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瑾
全职公益人

我是全职公益人章瑾,为何放弃百万年薪回乡建图书馆,问我吧!

我是章瑾,公益江湖人称“章二妹,剑桥大学土地经济系哲学硕士,目前是有为图书馆创始人兼理事长。在香港、北京从事金融业多年后,我回到自己的家乡——小城三门,找到一群本地年轻人,合力建起浙江省首家民间公益图书馆——有为图书馆。
从年薪百万到全职公益人,在这个过程中,我重新认识自己的家乡,也发掘出小城人们隐藏的温度。有为图书馆改变了这座小城,给当地的年轻人带来了一线城市的资源和信息。同时,我也把我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回家乡建一座图书馆》。关于这座图书馆以及我的故事,欢迎大家一起聊聊!
文艺 2019-08-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5个回复 共2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章瑾 2019-08-19

章瑾 2019-08-14

谢谢这位小伙伴的问题。
让我特别开心的是,你有在考虑是否做一名专职的公益人呢。太棒啦!因为在我国,公益从业人还是比较少的,公益行业也很难成为时代浪潮中大家对于正式职业的优先选择。
嗯,以下有一些小数据与你分享哦,根据中国发展简报的调查,约75%的公益从业者为22-35岁的青年人士。87%的公益从业人员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公益从业人员薪酬待遇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基本持平。但考虑到学历因素,低于同等学历的社会平均工资。
当然咯,每一个组织的工作时间、地点不同,薪酬收入是会有差异的。就我们图书馆的同事而言,有一些也不坐班,因为需要出差,也有一些是需要驻守馆内的。
也许你会对我们这个非典型图书馆的同事的生活感兴趣嘛?正好《回家乡建一座图书馆》的书中有对馆员一天的描述,我这里摘录几段:
公益社区图书馆的工作,其实与大家想象中的图书馆员的清净、脱俗,是有很大区别的。
 那……图书馆的趣人们每天都在忙碌什么?怎么做出那么些趣事呢?
 不光围在这些哥哥姐姐屁股后面的小朋友、小学生、少年人们好奇,我也好奇得很。如果说,是捐赠人、义工、馆员、读者等一系列人们遇到了,然后一齐行动,完整地筑建了这座图书馆,都是“守护人”。那么吃住都在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们,算是最特殊的“看门人”。
 图书馆一周开馆六天,周二闭馆。工作日中午开门,休息日从早上九点开到晚上十点,中午不闭馆。我们特意与一般的图书馆、博物馆的周一闭馆错开,把早上的时间移到晚上。如此就和小镇读者的空闲时间有了更多重合,也方便大家安排时间来参与活动。
 小小一座馆,馆员的工作并不轻松,一个人分饰多角。
他是“开门大爷”,也是“清洁大娘”。每天开馆时间一到,馆员拉起卷帘门,推开玻璃门,收起一大串钥匙,完成了“大爷”的工作。接下来,里外清洁都需打扫一趟,活动室、阅览室、办公室,撸起袖子拿起扫帚,辛勤劳动,连扫厕所的活儿也少不了。有时义工们也会来帮忙,像清扫自家房子一样,亲朋好友一同上阵。
 他是“前台接待”、是“图书管理员”。开馆工作结束,馆员一般会坐在前台,等待读者,也有可能同时继续着案头工作。午饭时间,附近的中学生也许会溜达进来,惊讶发现一个图书馆,也许是老师介绍了,特意找来。“前台接待”和他们聊天,回答他们的问题,办理借阅者,“图书管理员”会边聊边发掘小读者的阅读兴趣,给他们推荐好书,教他们用索书号找书,或者一起去把藏的隐蔽的书籍“抓”出来,把迷了路的书籍收拾整理回原位。
 他也是“活动策划和执行者”。工作日下午人少,馆员一边守在前台, 一边计划、安排下一个周末的活动:找一部好电影播放,找一本好书推荐分享,或对接几位义工来参与某个项目。若遇上寒暑假之前,大量的文案、宣传、找到志愿者、设计各类教育活动与项目,事务繁杂。遇上周例会,馆员需要提前通知与会人员,做PPT以备汇报所需。
 在公益图书馆的管理员,着实不轻松哩。
但是,又往往有一些温馨的、浪漫的小瞬间,支撑着大家一直坚持下去。
至于你所问的关于成立图书馆的一些障碍,嗯,人事是最大的挑战,当然咯,保持一个公益图书馆的收支平衡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后呢,要将公益、而非慈善、这个理念,在本地落地,更是长期的努力方向。
如果你有更多兴趣,也欢迎阅读《回家乡建一座图书馆》这本书,也许在书中,你可以找到一些解答。
再次谢谢你的关注哦。

章瑾 2019-08-14

爱米粒苏老师,你好!
我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呢! 我也很希望孩子可以在图书馆里长大。如果是像有为这样,能玩能闹的图书馆就更好了! :)
因为啊,孩子在这样的图书馆里,可以培养与书的亲近感、形成阅读--这种最方便持久的终身学习习惯。在有为,有许多有趣的大哥哥大姐姐,可以带来不同的人生故事。我们还有许多社区探索类活动,让孩子们了解自己成长的这个小城。更重要的是,社区图书馆是一种社区教育的载体,在这里不会有划一的“学业成绩”作为唯一的评价体系,这样,学业成绩差的孩子可以重建自信,学业成绩特别好的孩子也不会固守单一优势。人们可以在这里获得充分的联结。
我们有为图书馆也有不少教师志愿者呢,有老师曾对我说:“我在有为,真正实现了自己的教学梦想。 ”我猜,也许是因为这位老师在有为获得了教学自由,从而也将这种自由真正地带给自己的学生吧。
我自己是考试运气特别好的人,所以当我遇到一些真正的终身学习者时,真的会感觉到这种热情的光芒。有为图书馆的创始人之一山哥,就是这样一个依靠阅读进行终身学习的人。他高中毕业,做过电台主播、公务员、企业家,他的视野与知识面经常让我汗颜。“学而不已 盖棺乃止”,学习不应局限于教室,而应该贯穿生命的始终。这是学习的长度。
我们也经常听到人说,我们在用19世纪的知识、20世纪的教育方法来教人面对21世纪的问题。知识的这种“维生”性,在工业时代教育中很明显。学校很少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更少涉及创新。但在社区图书馆,可以通过社群化学习与他人联系、沟通,在思想的交流与撞击中去审视自己的生活,在互动中迸发创造性的活力。这是学习的深度。
当我们为生活而学习时,学习在窗外、他人即老师、世界是教材。
杜威这么说,梁漱溟、晏阳初、陶行知这么探索了,在有为,我们也在努力继往圣之绝学。:)
Ps 《回家乡建一座图书馆》附录3详述了我们对于社区图书馆的定位的思考。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