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19:00 来源: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许荻晔 发自北京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霍比特人》主创演员访谈。视频编辑 黄俊如(03:19)
2015开年魔幻史诗巨制《霍比特人:五军之战》1月20日在北京隆重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红毯礼,影片导演彼得·杰克逊在海报上亲笔签名。
       相比一个多月前在伦敦举行的全球首映上的众星云集,来到1月23日《霍比特人:五军之战》中国首映阵容大为缩减。除了导演彼得·杰克逊,还有片中山下国王索林·橡木盾的扮演者理查德·阿米蒂奇、联合制片人兼编剧菲利帕·博伊恩斯及电影特效大师、维塔工作室创始人理查德·泰勒。此外,还来了一位新西兰候任大使:或许是为了肯定从10多年前的《指环王》开始,这位新西兰导演对带动当地旅游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但毕竟这是中国影迷第一次有机会亲身接触“彼得大帝”。1月19日的媒体会,有粉丝一气呵成地背出了《霍比特人》中13个矮人的名字,令导演频频击掌。1月20日的红毯礼,不少围观粉丝以片中人物cos亮相,乃至出现了一个全套行头的“索林·橡木盾”,令真身理查德都频频侧目——到最后,在粉丝们再度唱起都灵矮人的《雾山之歌》时,这位国王扮演者主动拿起话筒,与他流落异邦的子民们一起合唱。
       这部电影即将走完它全球首映的最后一站,这也意味着,在大银幕上所能展现的“中土”(Middle Earth)之旅,也已经走到了最后。因为版权问题,彼得·杰克逊可能将无缘改编英国作家J.R.R.托尔金的其他作品。在反复被追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编剧菲利帕不得不说:“也许二十年之后会有版权,但那个时候我们都太老了,所以就让我们一起等着看其他孩子拍的电影吧。”
       但对于导演而言,他的工作并还没有结束。之后他将回到新西兰,依照惯例,制作电影加长版——对很多粉丝而言,进影院朝拜之外,在家细细欣赏不下4小时的加长版影碟,同样是必要的自我修养。
       而在此之前,作为一个第一次来北京的歪果仁,他还有几个任务需要完成:参观天坛、故宫和长城,以及将相关照片发到微博与粉丝互动。尽管这位导演的电影奇谲瑰丽,但在他的到此一游照中,体现出的更多还是老干部旅行团式的美学要素,乃至还有一根醒目的自拍杆处处出镜。
       1月20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北京专访了《霍比特人》导演彼得·杰克逊和编剧菲利帕·博伊恩斯,及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
彼得·杰克逊导演与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和半兽人塑像合影。
“导演就是那个霍比特人”
       这17年来,彼得·杰克逊最重要的工作,是将英国学者、作家J.R.R.托尔金创造的“中土世界”(Middle earth)故事搬上大银幕。此前,1961年出生的彼得还只是一个新西兰的cult片导演,拍摄题材包括且不仅限于僵尸、幽灵与外星人。但因为执导《指环王》,40岁之后,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一下成了国际著名导演,用他自己的描述,大抵是每走上6步就会遇到一个签名或合影的要求:《指环王》三部曲获得了奥斯卡30项提名,捧走了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在内的17个小金人,收割了全球近30亿美元的票房,更重要的,即便再挑剔的托尔金死忠粉,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个导演的影像叙事。在中国,影迷叫他“彼得大帝”:在中土世界的影像王国里,他确实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君主。
       2011年开始,彼得·杰克逊开始执导《指环王》前传的《霍比特人》三部曲。相比《指环王》因为原著三卷本的容量而顺势成了三部曲,《霍比特人》的小说仅是一本薄薄的儿童读物,电影在本来的计划中仅是上下集。但在2012年7月,在《霍比特人1》已经粗剪完成的情况下,彼得·杰克逊发表推特称,电影将改成三部曲。
       在他的解释中,无论作为一个电影制片或原著铁粉,他都希望抓住这次机会拍更多的故事:“我们知道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的话,比尔博、甘道夫、山下矮人、亡灵术士的崛起乃至多尔哥多战役都没法被再讲述了。”
       托尔金在世时,其图书出版方曾将《指环王》与《霍比特人》的改编版权出售给了联艺公司。在其去世后,托尔金基金会成了版权所有者,不仅曾就电影分成问题上诉,托尔金之子也曾接受采访表示对电影的不满,并宣布不会再给出其余作品的改编权。
       时至今日,彼得·杰克逊早已接受了这种现实:“作为一名导演,我还是希望尽可能去思考一些我能拍的电影,而不是不能拍的电影。”他对中国记者说起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在采访中,杰克逊不时流露着一些移情式的价值判断:比如他更愿意让精灵陶瑞尔爱上矮人奇力,而不是那个英明神武光彩照人青春永驻的精灵王子莱格拉斯。比如在比较了“谁的武力值”最高后,他突然为战斗能力主要依靠扔石头的霍比特人插了一句评价:“最简单、最无力,反而是最强大的。”
       “彼得就是‘那个’霍比特人,那个热爱自己的家,喜欢种树的霍比特人。尤其是他穿着宽松的衣服、拿着茶杯的时候。”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说。
影片导演彼得·杰克逊、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左二)、维塔工作室创始人理查德·泰勒(左)、联合制片人兼编剧菲利帕·博伊恩斯(右)
“如果索林的战斗力是100,莱格拉斯多少?”
       澎湃新闻:《霍比特人3》的主题曲The Last Goodbye是否意味对中土世界的告别?
       彼得·杰克逊:对中土世界的告别,也是对所有粉丝的告别。Bill Boyed演唱了这首歌而他同时也是《指环王》中皮聘的扮演者。但在时间上,《霍比特人》的结束是《指环王》开始,因为这是故事的顺序,《霍比特人》发生在《指环王》之前。所以它有好几重的意义。
       澎湃新闻:还会争取托尔金其他故事的电影改编权吗?
       彼得·杰克逊:好吧,这并不是我们参与的事情。这是华纳兄弟与托尔金基金会之间的谈判,你知道,托尔金基金会并不是很希望托尔金其他故事被改编成电影。这种情况可能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改变,但目前就是这状况了。
       澎湃新闻:如果索林的攻击力是100,那么其他人呢?
       (两人展开激烈的讨论)
       菲利帕·博伊恩斯:如果索林的战斗力是100,你觉得莱格拉斯多少?他俩谁赢?
       彼得·杰克逊:他们打架?可能是莱格拉斯,他快、灵活,索林虽然是个坚韧的战士,但莱格拉斯有速度优势,看起来是不败的。
       菲利帕·博伊恩斯:在这一时期的中土世界里,最强的是Galadriel,一个女人,可以打败他们全部。但她用全部的力量打败了索伦,所以在《指环王》中她并不是最强了,但在这部中还是。到中土故事的结尾,是一个小小的霍比特人,打败了他们全部,非常美好。
       彼得·杰克逊:最简单、最无力,反而是最强大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像甘道夫这样的巫师是使用武器而非魔法战斗的?
       彼得·杰克逊:这是个好问题。因为巫师使用魔法太简单了,如果全用魔法,那就没故事了(笑)。如果用魔法,那所有的问题都“bang”一下解决了。所以我们在用魔法时是非常小心的,只在必要之处,而且你知道甘道夫来到中土时能力是有限制的。
       菲利帕·博伊恩斯:有时候甘道夫也用魔法作战,当他与炎魔作战时,他使用了他全部的力量,就像Galadriel一样。魔法并非无尽,你需要选择性地使用。他的力量同样来自智慧,像在中国文化、神话中那样。
       澎湃新闻:我想知道莱格拉斯的体重多少?为什么他总能做出对抗地心引力的动作?
       彼得·杰克逊:在《指环王》里,托尔金描述莱格拉斯可以踏雪无痕,我们读到了这个,也在剧情中展现了。我们并没有假设他反重力,精灵并不是能够抵御地心引力,他们也不能飞,但我想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重量,用某种方式。我希望我也能。
       澎湃新闻:为什么在电影里增加了Tauriel和Alfred两个原创人物?他们的命运将如何?为什么要用那么多篇幅让Tauriel和Thranduil谈论爱?
       菲利帕·博伊恩斯:为什么谈论爱?这属于精灵的故事的一部分。Thranduil是一个非常冷的角色,但在结尾显示出这是因为他爱深而痛切,因为爱承受过巨大的伤痛。对他来说,爱并不是轻松的,而Tauriel所经历的也让她渐渐明白爱可能是悲剧性的、悲伤的事情。但即便如此,爱也仍是礼物。像托尔金所说的,love is a gift。
       彼得·杰克逊:至于Alfred,他也发生了一些事,但在院线版里剪掉了,省下来用在加长版里,你会在加长版里看到Alfred发生了什么。
       澎湃新闻:五军之战的结尾暗示了Legolas将离开黑森林,去北方寻找Aragorn,但为什么在《指环王》中,他们还是要在Elrond的会议上碰头的?
       菲利帕·博伊恩斯:哦不,他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他们之前在一起搜寻咕噜很长时间。有一个情况,在Elrond的庭院中,Boromir质疑阿拉贡“区区一个游侠懂什么”的时候,Legolas站出来维护了阿拉贡,指出他的身份。这足以说明他们是老朋友了。
       彼得·杰克逊:在从《霍比特人》到《指环王》的60年间,Legolas与阿拉贡一起抓捕咕噜,这一点在《指环王》中也提到了。
索林·橡木盾:我完全不能跟赫敏比,她比我博学多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索林不像其他都灵矮人一样有长而浓密的胡须?
       理查德·阿米蒂奇:索林的胡子是我们一开始设计这个人物时遇到的最大问题。在托尔金的描述中,索林的胡子本可以折在他的腰带里,所以他应该是个长胡子。但因为希望更清楚地捕捉到他脸上的表情,所以在处理上将胡子弄短了。而在我的理解里,索林是“剃须明志”,以此表示对祖先的尊敬。
       澎湃新闻:身为王族,为什么索林没有妻子、没有自己的孩子来延续血统?
       理查德·阿米蒂奇:我同样只能以自己的理解来回答这个问题:我相信索林当时作为一个年轻的王子,应该是有一个可能的妻子的,只是当恶龙史矛格来到孤山时(他的妻子)丧身火海了。当然这很可能只是我的想象。
       澎湃新闻:为什么索林突然从“龙病”中痊愈了?
       理查德·阿米蒂奇:他意识到可能的“龙病”,那种对大量财富、金子的追逐欲望,在他的父亲与祖父身上都曾发生,他看到这种使人腐坏的欲望又来了(因为这种自觉他最后痊愈了)。财富的大量积累很有可能带来堕落,尤其是对矮人来说(注:矮人的种族设定中本身就有追逐钱货的特点),索林之所以背弃诺言、封起城门,不让一个金币流出去,就是因为金钱带来的堕落。
       澎湃新闻:在整个旅程中索林是否都没有信任过比尔博,直到看到那颗橡果?
       理查德·阿米蒂奇:我认为不是。在《霍比特人1》的结尾时,他们已经达成了一致。那时候索林就已经意识到,他之前可能低估了比尔博:比尔博帮助矮人们度过了那么多难关。经过了那么多的误会与谅解,到第三部的结尾时,比尔博更让索林找到了他自己:通过一个霍比特人的天性。我认为索林有关自我的认识中,比尔博和那颗橡果功不可没。橡果象征了一种简单的需要:带它回家,将它栽种,等它成长。而对索林来说这也是一种心灵的需要。
       澎湃新闻:在中土世界当中你最喜爱的角色是什么?听说你曾希望扮演巴德?
       理查德·阿米蒂奇:我从未想过扮演一个矮人,所以我之前觉得巴德是个可选的角色。我最感兴趣的是咕噜,在《霍比特人》书中它就令我印象深刻。但安迪·瑟金斯(咕噜扮演者)的声音与形体表现已经非常完美地创造了这个角色。
       澎湃新闻:据说你从7岁就开始阅读《霍比特人》小说了?
       理查德·阿米蒂奇:我第一次接触是因为学校的老师,他给我们朗读了托尔金的作品,他非常擅长以不同的声音来表现人物。在此之后,我开始独立阅读这本书,并且由此展开了《指环王》的阅读。这本书不仅引领了我对文学的爱好,也创造了我的想象空间。
       澎湃新闻:你知道在一些中国论坛上,你有“中土赫敏”之称吗?
       理查德·阿米蒂奇:对不起,这是什么意思?(澎湃新闻:可能是觉得你对中土世界的博学程度与赫敏相当)哦,我完全不能跟赫敏相比啊,她比我博学多了。(临走前又说:我非常喜欢赫敏。)
       澎湃新闻:索林在电影中的形象相较小说有很大的丰富,在你塑造人物的过程中,有没有借助一些其他的人物来帮助你的塑造?
       理查德·阿米蒂奇:我读过《指环王》,我理解托尔金的世界观,我也非常知道彼得想要呈现一个怎样的世界。但当我要去塑造索林时,我所凭借的就是托尔金的《霍比特人》,我确实读了很多有关矮人的书籍,但我并不想让他受到其他角色的影响。
录入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霍比特人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