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程
青年文史作家

我是青年文史作家张程,关于古代官员的真实生活,问我吧!

古代备考得花多少钱?衙门的工资待遇和开销如何?古代“打工人”工作有多辛苦?“退休”需要怎样的流程?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无数年轻人发奋读书,通过科举考试步入仕途,经历官场百态。而古代职场弥漫着人情世故,有越来越密的规章制度,同样也离不开人情国法的取舍与权衡。
我是张程,青年文史作家,北大政治学本科与硕士,历史学博士在读,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主讲人之一,出版有《顽固与脆弱:古代历史上的泛权力》,关于古代官场的运转和古代官员的职场生涯,欢迎向我提问!
415
思想 2021-10-2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个回复 共4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2021-10-22

据说一个举人,就活得相当滋润?

张程 2021-10-25

举人是中国古代的中等科举功名,介于秀才和进士之间。因为中国古代的秀才基数比较庞大,进士人数较少且几乎都在追逐更等官位,举人便具有了特殊的地位:一方面,他们是地方士绅的主力,另一方面,举人是入仕当官的门槛功名。有研究表明,中国明清时期有一半的举人最终入仕为官,另外一半留在乡间,转化为了乡绅阶层。他们在乡间拥有四大方面的特权,或者说四项保障他们比较优越生活的权利。第一、政治特权。举人半官半民,一只脚在乡间,一只脚踏进了衙门里。他们在政治上拥有遇官不拜、对话不名的特权,和官员可以平等相待,而面对乡间百姓,他们又可以以老老爷和官府代言人自居。官府遇到地方问题,通常也要通报举人或者征询意见,甚至请举人们走到前台处理。第二、司法特权。举人涉及司法案件,在没有被省学政剥夺功名之前,不受拘押,更不能受刑。官府如果需要他们出庭,只能客客气气地请他们到官衙来协助调查,而非传讯。第三、经济特权。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举人是可以逃避徭役的。他们作为准官员群体可以豁免本人,甚至是几个家属的徭役。即使不能豁免的田赋税收,他们也可以按照政府白纸黑字规定的标准来缴纳。大家不要小看了“白纸黑字”这四个字。在中国古代,财政存在着法定和实际双重运行的标准和规则。通常情况下,实际的财政税收的标准和做法要比白纸黑字的规定严苛得多。横征暴敛不会发生在举人身上,相反他们还有各种手段逃避税负。以上这三方面(政治、司法和经济)特权使得举人拥有了巨大的获利或者寻租的空间,他们跟乡间的普通老百姓相比,能够更充分地运用各种明里的暗里的制度性内容为自己谋利。第四个特权,也就是刚才说的举人是中国乡绅阶层的主力。他们凭借着种种特权以及在教育、文化方面获得的优势,往往为乡间所重视。基层社会通常推举举人们作为乡间的代表,进行基层社会治理。这就赋予了举人及其家庭特殊而优越的地位。他们能够在里面获得切实的利益。正是因为举人拥有这四个方面的特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oxford2021-10-24

衙门里有没有免费的工作餐和宿舍?

张程 2021-10-2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2

整体来看,城市不想结婚的年轻人还是多于农村的年轻人,这是因为婚姻与家庭观念的转变往往是经济发展、城市化、居住方式转变等方面带来的,城市经济更发达、居住方式更多样化、传统的家庭观念也进一步被弱化。
  从不婚的原因来看,不仅仅是城乡差异,更多的差异来源于社会经济地位与一些宏观的社会因素。
  对城市地区的男性而言,较差的经济条件会造成被动不婚,从数据来看,对于只有小学教育程度的“80后”男性,有接近15%可能会维持终身不婚,因为没有办法积累足够的婚姻经济基础。
  对农村地区的男性而言,至少在“80后”群体中,个体的社会经济地位对终身不婚的影响倒并没有很大,不同教育群体仅在进入婚姻的时间上有差别,但在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上差别不大。造成他们能否进入婚姻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性别比,如果适龄的女性太少,也同样会造成一部分农村地区男性的被动不婚。
  和男性略有不同,农村不婚的女性非常非常少,不婚的女性往往集中在城市高教育、高收入的群体中,也就是所谓的“剩女”(但这其实是一个充满歧视性的词语)。在“70后”受过大学本科及以上教育的女性中,大约有5%可能会维持终身不婚,造成不婚的原因被动与主动兼而有之。一方面,她们无法找到在学历、收入上与自己相匹配的男性,这是被动的一面。但另一方面,这些经济独立的女性也不想要在婚姻上将就,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宁愿不婚,这是主动的一面。然而,在“80后”中,我们看到“剩女”其实已经成为了一个伪问题,高收入、高学历的女性在择偶市场上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80后”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教育的女性,结婚的比例超过教育程度比她们低的群体。

24

关于当代年轻人的婚育问题,我认为可以从态度与行为两方面来看。
  从态度方面来看,根据全国调查数据,当代年轻人不愿意进入婚姻和不想要生育所占的比例并不是很高。在“95后”和“00后”群体中,不想结婚的比例也仅有3%左右。类似的,在“90后”中,被问及自己的理想子女数量时,也仅有不到5%的受访者回答不想要生育子女。
  从行为来看,在2018年调查时,对于25-30岁的男性和女性,分别有约70%和85%已经进入了婚姻,而在这些进入婚姻的女性中,有85%已经生育了至少一个子女。因此,虽然在网络上关于不婚不育的讨论非常热烈,但是现实生活中不婚不育仍然并非主流的选择。但是,相比于“70后”和“80后”,年轻的“90后”与“00后”确实在婚姻、生育的观念与行为上发生了变化。一方面,年轻人不断推迟进入婚姻的时间,晚婚越来越普遍,另一方面,年轻人的理想子女数量平均也更低,更偏好小型化的家庭。
  对于你提到的约定俗成的婚姻,可能更多是以婚前同居的方式而存在。的确,中国的年轻人现在的同居非常普遍,在2010年之后进入婚姻的人们中,有超过40%都有过婚前同居的经历。但是,同居目前在我国仍然不能取代婚姻,人们会把同居作为“试婚”或者婚姻的前奏,如果两人相处合适的话,最终还是会选择正式的进入婚姻。从数据角度的佐证就是,同居在我国维系的时间相对较短,平均只有10个月左右,跟婚姻相比,并不是一种稳定的家庭形式。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