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
中世纪军事史爱好者

我是中世纪军事史爱好者李达,千年帝国拜占庭为何消失,问吧!

拜占庭帝国,也被称作东罗马帝国。自君士坦丁大帝建都,到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破城,延续了1123年。数千年的历史,在教科书中却匆匆带过。查士丁尼、破坏圣像运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等历史事件,你对拜占庭帝国究竟了解多少?
我是李达,“拜占庭三部曲”译者,中世纪军事史爱好者,对拜占庭帝国制度史有所研究。拜占庭帝国对世界史进程有何种影响和贡献?它的历史为什么被后世淡化了?如果你对上述问题感兴趣,欢迎向我提问!
思想 2020-05-05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7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意大利南北经济和文化都差异很大,南方这么挫是不是要拜占庭背锅?

李达 2021-02-25

意大利南北政治与经济的统一实际上并不是历史的常态。在罗马共和国崛起夺取南意大利之前,南意大利和西西里岛是由希腊殖民者控制,这些地区的希腊语言与文化传统也是在这一时期就定下的。罗马共和国与帝国前中期的政治中心定在罗马,因此南意大利和北意大利短暂地统合在了一起,但政区也依然保留着南北之分。在罗马帝国西部衰败的时期,西罗马帝国首都和意大利大区的首府北迁拉文纳,南意大利失去了来自整个地中海的资源红利,经济再度转向与东地中海和北非的交流为主。自伦巴第人占据意大利北中部之后,南北名义上的政治统一也不复存在。神圣罗马帝国通过联姻曾短暂控制诺曼人的两西西里王国,但随后被法国安茹王朝的查理打断。两西西里王国的统治也延续到了十九世纪。
拜占庭帝国统治南意大利的时间约五百年,十一世纪中期终结。南意大利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与北意大利的分离始于罗马共和国时代之前,持续于拜占庭统治之后;南意大利庄园经济的建立源自罗马帝国时代晚期,而非拜占庭时代;北意大利城邦经济蓬勃发展之时,统治积贫积弱的南意大利的是两西西里王国,而不是同样积贫积弱的拜占庭帝国。因此我认为,意大利南北的经济与文化差异,与拜占庭帝国关系有限,而与拜占庭帝国的直接统治更是毫无关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李达 2021-02-17

首先,很抱歉没有及时回复。
1.从多神教改信基督教的主要目的还是统一帝国的思想。和多神教的松散崇拜相比,一神教的信仰更单一,因此也更便于“基督在凡间的代言人”管理。当然,大帝国各地区,各阶层之间的社会派系纷争并不会因此完全消失,此后许多矛盾也依托了基督教教义与派系争执。
2.前一个问题已经说过,多神教是一系列松散崇拜,甚至一些社会文化思潮的集合,并没有足够稳固的体系。在社会动荡的三世纪,远比这些松散崇拜激进的基督教,自然而然地在竞争中取得了优势,并逐渐赢得了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军人阶层的支持。因此,即使旧文化中心雅典依然活跃了一段时间,也有试图恢复多神教信仰的尤里安出现,多神教也依然难免在和一神教的竞争之中处于劣势。
3.罗马城,对四世纪与五世纪的罗马帝国而言,并不“如此重要”。阿拉里克的掠夺加剧了罗马城的衰败,但并不是罗马城衰败的开始。四世纪时罗马城确实居住着大批富裕的世家大族,但这座城市早就不是罗马帝国西部地区的政治中心了,留在西部的皇帝,以及罗马帝国分治之后的西罗马皇帝,此前住在特里尔或米兰,此后退往易守难攻的拉文纳。尽管意大利的世家对拉文纳政府仍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一则他们未必来自罗马城,二则他们的影响几乎仅限于政治阴谋,在面对外敌之时从来一筹莫展。此后,东哥特王国的都城,以及拜占庭时代在意大利的行政中心,也都是拉文纳而不是罗马。在后世眼中,罗马城有着相当的象征意义;但同时代人眼中,这座城过往的荣光早就被拥挤、腐朽和不合时宜的自负掩盖了。

李达 2020-05-11

个人认为,政区与战略层面上的军区制,与财政和管理层面上的农兵制,可以分成两部分讨论,而两者的发展历程也从来不是严格对应的。
军区制和农兵制,能够满足帝国战略防御与相持时期(约七世纪-九世纪)的军事需要,这一时期这两个体制也较为稳定。这一时期,军区制带来的主要问题,是大军区将军手握重兵带来的政局动荡。希拉克略王朝末期,查士丁尼二世时代的大动荡,和早期军区制确实有关。但无论早期还是中期的军区制,军区将军都是皇帝任命与军界推举的结合,加之相对不利的军事态势会很快淘汰掉无能的指挥官,其结果上并没有促进地产贵族的产生。
九世纪与十世纪,阿拉伯帝国与拜占庭帝国均开始组织常备的中央军,军区制和农兵制在军事意义上逐渐不敷需求。军事贵族家族在这一时期开始形成,不过,由于他们的地位依然需要依托军职体现,这些家族成员的贵族身份并不算稳固,在对外战争与内战的胜负之中,这几个家族也是几番起落。高度依赖军职与军事胜利的他们自然站在保护农兵的角度,尼基弗鲁斯二世的叔父在争夺政权时被罗曼努斯一世刺瞎,而巴西尔二世的祖父被罗曼努斯一世夺权,但出身低微的僭位者罗曼努斯一世,来自军事贵族的僭位者尼基弗鲁斯二世,以及皇位的合法继承者巴西尔二世,代表不同派系,各有仇怨的三人(出于不同的目的)各自立法保护农兵,也都是为了阻碍“地产贵族做大”。无论从帝国财政的角度考虑,还是从军界领袖的私人利益考虑,破坏农兵制都是不利的。
不过,在任何时代,农兵所控制的地产只是帝国纳税土地总量的一小部分。即使帝国政府严格保护农兵和他们的地产,大地主也完全可以兼并余下的,更缺乏保护的小农与小地主的地产,而后通过权力寻租寻求避税。这个问题,独立于军区制和农兵制问题之外,却是帝国财税在“佐伊之夫”时代迅速流失的主要原因。财税的流失,加上军事压力的暂时减小,进一步导致中央军和地方军军饷遭到拖欠与克扣,以至于新的军事威胁,塞尔柱人发起入侵之时,帝国的军事力量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所以说,军区制与农兵制是否导致地产贵族做大,答案是否定的。由此而生的军事贵族不希望地产贵族做大,和他们争夺权力。而拜占庭帝国财税体系在土地兼并之中枯竭,导致军队废弛的结果,并不是军区制和农兵制本身的存亡与否可以决定的问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