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洪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硕士生导师

我是新金融领域研究者薛洪言,关于数字货币及无现金社会,问我吧!

自2009年比特币面世,到2019年脸书宣布将推出天秤币Libra,经过10年实践的数字货币经历了哪些演进过程?而中国作为全球移动支付应用最广泛的国家,央行也已开启法定数字货币系统研发,“数字人民币时代”是否即将到来?
我是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一直对金融科技新动态保持浓厚兴趣,并长期从事新金融领域的研究工作。近几年,金融科技领域创新不断、热点频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丰富、便捷着我们的生活。什么是法定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与数字货币、虚拟货币甚至第三方支付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央行数字人民币与Libra有什么不同?关于数字货币、虚拟货币,有什么想知道的,欢迎向我提问。也欢迎与我一起思考无现金社会的利弊得失。
百科 2019-09-23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个回复 共2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Hoa2019-09-23

能否浅显易懂地解读一下区块链、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的定义和联系?

薛洪言 2019-09-23

区块链一词来源于比特币,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提到了“chain of blocks”,随后在其发布的第一版比特币程序中,把保存交易数据的文件夹命名为了blockchain。最初blockchain仅指比特币的历史交易数据,后来被用来指代各种加密数字货币的历史交易数据。
人们对区块链价值的认识来自2014年10月大英图书馆的一次技术讨论会,全球著名的学者研究比特币的未来,最终把目标聚焦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大家开始认识到,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账本,更代表一种革新性的理念和技术范式。自此,区块链开始独立于虚拟货币,被当做独立的技术范式被研究和应用,随着区块链被广泛应用于金融、供应链、溯源、电子合同、存证、版权、物联网等领域,其概念外延也不断扩围,不再是数字货币的附庸。
数字货币,又称加密货币,国内不承认其货币属性,又称为加密资产,一些区块链把其货币属性切割掉,数字货币就变成了Token。数字货币属于链上资产,价值主要基于密码学及分布式记账等技术,在区块链中发行,在不同的地址间进行转让时就成了数字货币交易。
法定数字货币,顾名思义由货币当局发行,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的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与货币具有等同的法律地位,而数字货币在国内被界定为一种民间资产,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薛洪言 2019-09-25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央行并非为了发数字货币而发数字货币,不是为了赶时髦,不是为了创造风口,更不是要重塑或颠 覆现有的金融体系和支付清 算体系,只是顺应全球范围内货币电子化、虚拟化的大趋势。所以,不对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剧烈影响,是央行在试点数字货币过程中着重考虑的问题,以此为原则来选择技术路线和推广试点方案。
不过,影响肯定也是有的,简单列举几点:
(1)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可以大幅降低现金保管和兑付的压力。比如对ATM机的维护和安装需求,会进一步下降,满大街的运钞车,也会逐渐成为历史记忆。
(2)数字货币具有可追溯特征,控制资金流向将变得更简单。比如说,现在银行很头疼贷款资金流向,本来贷款装修房子的,可能去买房了;本来贷款买车的,可能买了股票,给贷后管理和风险控制带来很大压力。如果是央行数字货币,每一块钱都可追溯,借款资金用途挪用的现象会大大降低。说到这里,大家不难发现,有了央行数字货币,隐私保护的问题会愈发凸显,毕竟,很多场景下的资金流向都是隐私,没人希望自己的财务进出是透明的,所以,对现金的需求、对传统电子支付的需求,依旧会广泛存在。
(3)数字货币的渗透是渐进的。数字货币,离不开信息基础设施的支持,其应用场景具有局限性,特定的场景下,依旧需要现金。所以,从机制上看,央行必然是现金和数字货币两条腿走路,现金的使用会下降,但会一直存在。
(4)就普通老百姓日常使用体验看,数字货币的保存与支付交易,与当前的电子支付体验不会有实质的区别。我国已经建立起发达的电子支付生态体系,用户的支付习惯也已养成,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会顺应这一习惯而非强行扭转,所以在使用体验上,不会刻意追求变化,也不会允许有显著变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Mikka2019-09-23

无现金社会是未来趋势么?中国的电子支付全球领先,为什么要推出数字货币?

薛洪言 2019-09-23

精确来讲,“去现金化”是未来趋势,现金的使用会越来越少,但消灭现金是不可能的。在特定的交易场合,如线下交易、私密无痕交易等,现金都具备不可替代的优势,对现金的刚性需求持续存在。
电子支付取代现金,本质上属于体验的胜利,与互联网的崛起密不可分,场景线上化,支付交易自然也要线上化。电子支付肇始于线上场景,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渗透,反过来又携体验优势向线下场景渗透,完成了从互联网支付向移动支付的转变,最终造就了中国电子支付领先全球的优势。
数字货币之于电子支付,不再是体验上的胜利,而是模式和范式层面的进化。以第三方支付为例,虽然体验优异,但底层账户体系还是银行,断直连后,对清结算体系也没有根本的影响。基于区块链的虚拟货币,则可以抛却银行账户体系和现有清结算体系进行点对点交易,已经是范式层面的重大升级。
随着虚拟货币的渗透,以及Libra们的崛起,区块链对于现有清结算体系的重塑是大势所趋,从国际竞争的视角看,主要国家均已开展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和探索。对中国而言,布局数字货币,也是布局下一代清结算技术,其实验性和前瞻性意义强于实用性。所以,央行数字货币在体验上未必有升级,但在新技术、新模式的探索上的确算走在了前列。

薛洪言 2019-09-26

现阶段来看,大多数加密资产(或称虚拟货币)都缺乏实际应用场景支持,属于纯粹的虚拟资产,其价值存在于供需波动之中。很多人将虚拟货币比作黄金,但黄金的价值并非完全依赖于历史中的货币地位和当前的价值储藏手段,黄金是有实用价值和广泛用途的,而相比之下,虚拟货币浮在空中,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市场情绪和信心,波动很大,我对它们的价值并不看好。
当前,加密货币越发越多,市场集中度却越来越高。据Coinmarketcap数据,当前全球共计1.9万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为2365种加密货币提供买卖服务,总流通市值2819亿美元,其中,比特币独大,占比65%。前十大币种合计占比86%,留给其他2350多个币种的市值份额,不过14%。
投资者们变得越来越实际,越来越看中价值基础,形形色色的加密币及它们描绘的形形色色的愿景,越来越难以打动投资者(投机者)。99%的加密币,并没有价值基础,泡沫破灭后,再也起不来。
即便是头部的几个币种,分化也在加速。以太币一直是比特币最有力的竞争者,2017年6月,以太币市值曾直逼比特币,最低相差不过75亿美元;之后,起起伏伏,差距越来越大,至2019年7月22日,市值差距扩大至1608亿美元,以太币的市值只有比特币的八分之一,以太币与比特币之间,隔着7个以太币。
资金从山寨币中退出来,习惯性地流向比特币,与其说比特币的护城河牢不可破,不如说竞争币、山寨币们实在乏善可陈——白皮书发布时,市场还有憧憬,两三年毫无动静,面对骨感的现实,就只能用脚投票了。
转了一圈,还是这里更安全,币圈资金退守比特币,加密市场格局日益固化。但比特币的信任基础又有维系多久呢?
人们赋予比特币两大属性,一是支付工具,一是价值储藏手段。作为支付工具,比特币表现并不好,币值不稳定、交易成本高、处理能力低下,大概率上会被诸如Libra等稳定币替代;作为价值储藏手段,比特币比足黄金的说法也不过一厢情愿。
黄金天然是货币,这个世界对黄金的信任,不附带额外成本。而人们对比特币的信任,则以毫不间断地挖矿竞赛为前提。一旦这种高耗能的活动难以延续,旷工数量减少,比特币区块链将变得易篡改,信任基础将荡然无存,又能储藏什么价值呢?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涉及鼓励类、限制类、淘汰类三个类别的产业活动,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赫然出现在淘汰类之中。高成本维系的信任,必然不稳定。随着中国旷工的陆续退出,支撑比特币的信任基础正在被削弱。

SLA2019-09-23

薛洪言 2019-09-23

由于具体推出日期不确定,所以还不能断言我国会推出全球首个法定数字货币,不过中国是最早进行法定数字货币探索的国家,大致历程如下:
早在2014年年初,中国央行就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专门研究小组,以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6年1月20日,央行首次提出了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的目标,并于2017年1月29日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
2019年2月21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央行2019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深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Facebook发布Libra(天秤币)白皮书后,央行也加快了数字货币研发步伐,2019年8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曾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
天秤币与法定数字货币最大的不同在于,天秤币并非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Libra协会是天秤币的监管实体,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由Facebook等27家公司发起,定位于中立的国际机构。天秤币的愿景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对当前的货币金融体系带来挑战和压力,在全球推进过程中会持续面临监管压力。
天秤币本质上是一种加密货币,具有加密货币的特征,但锚定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波动性低,是一种稳定币。Facebook在全球有27亿用户,超过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为天秤币的全球普及打开了巨大空间。不过结合现阶段各国货币当局反映来看,天秤币在传统强势货币国家普及的难度较大,在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区,有可能最先取得突破,对当地货币产生替代效应。此外,从影响上来看,天秤币定位于稳定币,争抢的是数字货币在支付清 算领域的市场份额,天秤币的出现,对于其他定位于解决支付结算领域难题的数字货币是个坏消息,直接侵蚀其市场份额。
以比特币为例,比特币的核心优势是去中心化,解决了信任问题。Libra背后有巨头支撑,天然能俘获绝大多数人的信任,在安全性上不输比特币。此外,天秤币与一篮子官方货币挂钩,革除了币值波动的弊端;在物理性能更是秒杀比特币。天秤币及天秤币们的出现,将在大多数支付场景中取代比特币。一旦支付属性被削弱,比特币除了在各类匿名交易场景中充当支付工具外(会持续遭遇反洗钱监管压力),只能安静地做个投资品。问题是,失去了支付场景、退守为纯粹的投资品,比特币的炒作空间也将失去价值支撑。
当前加密数字货币上千种,但真正能承载货币职能的寥寥无几,同时,由于区块链的应用处于早期,其他实用型需求基本还谈不上,导致绝大多数加密货币都是一种投资品。问题是,缺乏实用价值的支撑,所谓的投资品就是空气币,靠炒作、靠忽悠,整个生态变得很差、很浮躁,泡沫化比较严重,在避险诉求下,加密货币市场集中度正变得越来越高。
据Coinmarketcap数据,当前全球共计1.9万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为2365种加密货币提供买卖服务,总流通市值2819亿美元,其中,比特币独大,占比超过60%。天秤币落地后,势必给现有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格局带来颠 覆式变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