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萃峰
安徽师范大学讲师、历史学博士

我是东汉魏晋史研究者刘萃峰,关于历史上真实的三国纷争,问我吧!

三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也是广大历史爱好者最感兴趣的时代之一,堪称许多人喜欢历史的原点。强大的汉帝国为何会四分五裂?三足鼎立的局面是怎样形成又如何结束的?我们所熟知的小说《三国演义》和诸多三国题材的影视、游戏作品,与真实的历史又有什么区别和联系?
我是东汉魏晋史研究者刘萃峰,历史学博士、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讲师,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京都大学人间环境学研究科,主要研究方向为东汉魏晋政治社会史、江淮地域史。关于东汉三国史的相关问题,非常愿意和大家一起探讨!
334
思想 2020-06-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3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真实的诸葛亮叫什么

刘萃峰 2020-07-01

刘萃峰 2020-06-29

您好!蜀汉灭 亡的原因,大家探论已经非常多了,我简单谈谈个人的看法。
首先,实力悬殊是根本原因。虽然巴蜀号称沃野,汉中地势险要,但物产、人口较之中原,毕竟差距太大。纵观整个中国古代史,以巴蜀为根据地统一全国的,非常罕见,基本都是偏安政权,如公孙述、蜀汉、成汉、谯纵、前后蜀、大西等,时间长则大几十年,短则几年,最终都难逃被灭的命运。那有没有例外呢?有的,那就是《隆中对》里说的“高祖因之以成帝业”——汉高祖(高帝)刘邦。为什么?这就涉及到外部因素。
刘邦面临的环境是,中原虽都名义上服从项羽的管辖,但实际上各自为政,并未统 一。所以他可以团结拉拢,各个击破。蜀汉面临的局势要严峻得多,如果是想多玩几年,那蜀汉可以不主动出击。但要想不亡,绝不可困守,只有积极防御。因为中原已经统一,安稳发展,实力差距只会越拉越大。所以隆中对里诸葛亮谋划的“兴复汉室”的前提是“待天下有变”,无变的话,难度实在太大。
第三,除了实力的根本差距和严峻的外部环境外,蜀汉内部根基并不像题主说的那么牢固。刘备并非巴蜀土著,入川后没几年就去世了。蜀汉的统治班底,刘禅、诸葛亮、蒋琬、费祎、姜维都不是本地人。虽然诸葛亮尽量调和,但矛盾在所难免。随着他的去世,荆州外来人才的凋敝,冲突必然加剧,乃至出现谯周这样的“卖国派”。西晋建 国后,也满足了这些土著的要求,把外来官员都迁出了巴蜀,基本实现了“蜀人治蜀”。
其它因素就不谈了,总结起来,根本的就是实力差距,然后就是内外两个因素:内部不团结;外部对手强大。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9个回答

孔明真的有三国那么聪明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3

很多支持纸质书的观点,重要论据都是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因为手握一卷,可以闻到淡淡的墨香,可以摩挲纸的质感。这种体验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数字原住民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种体验。因为数字阅读带来的轻便、互动、参见与链接的便捷,以及数字阅读与音频视频的融合全然是另外一种体验,这两种体验没有可比性——不是说一种体验高于另一种体验,而是这两种体验基本上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可比较。也因此,这些论据支持性不强。
纸质书的长期存在,有其内在的逻辑。我认为是时间上的共时性、空间上的延展性以及形式上的工艺性。
共时性体现在读者可以同时打开一本书的多个页面前后翻看或比对,也可以打开多本图书,切换页面的方便程度远远大于电脑屏幕——事实上无所谓切换,人看纸质书的时候视野是很广阔的。虽然电脑上我们也可以同时打开多个窗口,还可以进行某些文档的精确比对,但是切换和比对的直观程度却低了很多。共时功能在现实生活中是经常要用到的。比如一本小说,看了开头有时按捺不住,想翻翻后面的进展,看到后面有时想想翻翻前面的伏笔。我想大家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一本书打开两三个地方,前后翻看。一直使用Kindle的朋友知道,Kindle的功能设置一开始是不方便前后翻页浏览的,现在可以实现,但还是没有纸质书方便。当然,电脑也可以开多个窗口并同时呈现,但自由程度远不及目光扫来扫去。我甚至有时在处理多个文档的时候开两台电脑,一台用于直观呈现需要的文档,一台用于开多个文件切换窗口拷贝粘贴。
延展性体现在纸媒介在空间上没有太大的局限。电脑屏幕再大,面积还是受限。它基本不能呈现对开报纸的版面,也就表达不了版面设计所传达的意味,表达不了大幅图片又或大字标题所提供的冲击力。当然,数字媒体可以通过动画、音响效果等另外的方式表达冲击力,我不是比较两者的高下,只是想说明,纸媒体,至少在目前有无可替代的地方。又比如地图,当然数字地图提供了检索、设计线路等传统地图前所未有的便利,但是它无法展开为大尺寸。随着导航越来越智能,开车的人基本都不看地图了,也越来越不认识路。导航永远只提供前方,而大地图同时呈现全局和细节,俯瞰视角所提供的全局观和方向感,是数字地图无法替代的。但像我这样有看地图癖好的人可能不多,地图濒危似乎已经实锤了。另外我见过一幅“古典音乐大师”示意图。该图用树的形式展示了古典音乐各大师之间的流派、师承关系。这种结构也是电脑屏幕很难呈现的。
共时性和延展性是纸媒介不同于数字媒体的最内在的两个特点。两个特性在一定前提下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发生重大新闻事件后,常有人比对各大报的头版,这个时候几张报纸一摊,看得清清楚楚。纸媒体的这种便利,既可以从共时的角度也可以从延展的角度去理解。
从外在的方面看,纸媒介还有工艺性。这个很容易理解,比如一件艺术品,看原作、看仿作和看印刷品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出版界有“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入选作品,件件都可称为艺术品,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我个人猜测,随着数字媒体的发展,纸质书的工艺性会越来越强,成为既可以阅读又可以把玩的艺术品。
2015年2月27日澎湃发表过一篇文章“为什么伴随电子阅读器长大的00后更爱纸质书?对,你没看错”,讨论到记忆方式。电子书的呈现是流式,内容在屏幕上的呈现可能是千变万化的。但纸质书内容的出现是在固定的地方,版面设计本身也能传递更多的信息。读者的记忆,除了内容本身以外,还有位置、呈现方式等其他信息,这种认知也是更加直观的。似有研究表明,位置等附加信息有助于理解与记忆。
所以纸质书有没有未来,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