔特,又有点像秘鲁前总统藤森,更有人拿他跟智利的皮诺切特比较……但巴西终究是特别的,博索纳罗会给巴西未来带来什么?我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巴西研究中心主任张维琪,欢迎和我一起讨论!
473
焦点 2018-10-3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0个回复 共3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为什么巴西右翼上台?这难道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

张维琪 2018-11-0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何谓热带特朗普?

汪键2018-11-02

他上台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新晋热带特朗普与我国的关系怎么样

lixin2018-11-01

我觉得不应该拿特朗普来丑化巴西,张老师,您认为呢?谢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4天前

中巴之间的贸易顺差如何?

老师好!热带特朗普对毒品、黑帮、贫民窟持什么态度?

张维琪 2018-1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7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