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佳黛
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
张玮玉
新国大传播与新媒体系副教授

我们长期从事粉丝经济研究,如何理解饭圈文化与粉丝行为,问我吧!

2020年11月,某图书编辑控诉饭圈养号控评“注水”,此前更有明星粉丝攻陷AO3网站引公愤、私生饭盗刷明星里程等事件。不知何时起,与“粉丝”一词绑定的都是“非理性”“盲目”“无底线”等病理化描述。
为什么在今天,粉丝经济似乎已成融媒体时代线上经济的底色,而粉丝形象又崩坏至此?如何理解粉丝过度消费与资本力量之间的纠缠关系?从《超女》时代的扫碟、拉横幅,到今天的同人创作、视频混剪,追星方式有了哪些变化?社交媒体的推动之中,粉丝群体更凝聚还是更割裂了?我们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与新媒体系副教授张玮玉、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白玫佳黛,如何理解当代饭圈文化与粉丝行为,问我们吧!
1k
思想 2021-03-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7个回复 共4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为什么粉丝会对明星“死心塌地”?

白玫佳黛 2021-12-15

其实也没有几个粉丝是没有墙头,没有脱过粉,没有爬过墙的。我们说粉丝对明星“死心塌地”一般来说指的是在一般观众(路人)认为该明星的艺能不佳,或者道德有亏的情况下,部分粉丝仍然没有脱粉的这种情况。
首先,偶像化的明星体系中,粉丝对明星抱持着“养成”的态度,对其未来的进步有期待,认为自己可能眼光好,是“能挑中千里马的伯乐”的情况下,粉丝对明星艺能的容忍度会更高一些。但是如果明星表现出事业心不重,长期没有进步的话,这些粉丝也会走人的。
第二,对于明星的私德,粉丝内部的标准其实差异比较大。明星说没谈恋爱其实偷偷在谈恋爱不公开算不算私德有亏?明星劈腿算不算私德有亏?偶像明星能不能谈恋爱?被曝光的到底是性侵还是当初两厢情愿?事实上粉丝是在信息过剩(对明星的物料了解很多)同时又不掌握关键信息(事实细节可能有诸多争论)的情况下,在自己前期可能对该明星有很多金钱、精力和感情投入的情况下,在大粉和职粉、营销号、公关会进行舆论引导的环境中,来进行判断的。这或许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决定。
第三,明星的负面新闻,如果公关到位,可能反而会成为“虐粉”的一个材料,使得粉丝越发觉得明星委屈,惹人怜爱,需要粉丝更多的支持,从而不仅不会脱粉,反而会付出更多的金钱和精力。
第四,在社交媒体上,如果不是专门花费精力去追踪,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是难以知道一个粉丝是否脱粉了的。有些粉丝会默默离开。有些粉丝有多个账号。所以,我们大多数情况下看到的是,明星还有粉丝在追随着。但是可能实际上这些粉丝的皮下,或者其粉丝群体,已经是很多拨儿人来来去去很多次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张玮玉 2021-05-20

“倒奶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相关的整治行动也已经开始了。借着这个问题,我想谈谈娱乐产业的金融化,包括偶像如何成为了类金融工具(不仅仅是赚钱工具这么简单)。偶像作为一种文化产品,拍戏开演唱会接代言甚至直播带货,我姑且称之为传统的赚钱方式,有一定的偶像劳动和使用价值在里面。然而偶像作为一种金融产品,就和股票非常类似了,靠的是煽动购买者的想象力,以及对未来的期待。“虐粉”就是一种煽动“哥哥要选不上啦”的期待,然后刺激粉丝“做票”的金融逻辑。股票市场就是靠“起起落落”赚取差价,选秀也靠排名中的“你追我赶”赚取粉丝的金钱。很多广告主产品方也是利用粉丝们对“有流量哥哥的路就会好走一点”的期待,靠粉丝大量购买并不完全需要的产品挣钱。不管资本方的手段多么高明,最终还是要靠每一个粉丝“买账”。有一种粉丝心理是,我不想打投啊,可是别的偶像的粉丝都这么干,我不这么做我的偶像就要吃苦了。有一种股民心理是,我不看好这个股票啊,但是大家都看好都买它就是会涨啊,我不买我就亏了。最近的股民组织起来反抗做空某个股票的行为,提供了粉丝社群的新的想象。想象一下某个偶像的粉丝社群,严禁打投做票买不需要的产品;甚至整个粉丝世界都以此为耻。我仍然相信粉丝们会用其他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支持,而这些方式可能更温暖有爱。

如何看待一些"圈外人"对某些粉丝和爱豆的轻视或者不屑一顾的态度

白玫佳黛 2021-04-18

柒星2021-03-19

粉丝群体是否会合法化?

白玫佳黛 2021-04-18

张玮玉 2021-03-24

这个问题也是好棒,但是也好难答。这需要回答者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产业有比较深刻的了解,很抱歉地说一句,了解不是很深入,答得不好请见谅。如果以当下作为一个横切面的话,其实一个共同点就是互联网产业对文化产业的冲击,或者说是一种深度融合。以往想到欧美文化产业,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好莱坞、迪斯尼,大资本大制作全球发行全球赚钱,常常受到“文化帝国主义”的批判;日韩出来的一个模式,算是对“文化帝国主义”的抵抗,也就是在某个地区(如东亚),由于文化接近性和地区资本之间的连接(有时候还有官方的积极推广),可以产生一种“文化地区主义”。可是两种已有的模式都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产生了改变。互联网产业很大的一个部分就是“注意力经济”,强调用户时长和产品粘性,这些都要靠“内容”吸引眼球。再加上互联网技术提供了几乎没有上限的“分众渠道”,只要有用户感兴趣,就可能有一个专门的频道来提供相关内容,因此向来以提供内容为生的文化产业,也开始向高度分众化转变。其他国家和地区有没有这种“以互联网为依托、高度分众化”的粉丝经济模式呢?从我有限的观察来说,有,肯定有。比如说,国内很多的偶像是来自于遵循韩国练习生模式的商业公司,从养成到出道,互联网是保持偶像与粉丝之间联系的重要渠道。但是总感觉有一点点差别,就是粉丝和大众媒体的热衷程度上,似乎国内更甚一筹(也可能是因为我关注国内相关的信息比较多)。这也许说明了国内粉丝们的自组织能力更强,更会产生影响力;也可能说明国内“分众”的排他性更强,以及这种“强排他性”带来的审视和冲突更明显;还有可能说明国内的粉丝社群正在经历一种如何和更广阔的世界打交道的过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