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夏莲
58岁奥运选手,第37届世乒赛冠军

我是58岁奥运乒乓球选手倪夏莲,关于我的乒乓人生,问吧!

人到了58岁的年纪,一般会做什么?准备退休,带孙子孙女,跳广场舞?当然,也可以参加奥运会。我曾入选中国国家女子乒乓球队,随队获得过世锦赛冠军。2021年我第5次站上赛场,成为奥运史上最年长的乒乓球运动员。虽然比赛失利被淘汰,但我仍然无悔选择。
58岁的我为何依然走上奥运舞台?作为职业运动员,如何面对风光不再的暮年?这一届奥运会乒乓球赛场,有哪些值得讨论的看点?我是奥运赛场上的58岁阿姨倪夏莲,关于我的乒乓人生,一起聊聊吧!
运动 2021-07-2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1个回复 共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想听一听您不平凡的赛场经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

在人们称为马可波罗时代的13、14世纪,经黑海、跨俄罗斯大草原、取道帕米尔来到中国的威尼斯或热那亚商人,出发时最趁手的商品莫过于伦巴第、威尼斯和汉萨同盟城市出产的亚麻布匹,它们便于携带,沿途也最容易出手。除此之外,米兰的精纺呢绒、佛罗伦萨和低地国家的各色羊毛面料,也是不错的选项。而巴尔干的琥珀、威尼斯的水晶玻璃制品,更是备货单里必不可少的品相。这些货物中的少部分可能抵达中国,但沿途兜售完毕才是商人们丝路东行中的KPI,因为他们必须“在到达乌尔根奇时已经积攒了可以换取银子的现钱”。(《陌生人马可》 p.49)
 当年的意大利商人从中国采购什么?各类丝织品和生丝当然是他们关注的热点,因为“十三世纪下半叶至十四世纪上半叶,生丝和丝绸是从东往西商路上的主要货物之一。在那个世纪里,昂贵的丝线成为意大利新兴丝绸织造业的重要原料,卢卡城是其中声望最高的织造中心。”(《陌生人马可》 p.50)
 如果说,生丝和丝织品是马可波罗们在中国贸易中尽人皆知的“大宗商品”,那么,暗流涌动的“麝香贸易”才是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比如马可波罗本人)于西行归途的最高商业机密。麝香,一种高价值高利润的高端商品,一种特别名贵的芳香材料,它尚未向西方揭开自己的秘密也远未在西方得到普及,而西方的人们,只是在多年以后的遗产清单里才发现了马可波罗深耕其中的合同与票据。(《陌生人马可》p.58)

14

据蒋玄佁先生(已故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画家、琉璃文化研究学者)《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所引,梁思成、刘致平编《琉璃瓦》指出:“琉璃,在中国,到汉代尚极珍贵,其用于屋顶,也许始于北魏。”据《魏书》载,有西域大月氏国商人,携小型琉璃制品来华销售,尔后中国得以仿造。《中国古代玻璃研究》又引章鸿钊《石雅》说:“中国琉璃最早系由东罗马传入,到北魏开始自己制造。”《琉璃考释》称,琉璃者,原称“璧流离”,梵语曰Vaidurya,中国古时未见,“是斯物之入,当自汉始。”李乔苹《中国化学史》云:“西方琉璃输入,是自大月氏琉璃后,在广东仿造。实际上琉璃输入是汉开始,无疑是在六朝至隋的时间内制造。”
诸说有所不一,颇为一致的,以为琉璃本为“舶来”,大约汉时传入,始造于北魏。
《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责编张翠“编者注”云:“琉璃,最早是中国古代对玻璃的一种称谓。一般以为,琉璃是一种人造水晶玻璃,因其对光的折射率高,呈现为晶莹剔透的效果,古人以之为贵重的艺术品。”“琉璃应是玻璃的一个种类,其范畴远较玻璃为小。”
宋李诫《营造法式》云:“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天工开物》记载如何烧制琉璃:琉璃成坯。置窑内烧造而成。“成色以无名异、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赭石、松香、蒲草等染黄,再入别窑,减杀薪火,逼成琉璃色。”琉璃瓦等,一般为黄、绿、蓝、黑四色,成为旧时中国政治、伦理高品位建筑的标志性瓦作。皇家宫殿、陵寝或一些官宦高等建筑,一般以琉璃瓦覆顶。黄色琉璃瓦,为皇家建筑所专用。明清北京紫禁城(现北京故宫)的覆瓦,为一大片黄色琉璃瓦阵。黄色为帝王宫殿、陵寝、皇家庙宇等施用的专色,但不等于一切皇家建筑,一律都用黄色琉璃,北京天坛的祈年殿,为蓝色琉璃瓦覆顶。有些为帝王、朝廷所钦定的建筑,如山东曲阜孔庙大成殿的瓦顶,为黄色琉璃。
中国古代土木建筑,以地基、立柱与梁架为承重构件。琉璃瓦覆以屋顶,并非承重构件,其对于建筑物的牢固程度而言,一般没有影响。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