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媛

我是图书编辑李静媛,喜怒哀乐中有哪些脑神经奥秘,问我吧!

近年来,家庭暴力、校园暴力、心理创伤等话题越发引起社会关注。儿童时期被忽视、缺乏关爱,成长中遭遇暴力、背叛、伤害、失去亲人,都统统会成为影响后续成长的“创伤”。 而这些创伤历史,将伴随之后在世界的所有穿行,影响每一段关系、每一次互动和每一个决定。如果想获得疗愈,就不要再质疑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要回顾“你经历了什么”?
大脑会对压力和早期创伤做出怎样的反应?大脑有遗忘不愉快的复原力吗?我们要如何从过去经历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我是中信出版社《你经历了什么》一书的图书编辑李静媛,如何通过了解大脑重建命运,问我吧!
265
探索 2022-01-2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4个回复 共2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李静媛 2022-02-09

当我们面对压力时,会产生一系列应激反应。比如唤醒反应,在唤醒反应中,大脑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压力事件,排除掉一切身体内部和外部无关紧要的信号。为了准备作战或者逃跑,我们的心率会增加,肾上腺素和相关的压力激素——比如皮质醇——会得到释放。肌肉中储存的糖原同样会被释放。血液转移到肌肉中。这个反应的关注焦点一般是外部的。
几乎所有人都曾经在感受到威胁时以某种形式体验过这种激活反应。这些威胁可能是去看牙医、轻微的交通事故、迫在眉睫的考试、激烈的争吵,或者面对公众演讲。你可能会感觉到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精神焦虑或者紧张。这全都是因为唤醒反应被激活了。
当我们感觉压力过大,难以承受时,我们可能会进入解离反应,进入一种僵住的解离状态。你会感觉好像脑缺血,大脑一片空白。
大脑的所有功能都取决于我们所处的状态。当我们从一种状态转变为另一种状态时,“控制”(主导)我们行为的脑区也会发生变化。比如说,当你处在平静状态时,你就能使用大脑“最聪明”的那些区域(大脑皮质)进行表达和创造。当你感觉受到极大压力的时候,大脑皮质系统就会失去主导性,一个人感觉到的威胁越严重,就会有更多主导权从高层级系统(大脑皮质)转向低层级系统(间脑和脑干)。恐惧会关闭许多大脑皮质系统。
在恐惧状态下(失调),大脑较高层区(如大脑皮质)的一些系统会被“关闭”。这就使我们记住的东西的检索效率低下。一个常见的例子就是考试焦虑症。考试的内容已被存储在大脑中,但在特定的时刻(例如在考试期间),突然无法检索。当这个人处于良好的调节状态,感觉到与他人的连接,感觉到安全时,存储的内容就可以被提取,也更容易检索。
为什么有些人遇到事情总是倾向于退缩呢?为什么当事情变得具有挑战性时,有些人就立刻弃赛退场?这是因为你的大脑已经被训练成在你感觉不舒服或受到威胁时立刻进入解离状态。即使数学考试的威胁没有想伤害你的人的威胁那么大,你的解离反应仍然有可能会过度强烈,以至于你对数学考试的反应是关闭(shut down)。
我们可以尝试着让解离反应发挥它积极的一面。部分解离能够帮助我们适应环境,这在许多情况下都会发生。如果一个士兵在战斗中只是简单地按照唤醒反应的连续状态行动,到了逃跑阶段和战斗阶段,他就会从地上跳起来,然后被射杀。为了连接到大脑皮质,凭借他接受的训练来思考和行动,让自己在战斗中生存下来,他就需要一定程度的解离反应。这对生存至关重要。
如果没有解离反应,一个人越是受到威胁,他就越会恐惧,他的大脑皮质就会被关闭。能够部分解离,与一部分外部世界的威胁脱离开,专注于自己受过的训练,这是竞技体育和艺术表演等高压领域成功的关键。术语“心流(flow)”和“进入状态(in the zone)”都被用来描述这种部分解离的状态。
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在每一天都会用到解离。比如偶尔走走神,让大脑放空一下,这就是一种健康的应对机制,也叫心智游移(mind-wandering)。反思性和创造性思维要求我们在某一时刻停下来,进行反思,花点时间思考。我们反思过去,想象未来,让这种解离式的“游离”成为日常生活中的关键部分。而且它对人际关系互动也是至关重要的。

李静媛 2022-01-31

一个人最早期的经历会产生最大的影响,因为那时大脑的发育速度最快。
你的个人经历,你生活中出现的人,你所处的环境,都会影响你的大脑发育。其结果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大脑都是独特的。我们各自的人生经历塑造了我们大脑组织和功能的关键系统。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看待世界和理解世界的方式都是独特的。
有些人的创伤经历发生在成年。如果这样的经历能够改变成年人的大脑,那么想象一下,婴儿和儿童受到的创伤会对他们有多么大的影响。
从我们还在母体中时,发育中的大脑就开始储存我们的人生经历。胎儿大脑的发育会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包括母亲承受的压力以及饮食和行为模式。在最初的九个月里,大脑的发育是爆炸性的,有时可以达到每秒“诞生”两万个新神经元的速度。(相比之下,成年人在状态最好的一天也只会产生七百个新神经元。)新生儿出生的时候,有八百六十亿个神经元。这些神经元会继续生长,相互连接,构建成复杂的网络,让新生儿开始理解他们所处的世界。
我们的外部感官——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监控着我们身体外部发生的事情。为此它们需要依赖感觉器官——眼睛、耳朵、鼻子和皮肤。当这些器官受到光线、声音、气味或触摸的刺激时,特定的神经元就会将信号送入大脑。
大脑会对每一个输入的感觉信号进行分类,将其送往“倒三角上层”的脑区,进一步进行整合和处理。这会让每一段人生经历都变得越来越丰富,因为各种输入的信号会根据它们被分类的方式连接在一起。比如,大脑会将一些视觉信号和与其同时出现的听觉(声音)、触觉(触摸)和嗅觉(气味)信号送往同一个区域。这些来自同样经历的不同感觉——图像、声音、气味和行动就会开始连接,成为我们理解世界的开始。
当我们的大脑开始存储这些连接了的复杂记忆时,我们的个人经历档案也正在开始创建。随着我们不断长大,我们在不断理解身边发生了什么。那个声音代表着什么?有人在抚摸我的后背,又意味着什么?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当这种气味出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在人生早期的每一个时刻,我们不断发育的大脑都会分拣和储存我们的个人体验,制造出我们的个人“密码本”,帮助我们解释这个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创造出一个独特的世界观。
生命最初几年的经历与其他阶段相比,在塑造大脑组织方面有着不可比拟的强大力量。
孩子们吸收的信息要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一个人年纪越小,情绪状态就越敏感。人们以为在小孩子面前可以随意骂人,甚至可以表现得很暴力。比如很多母亲会说:“嗯,等孩子再大一点,我就会离开他那个粗暴的父亲。”她们以为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一个人年纪越小,越需要依赖抚养者——父母和其他成年人——来帮助他理解这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小孩子正是通过这些成年人的筛选来体验世界的。
当一个人在生命最初的两年,也就是从出生到两岁的时候,在他发育出可以对事情做出解释的能力以前,如果他经历了创伤,对大脑造成的冲击会比他能够使用语言对创伤进行解释之后更猛烈
儿童的大脑皮质尚未完全发育。三岁以下的儿童,大脑皮质神经网络还不够成熟,无法形成所谓的线性叙事记忆(也就是关于何人、何事、何时、何地的记忆)。但在大脑的较低层区,其他神经网络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会因为我们最早期的经历发生变化。连接——或者说是记忆——在大脑的低层网络中不断产生,这对儿童大脑中的创伤储存方式有着巨大的影响。
当一个人在小时候经历过创伤,就会出现伴随他终生的执念和行为。最严重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会破坏他成年后的亲密关系。

长期焦苦抑郁,对于大脑的改变是怎么样的?

李静媛 2022-02-02

大脑的全部功能都依赖于状态。在任何时刻,我们身体系统的总体情况和意识所关注的问题都会决定我们的状态——而且我们的状态能够以极快的速度发生改变。两种最最主要的状态是清醒和睡眠。
睡眠状态有不同的层级(比如REM,也就是快速动眼睡眠 )。清醒状态也是一样。我们在清醒的时候也有不同的“层级”,或者说是不同的唤醒状态,包括:平静,警觉,惊恐,害怕,恐惧。
在平静状态下,我们平静、放松,让我们的意识游离,这时我们能够使用大脑最聪明的那一部分——大脑皮质。
“警觉”意味着我们专注于外部世界的某些方面——比如说对话。当我们能够很好地自我调节,处于平衡状态时,我们就能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积极的警觉和平静状态。
我们偶尔会遭遇挑战、意外或者威胁,这会让我们进入“惊恐”状态。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会以更情绪化的方式思考,因为此时大脑的较低层级开始主导我们的行动。我们的交谈会上升到争辩,而我们的争辩会失去逻辑,演变成情绪化的发泄或者个人攻击。我们的行为会变得幼稚。这时我们常常会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如果我们真的面对威胁,我们会进入“害怕”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更低的大脑层级主导了我们的行动。我们解决问题的技能退化了。我们的精神只专注于此刻。当然,在这一刻,这也是一种对环境的适应。但问题是,有些人会困在这种状态里。
极端和长期的压力,痛苦,焦虑,就会造成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痛苦、威胁和恐惧都是不可控状态,有时候还会变得极端,这个时候,我们的应激系统为了适应环境就会变得敏感。

李静媛 2022-01-28

当我们感受到威胁或压力时,就会启动一连串的应激反应,如战斗-逃跑-僵住。“战斗或逃跑”反应是1915年由开创性的精神压力研究者沃尔特·B.坎农创建的,他用这个词来描述人对感知到的威胁所产生的急性应激反应,以及随之产生的生理变化。我们将其称为“唤醒反应”。
在唤醒反应中,大脑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威胁上,排除掉一切身体内部和外部无关紧要的信号。为了准备作战或者逃跑,我们的心率会增加,肾上腺素和相关的压力激素——比如皮质醇——会得到释放。肌肉中储存的糖原同样会被释放。血液转移到肌肉中。
几乎所有人都曾经在感受到威胁时以某种形式体验过这种激活反应。这些威胁可能是去看牙医、轻微的交通事故、迫在眉睫的考试、激烈的争吵,或者面对公众演讲。你可能会感觉到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精神焦虑或者紧张。这全都是因为唤醒反应被激活了。
您所描述的紧张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就是在面临压力时的一种僵住状态,这是“战斗或逃跑”之外的另一种反应,叫解离反应。你的大脑在不断监测环境情况,不断评估各种选择:我是否能够逃离这一切? 我能扛过这种压力吗?如果你的大脑此时说你不可能战胜,于是你产生了解离反应:你的心率下降了。你的血液不是全部流向你的肌肉以帮助你战斗或逃跑,反而收缩了外周血液。你会变得面色苍白,甚至晕厥。你的身体正在为受到伤害做准备,将你与外部世界的威胁隔离开。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老师,为什么在亲人逝去的的时候,有的人哭得悲痛万分,有的人平静谈定?

李静媛 2022-02-03

在面对巨大的创伤时,我们的应激反应系统会被激活,有些人进入“唤醒反应”,而还有一些人,则会进入“解离反应”。解离是指通过切断自我与当下现实之间的联系,来逃避难以接受的思想和情感。此时,人的心率会下降,会释放出自身的止 痛 剂——阿 片 类物质 ,会脱离外部世界,在心理上逃进自己的内心世界。时间似乎慢下来了。你可能觉得自己是作为观众,在看一场电影,或者飘浮起来,能从另一个视角看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这就是另一种大脑适应能力的一部分表现,被称为解离(dissociation) 。
对于婴儿和非常小的孩子来说,解离是一种很常见的适应策略。战斗或逃跑策略无法保护你,但“消失”也许可以。你学会了逃进自己的内心世界。你进入了解离状态。随着时间推移,你退入内心世界的能力越来越强——因为那里是安全的、自由的、可控制的。这种敏感的能力让你游离于现实之外。
在《你经历了什么》这本书中,奥普拉讲到,9 1 1 事件中的飞机上的人们。他们知道有恐 怖 分 子,而且他们只有很短的时间给家人打电话。在那个恐怖的时刻,他们一定产生了某种解离感,因为许多人仍然能够给家人打电话,或写一张纸条,或冲进驾驶舱。
解离反应就是一种有必要的应对机制,帮助我们关闭自己,脱离目前所处的困境,从那种强大的压力中解离出来,这样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