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6 18:49 来源: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番禺路129号邬达克故居。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图
       没有邬达克,上海的近代建筑史将会重写。
       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沐恩堂、武康大楼…..这位著名建筑师在上世纪前半页旅居上海的三十年间,共设计了六十多处建筑,现在,其中二十四栋被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近几年,人们竞相走访、研究他所设计的建筑,掀起了一股“邬达克热潮”,可是他位于番禺路的旧宅却很少被人提及。4月15日,《邬达克的家——番禺路129号的前世今生》一书的新书发布会就在这座修缮一新后的建筑中举办。该书由远东出版社出版,记录了邬达克从一个流亡战俘成长为一位著名建筑师的经历,特别是围绕番禺路129号旧居的修缮和保护,串起了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故事。
番禺路旧宅是邬达克在上海最大的一个家
       邬达克在上海共有过四个家:1918年初到上海时他安家在赫德路(今常德路)13号,这里是一套简单的一居室。1922年新婚后的邬达克和妻子同住在在吕西纳路(今利西路)17号,这个融合了欧洲中部和地中海沿岸建筑风格的别墅,成为其在上海的第二个家,现在已不复存在。1930年,邬达克在哥伦比亚路57号(今番禺路129号,俗称“邬达克旧居”)择地建造自己的新居,这个带有英国乡村风格的住宅,是邬达克在上海曾经拥有的最大的一个家。1938年,邬达克入住达华公寓,直到其离开上海。        
邬达克手绘西立面草图。
       现在要理解邬达克于1930年-1938年间居住的宅居,还得回到他当年的设计手稿中。所幸1996年邬达克子女将父亲职业生涯的建筑图纸都捐赠给了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图书馆,供后人研究,其中关于番禺路旧居,他共留下5张总平面图和13张其他区域平面图。这些图纸也成为后来修缮的重要凭证。
       邬达克旧居是由他的朋友、著名建筑营造商陶桂林所办的馥记营造厂所承建的。1930年7月至11月,随着旧居建设工程的展开,邬达克陆续设计了室内的窗台、楼梯、厕所里面和天花吊顶的细部,甚至设计了部分家具,他还凭借与教会的关系,让徐家汇土山湾孤儿院的小木匠们帮忙打造家具。
邬达克和妻子。
起居室南面旧影。
邬达克设计的椅子大样图。
       邬达克设计的这幢建筑很有灵性,据他的女儿回忆,父亲养了许多鸽子,每天上班前,他都会到阁楼的鸽舍去喂养鸽子,他喜欢听鸽子咕咕叫的声音,喜欢看鸽子在天空盘旋的样子。鸽子进出鸽舍的西面山墙最能彰显设计师功力,邬达克为他的鸽子们设计了落栖的平台和出入口,与不远处主楼西南山形屋顶设计的三只立体飞鸟相得益彰。从邬达克当年自己拍摄的影像资料来看,飞鸟回巢的动态与立体装饰的静态,似乎让建筑本身也焕发出生命。
番禺路129号邬达克故居楼顶上的鸽子装饰。邬达克生前喜欢白鸽,鸽舍位于西面的山墙。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图
邬达克旧居的鸽子。
历经80多年后,邬达克旧居重新引发关注

       在之后的八十多年的漫长岁月中,番禺路的邬达克旧居曾作为德国领事的居所、商人邵修善的家,也曾作为中学的校舍、办公室和食堂。几经辗转,旧居产权归于长宁区政府,并为长宁区教育局所使用。
       2003年,邬达克旧居被认定为长宁区登记不可移动文物。2005年,旧居被列入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名录。但据修缮投资人之一刘素华回忆,2008年她来到邬达克旧居时,这里因长年风吹雨淋且缺乏管理保护,缺损严重,十分破败。同年,长宁区教育局委托同济大学房屋质量监测站对邬达克旧居修缮及装修。2010年,上海大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租赁了邬达克旧居20年的使用权,该公司是投资人为了修缮邬达克旧居而专门注册的。2011年9月20日,旧居修复工程正式开工。
邬达克旧居东立面修复前。
       修缮历史建筑往往会面临当年材料和工艺的失传、建筑史料信息不足等困难。刘素华特别提到,修缮的老师傅在佣人房找到了一段拆除的烟囱,但在图纸上烟囱的样式极其简单,和主楼的两座烟囱相去甚远。为了使旧居北部也生动起来,修缮方决定回收外滩一栋历史建筑拆下不用的砖料,重新按照主楼烟囱的样式,砌成了现在的烟囱。“在修缮的过程中不断有新的问题暴露出来。”刘素华说。
邬达克旧居西立面旧影。
       修缮的过程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2012年,修缮投资方联系上了旧居曾经的主人邵修善的女儿Stella,而她的大姐邵珠瑛的丈夫,恰是陶桂林的四子陶锦硕。据说当年在美国,正是邬达克的旧友孙科(孙中山的长子)介绍两人认识,促成了这段姻缘,之后夫妻偶然间聊起才知道,当年邵家买下的房子是陶家的营造厂建造的。
名人故居保护的新方法:民企出资修缮
       远东出版社的老编辑徐林林说,新书出版得益于一群对邬达克和邬达克的建筑感兴趣的人的努力。2008年,进入修缮工地的他,萌发了为邬达克旧宅编书的想法,他先在豆瓣上发现一位名叫“希腊小庙”,此人对邬达克颇有研究,辗转找到这位网友,徐林林发现他是在香港从事历史建筑保护的专家冯立,于是立即约他撰写文字内容。随后,又通过加拿大维多利亚图书馆、邬达克和陶家的后人处,获取了更多从未公开的资料,终于在2015年开春出版了这本《邬达克的家——番禺路129号的前世今生》,可以说,书的编写过程和修缮过程是同步进行的。
       2013年,位于邬达克旧居一楼的邬达克纪念馆开始对公众开放(开放时间为每周二至周五的下午、双休日全天)。2014年上,海市建筑学会还授予此地科技教育基地的称号。据刘素华介绍,番禺路129号的邬达克旧居将打造成一个文化品牌,不定期地举办艺术展览、文化沙龙和高端音乐会。他们还在策划明年的“邬达克年”和“邬达克建筑奖”,将这位属于上海的建筑师的文化效应发挥到最大。
邬达克旧居的烟囱。
       据悉,邬达克旧居修缮至今花费超过2000万元,投资方表示,他们希望将邬达克旧宅保护得更好更久一些。
       上海市文物局文物保护管理处处长李孔三表示,民营企业集资修缮保护邬达克旧宅,不同于丰子恺旧居的后人出资和巴金故居的上海作协筹建,或许可以提供一种上海名人故居保护的新方法。
录入编辑:李胜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邬达克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